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久等未至
    李芊被擒后,除了修为被段皓以秘法封住之外,后者并没限制此女行动。

    如同之前的费宇和柳丙丁,除了如炼丹院这等要害所在,云霞山几乎任由她这位李家宗师行走。

    以掌管护山阵法的柳丙丁的话来说,除非段皓亲自出手,否则这山上没人可以瞒过他这位百阵先生暗中下山。

    “姑姑,家族这次不是派你前来赎买我等吗,为什么您三人昨日会与沧澜居产生冲突?”李茗鸾等人跟着李芊走了很远,眼见后

    者伫立在沧澜湖边,终于忍不住问道。

    李茗鸾身后许多京城世家子纷纷看过来,自从上次耍小动作后,段皓倒是不屑理会他们这群人,可柳丙丁这位外院管事却差点

    将他们整死。

    譬如类似拍卖会上接待宾客那种轻松的活计,柳丙丁宁愿向周家和白家借人,也不肯让他们插手,反而将他们赶去做开垦灵田

    那种苦活脏活。

    要不是京城世家愿意出高价赎回他们,恐怕现在他们还在汗流浃背开垦灵田呢。

    “你们这伙肉票给老夫注意点,再搞事,老夫保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活着比死还难受!”

    上面这段话,乃是柳丙丁处置马脸男子那个刺头后说的。

    后者被这老鬼扔到一个名为噬魂阵的阵法之中,等拖出来,人没死,却傻了,现在蹲树下玩粑粑那个就是了。

    因此,李茗鸾等人一边苦等家族来人将自己一行救出苦海,一边也十分怀念当初在杜若手下的幸福日子。

    李芊烦闷挥挥手:“昨日动手,乃是京城家族那边下的命令。只不过没想到,错估了段天南的实力,让计划功亏一篑罢了。”

    听到这话,李茗鸾等人脸色有些难看。

    昨日为了防止他们搞事,柳丙丁用一个困阵限制了他们的行动,好在没封住他们对外界的感知。这让他们犹如透明人那样,观

    看了昨天整个事情的经过。

    “那家族还会来赎买我们吗?”李茗鸾双眸微动,拦下旁边打算开口一名男子。

    李芊头也不回喝道:“你问我,我又去问谁?没看到你姑姑也落到阶下囚的处境?”

    李茗鸾等人闻言大怒,要不是你们这三人搞事,现在我们都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中了。

    特么现在敢对我们喷火?

    什么叫做家族高层下令?

    之前我等过得还可以,就是为了帮家族偷记沧澜居聚灵阵,搞得现在人不人,鬼不鬼。

    昨天你们上来就硬怼段天南,要不是那柳老怪布下的阵法,恐怕交手余波已经将我们这些人震死了。

    听到身后传来的粗重呼吸声,李芊心中一突,连忙转身放缓语气:“放心吧,昨日只是时机太好,家族高层才下令我等三人动手

    。现在家族得知段天南实力后,必定更加重视你们记下来的聚灵阵。”

    看到众人脸色稍缓,李芊松了一口气,自己修为被封,真引起众怒,绝对要吃大亏。

    “不用担心,姑姑同时还是川中龙组副组长,龙组和家里都不会对姑姑放任不管,到时候肯定也会将你们赎回去。”李芊堆起笑

    容,热情揽着李茗鸾说道。

    这次李芊倒是没说错,吴李等家族确实答应段皓提出来的十万灵能赎金,同样也派了高层过来。

    只不过,这位高层此时不在南粤,而是在临省西云的百花山脉深处。

    青牛谷,自从得知程蕴被段皓拿下之后,这个号称以丹道立宗,威震西云的宗门,要不是有尤安这位化境宗师镇场,只怕已经

    出现了大乱子。

    “呵呵,联合你们吴李等京城世家,坐下来与血神教和阿陀寺瓜分沧澜居?吴世侄,你觉得老夫已经老糊涂,很好糊弄吗?”尤

    安放下书信,冷冷看向坐在客位的吴霆。

    “哼!血神教乃是上古横行一时的魔道宗门,阿陀寺雄踞西域为佛门四寺之一。这两者存于修炼界的支脉何其之多,其中不乏有

    可以与我青牛谷抗衡的宗门。譬如已经宣布立场的川中烈血宗,闽东窦家等等……”白发老妪拄着拐杖,冷冷看向吴霆。

    “你们吴家这是打算将我们青牛谷拖入水……”

    “这是准备把我们当枪了……”

    ……

    地位最高的两人开口,其他长老客卿纷纷起身呵斥。

    吴霆嘴角微弯,手持茶盏等到众人稍息之后,才淡淡说道:“别忘记,贵宗程蕴谷主还在段天南手中。”

    “呵呵,那又如何?我青牛谷谷主被擒,如何将人捞回来,那是我青牛谷自己的事,不劳你们吴家费心了吧。”尤安怪笑一声,

    语气不善说道。

    “唉,想我吴家有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啊!罢了,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告退,赎回被押下的族人后就返回京城,只可惜青

    牛谷千年基业啊……”吴霆摇摇头,放下茶盏故意话说一半。

    “哼!这些欲擒故纵的小把戏,那都是老祖年轻时玩剩下的。你话就说,有屁就放,再憋着,小心老夫也学他段天南,将你敲断

    了腿扔出百花山脉。”尤安咧嘴一笑,眼神阴冷瞥了吴霆一眼。

    虽然知道对方百分百在虚张声势,但吴霆可不敢拿自己安危开玩笑。

    他连忙轻咳一声,正色对尤安说道:“不说贵宗费宇、顾长歌和唐兴三名高层转投沧澜居,使得贵宗失去三名顶尖的炼丹师。现

    在只说段天南公布的丹药定制一事,那就能断了你们青牛谷的根基。”

    “胡言乱语!”

    “危言耸听!”

    堂中许多名青牛谷高层笑了,唯有尤安这位上代谷主脸色阴沉没有发话。

    “呵呵,不信?那你们看看这是何物?”吴霆冷眼横扫全场,探手入怀,掏出一只巴掌大小的锦盒。

    盒子未开,一股让人精神一震的清香就逐渐弥漫整个议事大厅。

    “什么丹药?”尤安语气凝重,缓缓站起来。

    吴霆傲然打开锦盒,露出一枚大如鸽蛋,晶莹雪白,上面环绕三道丹纹的丹药:“延寿丹!段天南在拍卖会结束后,现场为绝天

    派太上长老袁淦炼制的那枚延寿丹!”

    “什么!”

    “这不可能!”

    “延寿丹我等又不是没有见过,哪有这般浓郁的丹香……”

    “该死,上面就是丹纹吗?这段天南……”

    无数惊呼声淹没了青牛谷议事大厅,许久之后,终于被一个森然的声音压了下去:“说出你吴家合作的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