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明家站位
    怒火填膺!

    青牛谷上下大怒,尤安缓缓起身,冷冷瞥向明镜台:“明少,这般戏耍我等,莫非真认为老夫不敢杀你?”

    宗师不可欺,乃是修炼界铁律,尤安身为化境宗师,威势比普通宗师境要更胜一筹。暴怒下无意散发出来的气息,轻易将脚下

    青金石铺就的地面切开无数道剑痕。

    “尤老您这话说的?晚辈好像有点不明白?”明镜台面对化境之威,鬓角依旧渗出几滴冷汗。

    “呵呵,那请明少解释解释?什么叫仰慕我青牛谷,什么叫离京办事,距离西云不远前来拜访?”刘姓老者大怒指着明镜台质问

    道。

    “我代表明家离京前往南粤与沧澜居结盟,是不是离京办事?”

    “南粤邻省就是西云,那是不是距离西云不远?”

    明镜台嘴角微弯,反怼回去,刘姓老者顿时词穷,气得须发皆颤。

    特么南粤和西云确实接壤,可问题你从云霞山来百花山脉,不乘飞机能过来?

    这么特么也算距离不远?

    “真是巧言令色之辈,那老身问问明少,购买丹药一事……”白发老妪看不过去,推开刘姓老者狠狠盯着明镜台。

    “难道晚辈手中这灵能卡有问题吗?”明镜台耸耸肩,转身盯着吴霆,狠狠说道:“我父明烈当年被某些无耻下流之辈算计,身中

    寒毒在京城修炼界几乎人尽皆知,晚辈为父求购一枚三昧烈阳丹,有毛病吗?”

    “你!前辈问你的话,你与我说干什么?”吴霆被明镜台看得有些不自然,愤愤挥手说道。

    “小侄只不过想让同为京城世家的吴叔叔证明此言罢了,吴叔叔又没做亏心事,慌张什么?”明镜台戏谑一笑。

    白发老妪看到这一幕,气得说不出话,因为她知道,此言无需怀疑。

    毕竟这种事情,稍微打听就知道了。更何况,吴霆之前也说过,明烈十五年前被人算计,已自封明家祖地多年了。

    “呵呵,你确实没说假话,毕竟从开始到现在,对你的来意,一直都是我等自行推测。”尤安气极而笑,深深看了明镜台一眼:“

    明家有子如此,明家老祖福气不小。”

    “嗯,尤老过誉了,不过晚辈身为沧澜居使节,现在书信已经带到,还请尤老尽快回复,晚辈才好回去沧澜居交令!”明镜台不

    卑不亢,起身对尤安拱拱手。

    “竖子大胆!”

    “无礼之极!”

    ……

    白发老妪等人纷纷大怒,尤安挥手喝止,淡淡说道:“双方交战,不杀来使。今日因果,日后了结,现在都给老夫住口,莫要再

    让人小瞧了。”

    听到这样,青牛谷等人只能强忍火气,愤愤不平盯着负手而立的明镜台。

    “五万灵能!好!好!好一个段天南,我青牛谷谷主确实值这个价!”尤安看完信,发出一声长笑,但眼中怒火却让人望之生畏

    。

    白发老妪等人见状大惊,纷纷破口大骂段皓,居然把程蕴当成类似李茗鸾等同的肉票。

    “五万灵能,我青牛谷给了!”尤安轻喝一声,瞬间震得全场皆静。

    没办法,不管身份还是修为,宗师境的程蕴,不得不救。

    吴霆心中暗喜,现在看来,青牛谷一旦赎回程蕴,可能还会是最先宣战的势力。

    “嗯,那晚辈就此告退,返回南粤复命了!”明镜台可以说帮沧澜居抖尽威风,深知不能继续刺激青牛谷敏感的神经,立刻起身

    告退。

    刘姓老者等数名强者眼睁睁看着明镜台离去,气得鼻子都快歪了,要不是尤安没发话,必定扑上去将他撕碎。

    “呵呵,如果诸位没有异议,刚刚那条款,我们继续谈?”吴霆轻咳一声,打破了沉寂。

    正当他暗中开始打起腹稿时,一声阴恻恻的冷哼从上面传了下来:“不用谈了,就按照之前那样吧!”

    “哦!那行,那就……”吴霆闻言大喜,话未说完,却被尤安打断:“不过要加上一条,解决沧澜居之后,你们吴家等京城世家,

    必须协助老夫对付明家。明镜台,老夫要他死!”

    尤安语气如刀,说到句末几字,青牛谷议事大厅的温度隐约降了数度……

    ……

    京城明家与沧澜居结盟!

    明家少主代表沧澜居出使青牛谷!

    明镜台于青牛谷议事大厅戏耍青牛谷数十名高层,完成使命后,全身而退……

    正当明镜台乘坐飞机赶回南粤时,三道让人震惊的消息席卷修炼界。一时间,京城无数人眼带惊骇看向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

    明家。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潜伏多年的明家也要加入这场漩涡之中?

    京城明家祖地,明老满脸淡然,轻吹茶盅。此老自己喝得开心,可苦了堂中数十名闻讯赶上门的京城三四流势力高层。

    不知不觉,眼见又坐了一个小时,一名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终于忍不住了。

    他起身拱手道:“明老,到底您明家什么意思,劳烦透个底吧。要不然,大家伙心里慌得很!”

    “没错,难道明家真打算与沧澜居结盟?道上传闻,明少已经代表沧澜居出使青牛谷……”

    “据说明少单身一人,不仅面对青牛谷诸多强者不卑不亢,甚至还将其戏耍了一番……”

    “听说当时吴天宇长子吴霆在场,此人代表吴家结盟青牛谷对付段天南,这不相当我们站到吴家对立面?”

    “吴家?这不是要命吗!”

    一人开口,其他人纷纷跟上,隐隐开始混乱,明老苍老的双眸闪过一抹不屑,自顾悠然品茶。

    议论许久,眼见明家老祖依旧不发话,这些乌合之众总算消停下来,一个个眼巴巴看着明老。

    “我说……”

    明老终于放下茶盏,悠悠说道:“你们用得着这么担心吗?我明家看好段天南,打算跟沧澜居站到一起,好像与诸位没关系吧?

    ”

    “这……话不能这么说!”最先开口的壮汉大惊,连忙上前道:“明老,京城上下,谁不知明家乃是我等领头人,你们现在来了这

    么一出,怎说跟我们没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