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手伸太长
    自珍港八十年代僵尸影片问世以来,茅山派为应付无数寻幽访胜的旅客,便将山门划为一前一后。

    前面那些建筑群落修一修,改成旅游景点,派几个弟子充门面,赚点香油钱。

    至于真正的茅山祖庭,却只向修炼界开放,而且还必须有人引领才能找得到。

    “清钟道长,我最近生意下滑不少,怀疑生意场上的对手请了高人弄我。一点小意思,您笑纳,事了后,还有重谢。”一名大腹

    便便的富商满脸堆笑,打开皮包递给茅清钟一张银行卡。

    茅清钟淡淡瞥了一眼:“清风师弟,给李老板一张净衣符。”

    “多谢,多谢!”李老板闻言大喜,小心翼翼接过旁边小道童递过来的一张黄符,欢天喜地转身就走。

    “真幸运,居然遇到最好说话的清钟道长……”

    “唉,上次家里出事,我来了三趟才请到一张黄符啊!”

    “没办法,清铃道姑好久没出来,现在只能遇到清钟道长才有希望得到符,几率少了一半呢。”

    众人议论声让茅清钟有些不耐,这让他想起自从南粤返回茅山沉默寡言的妹妹茅清铃。

    “下一个!”茅清钟冷冷一喝。

    “呵呵,京城吴家,吴霆,向道人问路。”

    听到这话,茅清钟猛然抬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乃是一名年约四十,衣着讲究的男子。

    “清风,接下来的香客,你负责接待。”感应到对方身上传来的半步宗师威压,茅清钟向吴霆打了一个道稽,无视后面那些香客

    抱怨,对吴霆伸手虚引:“贵客,这边请。”

    古松盘虬如龙,翠竹耸立似剑!

    吴霆紧跟茅清钟,一路行来暗暗点头,不愧号称执南方道门牛耳的茅山派,这灵气比京城各大世家的祖地,不知浓郁了多少。

    “吴先生,您请稍坐,小道去汇报宗门长辈。”茅清钟看了一眼吴霆,打了个道稽离开。

    因为吴霆报了京城吴家的名号,所以茅山派要按接待使者的规格来办,他坐下不久,便有一名道童奉上灵茶,灵果,点心小盘

    。

    不过让他这位吴家长房长子有些好笑的是,茅山派这些东西实在一般。

    几枚山杏、几块桂花糕,全是寻常物品,最好笑那灵茶,揭开盖碗,里面清汤寡水飘了两枚翠绿茶叶。

    ‘几百年过去了,整天清修清修,也不见你们修出一个仙来。这生活质量还停留在前朝水平,还不如刚刚那个求助黄符的富商…

    …’

    吴霆暗暗摇头,本着礼貌的原则,拿起茶盏呡了一口。

    “咦,这茶……”茶水入喉,一股浓郁灵气直冲入腹,吴霆震惊看向手中茶盏。

    旁边那名道童见状笑道:“吴先生,这可是沧澜居天南真人送于我茅山派的灵茶,唯有贵客才得以享用呢。”

    “沧澜居的灵茶?不对!不对!”吴霆连连摇头,对那道童说道:“小道童莫要忽悠我,我刚刚从沧澜居过来,他们的灵茶不如你

    们茅山派。”

    道童反驳道:“这茶就是从南粤空运过来,每天多少杯都是小道负责清点,绝对错不了。”

    吴霆闻言还想开口,却发现大厅外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沧澜居灵茶总共有两种,一种是普通灵茶,一种是高级灵茶。吴先生

    之前喝到,应该是价格低廉的普通灵茶了。”

    “什么?”吴霆闻言脸色拉了下来,寻声看去,发现进来乃是一名相貌出众,年岁不大的女冠。

    “清铃师叔!”小道童看到这女冠到来,连忙打个道稽说道:“清钟师叔去叫师父他们了,这位是京城吴先生。”

    “无量天尊,见过吴先生。”茅清铃原本打算来找茅清钟,其实早就在外面听到吴霆的来历。

    她打了个道稽,吴霆倒不托大,回了半礼,不过他心念灵茶一事,在向茅清铃打听之后,心中将杜灵尘等人骂个狗血淋头。

    特么没这么欺负人!

    我吴霆好歹代表吴家,哪怕日后双方翻脸,也没必要连一杯高级灵茶都省吧?

    亏当时我还盛赞你们茶水不错,谁知道你们拿次货糊弄我。

    “吴先生,贫道想向您打听一个人……”茅清铃犹豫再三,对着吴霆说道。

    ……

    不久之后,去而复返的茅清钟,引来两名道骨仙风的老道,奇怪的是,不仅茅清铃不见了,连那小道童也没在这里。

    “无量天尊,贫道茅昭元(茅昭乾),见过吴先生。”茅昭乾和茅昭元打了个道稽。

    吴霆连忙侧身,只受了半礼。这可是两尊道门真人,宗师境强者,要不是他以吴家身份过来,那能见到这等存在。

    “我茅山派与沧澜居结盟,吴先生这时候登场,恐怕无事不登三宝殿,不如有话直说。”双方刚见礼坐下,茅昭乾就直奔主题。

    吴霆闻言一滞,他没想到这老道居然这么直接。

    “贫道师弟性子向来如此,请吴先生见谅,不过双方立场不同,吴家有什么话,还是直言吧。”茅昭元呵呵一笑。

    “嗯,既然如此,那吴某就直言了。这次前往南粤沧澜居赎回家族几个不成器后辈,无意在云霞山上发现一个人,此人乃是贵宗

    上代掌教凌天师下令处置之人。”

    “呵呵,我吴家一向对茅山派仰慕之极,因此得知此事后,吴某就转道三吴,前来知会诸位前辈一声。”吴霆暗暗冷笑,脸上故

    作关切,无视茅昭乾茅昭元越来越黑的脸色,巴拉巴拉抖个精光。

    “呵呵,多谢吴先生好意!”茅昭元挤出一抹强笑。

    茅昭乾更直接,看都不看吴霆,鼻腔发出一声冷哼。

    “嘿嘿,举手之劳,两位前辈言重了。”吴霆得意一笑。

    茅清钟这时候也看出吴霆来者不善,不由得冷笑道:“吴先生这手举得有点长,从京城伸到南粤,现在又伸到三吴来了。”

    吴霆笑了笑,起身道:“话带到了,吴某也该告辞。”

    茅昭乾看都不看此人,茅昭元向茅清钟冷冷道:“你送吴先生。”

    吴霆不以为忤,转身就走。

    茅清钟将他送出山门,相比来时的客气,这回连句慢走都省,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吴霆嘴角微弯,自顾走下茅山,对一名等候在路边,笼于斗篷之中的神秘人说道:“东西呢?”

    “时间太匆忙,我只带出这俩件……”

    “够了,跟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