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8章 真不是为了结盟而来
    三昧烈阳丹,听到这五个字,全场一静,尤其白发老妪和尤安更是尴尬万分,老脸微红。

    “怎么?有何难处?”明镜台故作讶然,对着端坐正位的尤安问道。

    尤安闻言一滞,摇头说道:“抱歉,明少,我青牛谷没有这种丹药。”

    “明少不如看看其他?虽然我青牛谷没有三昧烈阳丹,但列表上也有不少药效与其类似的丹药……”白发老妪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了。

    刚刚大包大揽叫人家报出丹药名字,结果人家报出来,自己反而拿不出,简直秒打脸啊。

    “其他丹药我明家不缺,要不这样,我这里四万灵能,请在场哪位前辈帮晚辈炼制一颗如何?”早就从费宇那得知青牛谷炼不出

    三昧烈阳丹的明镜台,啪的一声甩出一张黑色的灵能卡。

    四万灵能!

    全场呼吸瞬间粗重了不少,别说那些青牛谷长老客卿们,便是尤安这位前青牛谷谷主,吴霆这位吴家二代高层,此时也被明家

    的手笔震得不轻。

    不久前,段皓以每名人质两千灵能向京城世家索取赎金,二十多名人质将近六万灵能,已经震动了京城修炼界和南方数省。

    眼下这位明家少主求取一颗丹药甩出四万灵能,这已经不是豪气二字能够形容得了了。

    “三昧烈阳丹所需炼丹材料早已灭绝,不瞒明少,我青牛谷最后一颗三昧烈阳丹,早就在一百年前就被人买走。这四万灵能,请

    你收回吧。”

    尤安紧紧盯着茶几上那张黑色的灵能卡,许久之后,发出一声惋惜长叹。

    四万灵能啊!

    这已经相当于青牛谷三个月的销售总额了,这还是沧澜居未插手南方丹药市场之前。

    自从周家定期举办拍卖会,青牛谷这段时间丹药销售已经开始缩水。

    对于家大业大消耗可怕的青牛谷来说,要不是忌惮明镜台背后的京城明家,尤安都想将卡抢过来。

    “那很可惜了!本少还以为号称以丹道立宗的青牛谷,什么丹药都能炼制出来呢!”明镜台一边摇头,一边收起灵能卡。

    听到这话,场中许多青牛谷高层又羞又怒,好在正当他们有些下不了台时,一直冷眼旁观的吴霆开口了。

    “呵呵,明世侄好手段,进门高捧青牛谷诸位道友,接着以三昧烈阳丹这种上古丹药震慑众人。”

    抚掌大笑,吴霆语气冰寒继续说道:“接下来,已经被你先声夺人的青牛谷,必定在谈判桌上无形中低了一头,唉,长江后浪推

    前浪,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此言一出,尤安等人纷纷怒视明镜台,反而后者满脸淡然,伸手拿起一块糕点扔入嘴中:“呜,吴叔叔这话?怎么说得小侄丈二

    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叫谈判桌上?”

    这次不等吴霆开口,尤安已经冷冷开口了:“明少这次前来青牛谷,恐怕也不是为了三昧烈阳丹吧?”

    “哼!吴先生乃我青牛谷贵宾,明少有话请说,不用顾忌。”白发老妪也是黑着脸说道。

    其他青牛谷高层虽然没有发话,但也是眼神不善看向明镜台。

    想到自己等人险些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辈玩弄于股掌之上,这些人要不是忌惮京城明家,恐怕早就发作了。

    要知这事一旦传到修炼界,大家以后都别混了,简直能让人笑掉大牙。

    吴霆自以为得计,得意洋洋对明镜台说道:“世侄,大家同为京城世家,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此时前来青牛谷,可是想与

    尤老结盟对付段天南?”

    “不不不……吴叔叔和诸位前辈误会了,晚辈虽然不是正好路过青牛谷,但也绝对不是代表明家前来与青牛谷结盟。”明镜台连

    连摇手,一副死不承认的模样。

    可惜,结合之前吴霆对明家的分析,眼下他这表情落入尤安等人眼中,却显得欲盖弥彰。

    尤安冷冷一笑:“明少,其实你不用将事情搞得那么复杂。学学吴先生吧,有些事情放到明面上来说,要不是老夫已经答应与吴

    家结盟,你明家也可以考虑考虑。”

    “没错,什么条件,放到谈判桌上说,先搞什么心怀仰慕,又拿颗上古丹药来争谈判先手,真是下作……”

    “年轻人总归是年轻人,不稳重,喜欢耍小聪明!”

    “要不是看你身后京城明家的面子,只凭你算计我青牛谷,那就要给你一个教训!”

    眼见尤安和白发老妪开口,其他青牛谷高层纷纷发话了,瞬时,上一秒还被奉为上宾的明镜台,眨眼就成为众人争先谴责的对

    象。

    可惜……

    面对他们的谴责,明镜台不仅一脸淡然,甚至还有闲情喝茶。

    太特么嚣张了!

    众多青牛谷高层见状大怒,正当有名瘦小老者在尤安示意下准备上前时,明镜台慢慢拿出一封书信。

    吴霆冷冷一哼:“明老既写了书信,早拿出来给尤老就行了……”

    “咳咳,刘师侄,你将明家老祖给老夫的书信呈上来!”尤安淡淡一笑,对下方一名干瘦老者说道。

    老者点点头,上前抢过明镜台手中的书信,不屑瞥了后者一眼,挺起胸膛正打算将书信递给尤安……

    只是,当他看到信封上的落款时,不禁脸色大变,汗如雨下,站在原地哆嗦不止。

    “刘师侄,你在做什么?赶紧将信给老夫!”尤安眉头一皱,开口轻喝。

    刘姓老者脸比苦瓜还苦,拿着书信进退两难:“尤师伯,这……这信……”

    “什么这和那的,快点,你在迟疑什么!”白发老妪看不过去,上前一步抢过书信。

    可惜……

    这封书信犹如附带魔力,此老接过去一看,也是身躯一僵,满脸震惊。

    “师妹?”尤安见状微怒。

    白发老妪满脸苦涩说道:“师兄,这信,乃是段天南写给你的!”

    段天南!

    听到这三个字,全场大哗,响起一片惊呼。

    “不……不可能!怎么会是段天南?这怎么可能?难道你们明家……”吴霆大惊看向身侧。

    明镜台见状微微一笑,说出那个吴霆不敢相信的答案:“我明家已经与沧澜居结盟,小侄正是代表沧澜居前来送信的使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