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坑师父
    川中,号称,水危峰险,冠绝南疆。

    今天岷江源头,一叶无帆扁舟逆水而上,船板上站着一名须发皆红的中年男子。烈火神君,烈血宗宗主,半步化境的高手。

    看着面前两座犹如刀削的山峰,烈火神君眼神微凝,束音成线厉喝道:“烈血宗烈火,有事前来拜山,还请前辈通传。”

    其开口后不久,两座山峰之间的江面突然泛起阵阵透明的涟漪,显化出一个犹如镜子的血色门户。

    “进来吧!”

    门户内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烈火神君躬身一礼,化作一道血影没入门户。

    白云悠悠,江水滔滔。

    要不是江面上那叶扁舟随着江水浮沉,谁能想到,上古魔宗血神教的山门竟然隐在这川中岷江源头?

    ……

    门户那边乃是一处高耸如云的山峰,烈火神君向身边一名行将就木的老者躬身一礼,随后缓步踏上山道。

    这时候,山道两旁或单独潜修,或两人对弈,或数人相聚……

    一名名气息深厚的存在,纷纷抬头看来与烈火神君打着招呼。如果有外人在场,非让这一幕吓疯不可!

    因为,这些人之中没有一个修为低于烈火神君,而后者已经半只脚踏入化境,在外面堪称能够镇压一省的存在了。

    “师兄,师父让您直接跟我去血神殿回话。”一名男子手持拐杖,站在山道一侧向烈火神君拱拱手。

    烈火神君见状苦笑道:“丁师弟,为兄惭愧,刚带人前往南粤收拾段天南,却被孟老婆子堵在岷江。”

    拄拐男子正是丁力,他听到这话,愤愤喝到:“有劳师兄费心了,不过段天南四处树敌,已成冢中枯骨,小弟只恨无法亲手复仇

    罢了。”

    “嗯……”烈火神君点点头,这师弟最受血神老人宠爱,这次在外面出了事,他不得不为对方出头。

    两人寒暄几句后,很快就向山巅大殿走去。

    ……

    不久后,三道身影从血色门户中走出来,除去烈火神君和丁力两人,中间乃是一名脸色惨白,嘴唇殷红如血的老者。

    “走,先去闽东,汇合窦家后,我等再去收拾那段天南。”老者眼神阴冷,对着身后烈火神君和丁力说道。

    “谨遵师叔法旨!”

    两人闻言一凛,连忙躬身行礼,其中丁力更是脸露得意‘没想到老师派了师叔出来,这次我丁力倒想看看,你段天南要如何收场

    。要知道,我师叔可是积年化境强者啊……’

    ……

    南粤沧澜居,自从段皓调动沧澜湖灵气造成大动静后,除非远在京城的费宇,白丹青等宗师境强者便守在段皓密室周围,为后

    者修炼护法。

    “孟婆前辈刚打电话过来,她丰都门负责为我们扛下川中烈血宗,不过她也在电话中提醒老夫,要小心血神教其他支脉。”杜灵

    尘负手而立,轻声说道。

    周天石扬扬手中花钟送来的抵报,脸色很沉重:“阿陀寺虽然没出世,不过也派了一名慧字辈强者出来。”

    “慧字辈?嘶,此人修为恐怕不低于化境……”柳丙丁双眼一缩,脸色有些难看。

    白丹青点点头:“寒月寺方丈慧空、白碑寺主持慧觉。这两位在宗师境中也属于高手层次,如果再加上尹万奎这位金刚门门主。

    只佛门一脉,我等最少要面对一名化境、三名积年宗师境。”

    “虽然丰都门为我们扛下了烈血宗,可别忘记,闽东窦家也蹦跶得挺欢呢。”周馥兰接着说道。

    闽东窦家,传闻先祖乃是血神教高层,虽然声名不显,但是传闻窦家代代家主都是宗师境。

    “哼,要不是简家认怂了,窦家这路人马就可以交给他们……”杜仲愤愤不平说道。

    “罢了,人各有志,多说无益。”

    “费老就在明家,或许能请明家助阵?”

    顾长歌和唐兴先后开口说道。

    杜灵尘摇摇头:“这次吴家挑拨我沧澜居和茅山派的关系,明家已经出大力气了,如果没有他们将事情搅浑,我们现在还发愁要

    不要将茅山派也算到敌人那边去……”

    “咳咳,老柳,别那么看我,老夫不是刻意针对你。”眼见柳丙丁脸色不愉,杜灵尘连忙解释道。

    柳丙丁苦笑道:“杜兄言重了,老夫只是在想,要不,我上茅山负荆请罪得了。如果能让双方消除芥蒂,我们就多了茅山派这个

    强援了。”

    “这是说什么话?”

    “柳老莫要胡言,事情还不到那个地步……”

    “白某不同意,事后要让老师得知,恐怕在场无人能够交代。”

    其他人闻言纷纷开口反对,唯有钱炎枫低头默然,眼带担忧看向身前的柳丙丁。

    “诸位,别忘记,青牛谷前脚刚刚将程蕴赎回去,后脚就煽动宝湾岛陈家,诬赖我等贪墨炼丹材料。现在道协连同龙组都要来调

    查此事,我等要面临的对手太多了。必须引入外援,茅山派,老夫非去不可。”柳丙丁老眼微湿,拱手对众人说道。

    看到此老情深意切,众人不由得脸色一黯,可依旧没有人点头赞同柳丙丁此行。

    正当议论陷入僵局的时候,一个略带踌躇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其实,晚辈却觉得,我师父这次前往茅山,或许能因祸得福

    ……”

    钱炎枫,这位在京城世家子中向来以智谋著称的钱家嫡子,终于开口了。

    “此言不妥,通缉柳老的命令乃是茅山上代掌教凌凤骄颁下,之前也就罢了,茅山派看少主面子上,对柳老躲在沧澜居的举动假

    装看不见。可现在被吴家捅到世人眼中,茅山派再如何放水,也不可能放过柳老。”白丹青连连摇头。

    杜灵尘抚须说道:“茅山教正愁如何向世人交代,令师送上门去,绝对犹如羊入虎口,不行,不行!”

    “亏柳老还经常在我等面前盛赞你计谋过人,现在看来……”

    “简直就是一个馊主意……”

    除了周馥兰,其他人纷纷摇头,柳丙丁眼带鼓励看着钱炎枫:“徒弟,看你那样子应该不会坑老师,说出你的计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