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少爷躲去闭关
    听到柳丙丁这话,吴霆气得脸色阵红阵青。

    “柳真人说笑了!”许久之后,吴霆咬着牙憋出六个字。

    “没开玩笑,吴先生可以去打听打听,老夫那对头是不是茅山派。这在南方修炼界几乎人尽皆知,也做不得假滴。”柳丙丁摇摇

    头,故意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这……这事有点大,不知柳真人和茅山派之间有什么误会,要不我请老祖出面,帮您跟茅山派说和?”吴霆气得鼻子都快歪了

    ,只恨刚刚自己牛皮吹太大,连忙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柳丙丁嘿嘿一笑:“说和?估计有点难度哦?”

    吴霆当然知道柳丙丁根本没打算背弃沧澜居,不过此时骑虎难下,不管为自己还是吴家的面皮,他只得硬抗下去。

    “呵呵,柳真人,不是我吴某人说大话,我吴家在修炼界说出来的话,还是有点分量。茅山派掌教茅大方真人,其实与我吴家也

    有不少交情呢。”

    ‘看看,你那对头跟我吴家也有交情,前面平了对方一说就不成立了。’

    吴霆自认这话说得很有水平,他挑衅看了一眼柳丙丁:“只是,一旦我吴家帮您了结您与茅山派之间的因果后,柳真人可会信守

    承诺,背离沧澜居转投我吴家呢?”

    ‘小样!这是准备给道爷下眼药呢!’柳丙丁暗暗冷笑。

    “当然,老夫好歹也是宗师境强者,说出来的话自然得认,只要你吴家帮我摆平茅山派,什么都好说。”

    柳丙丁戏谑一笑,玩味看向吴霆说道。

    “好,快人快语,我现在就给家里打电话,立刻派人前往茅山派解决此事。”吴霆故意拉高声调,眼神微冷看着柳丙丁。

    ‘特么死老鬼,敢坑我吴家,事后你要是信守承诺也就罢了,要是敢赖账,我吴霆也保证你在沧澜居有得受。’

    想到这里,吴霆生怕柳丙丁反悔,立刻掏出手机。

    只是,当他刚刚接通给吴天宇的电话后,一旁柳丙丁故作恍然说道:“啊,忘记告诉吴先生了,当初下令茅山派对付老夫乃是上

    代茅山派掌教,凌凤骄。”

    凌凤骄!

    听到这三个字,吴霆险些拿不稳手机。

    特么你给老子搞笑呢?

    凭你这老冬瓜皮也有资格与那茅山派上代掌教,天师境强者凌凤骄结下因果?

    “喂,刚刚老夫好像听到凌凤骄?你小子怎么跑到三吴去了?”电话那边吴天宇对着吴霆喝到。

    吴霆闻言收回狠狠瞪向柳丙丁的目光,恭敬对电话说道:“父亲,沧澜居柳真人承诺,只要我吴家帮他了结他与茅山派的因果,

    他就携带沧澜居护山阵盘转投我吴家……”

    寂静……

    听到吴霆这话,电话那边久久无言,正当吴霆忐忑不安时,一个凝重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柳真人?可是百阵先生柳丙丁?”

    吴霆拿着手机点点头:“没错,父亲,正是柳丙丁柳真人……”

    “你特么傻逼吗?那柳丙丁数十年把茅山派得罪狠了,当初凌凤骄飞升之前还下令茅山派继续通缉这个老货……”

    “人家把你当傻子耍呢!居然要帮他了结茅山派之间的因果,没见他茅山派在段天南那得了多少好处,这才对这老货躲在沧澜居

    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特么做事动点脑子,他柳丙丁手中既有沧澜居护山大阵,必定受到段天南的信任,你还要策反人家?”

    ……

    不等吴霆将话说完,电话那头吴天宇已经勃然大怒,狂喷了过来。

    ‘这老货没骗我,他真的得罪了茅山派上代掌教凌凤骄……’

    ‘该死,茅山派明知这老鬼躲在沧澜居,竟装作不知道,难道说,段天南对茅山派的态度比凌凤骄这位上代掌教遗令还要更加重

    要?’

    ‘难怪这老鬼敢拿我吴霆开刷,段天南为他抗下了茅山派的压力,这老鬼自然成为他段天南的死忠了……’

    吴霆面色阵红阵白,眼带复杂看着一旁脸带戏谑的柳丙丁。

    过了片刻,吴天宇终于狠狠挂了电话,吴霆这才缓缓收起手机,深深看了一眼柳丙丁说道:“柳真人好手段,吴某佩服佩服……

    ”

    “哈哈,各为其主,吴先生莫怪,请!”柳丙丁微笑对吴霆拱手。

    “请!”原本完成出使青牛谷任务的吴霆,此时终于收起心中傲色,沉着脸跟柳丙丁走进沧澜居。

    ……

    “嗯,十万灵能确认无误,柳管事,劳烦您带吴先生去领人。”杜灵尘看着手中灵能卡,对柳丙丁说道。

    吴霆闻言拱手说道:“吴某远在京城也常听天南真人威名,不知两位前辈可否引荐一番。”

    “哼,少爷躲去闭关了!”

    正当杜灵尘和柳丙丁打算开口推脱掉时,一声娇喝从门外传了进来,让二老脸色一变。

    “哦?天南真人正在闭关!唉,吴某福薄,可惜不能一见真人金面啊!”

    无意从杜若口中得到一个重要消息,吴霆压下心中狂喜,故作唏嘘向门外走去。

    杜灵尘脸色黑得可怕,柳丙丁双眸凶光微微闪烁,杜若这时候也知道自己无意闯祸,吓得埋着小脑袋站到一旁不敢再言。

    “杜兄,怎么说?”柳丙丁束音成线对杜灵尘问道。

    杜灵尘深深看着吴霆走出沧澜居的背影,压低声音说道:“不行,这小子乃是对方派来赎人的使者,如果杀了,让外界怎么看少

    爷?”

    “这可不比上次吴天安,那时候一来是对方强词夺理抢先动手,二来是现场目击证人很多,杀了就杀了。现在动了这小子,那可

    相当于给吴家等势力发难的借口了。”

    柳丙丁点点头,愤愤说道:“确实,我们接下来要与阿陀寺和血神教的势力开战,如果现在给京城世家插手的借口,确实不理智

    。”

    二老交流期间,故作镇定向沧澜居外走去的吴霆,背后衣服可是被冷汗浸湿。

    好在,

    等他刚刚迈出沧澜居,想象中的必杀一击并没有降临,反而耳际听到柳丙丁一声冷哼:“吴先生这边请,贵方的朋友都在山腰另

    外一处别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