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两难的茅山派
    因为钱炎枫当初在吴弘圈子中,就是负责动脑动嘴不动手,所以看到众人商议不出个之所以然,这才嘴贱说了一声。

    可当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正想怂回去时,却被柳丙丁推了出来。

    “嗯,这是晚辈一点猜测,如果说不对,诸位前辈莫要见怪……”钱炎枫硬着头皮,对众人拱拱手。

    白丹青不满喝到:“快点,废话真多!”

    “你只管畅所欲言,说错没人怪罪你。”周馥兰微笑说道。

    钱炎枫知道推托不了,轻咳一声说道:“其实诸位都没注意到,茅山派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显然蕴含深意。说句实在话,要

    不是顾忌到天南真人,人家早就上门要人了。”

    “这谁都知道!”听到这话,白丹青等人有些失望。

    周馥兰淡淡一笑:“说下去。”

    这一点谁都看得出,现在问题要如何让茅山派站到沧澜居这边,仅仅作壁上观是不附和沧澜居利益的。

    “白前辈出身的白家,原本就是茅山派支脉。茅山派掌教茅大方、茅昭元和茅昭乾等诸多宗师境强者又与天南真人交好。只要给

    茅山派一个台阶,对方肯定会卖天南真人和白家这个面子。”钱炎枫越说越顺,负手而立侃侃而谈。

    “当年那件事后,我白家不少族人被送到茅山派,只要茅山派高层答应不追究柳老,这事也就差不多了了。”白丹青点点头说道

    。

    “唉,你们说得简单,可别忘记,自从明家发力后,现在不仅修炼界,世俗界也有许多人盯着这件事呢。”顾长歌听到这里,还

    是摇摇头。

    唐兴接着说道:“要想茅山派违背凌凤骄的命令,恐怕这个台阶小不了。我就问一句,去哪找这个台阶?”

    “如果师父愿意受点委屈,钱某倒有信心给茅山派造一个台阶出来。”钱炎枫自信一笑,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造一个台阶?

    相比白丹青顾长歌等人将信将疑,周馥兰却是心中暗暗吃惊,找个台阶就听说过,这造个台阶还是第一次听到。

    “嘿嘿,你师父这辈子东躲西藏,什么脸皮都没有了。难道老来还在乎这些,小子,放手去做吧。”柳丙丁倒是洒脱,直接开口

    为徒弟撑腰。

    ……

    不到半个小时,正当修炼界将目光汇聚到慧安这位阿陀寺当代行走身上时,南粤突然传出一则骇人的消息。

    ‘百阵先生柳丙丁有感当年所做错事,将自南粤前往三吴,一路遇观拜观,见像上香,向茅山派上下及前代茅山派掌教凌天师忏

    悔!‘

    听到这个消息,不仅京城吴李等家族被震得目瞪口呆,便是涉及此事的茅山派上下,也是人人面面相窥。

    太特么夸张了!

    茅山派传承自道教上清派,虽说近代道教势颓。可从南粤到三吴,上清教道观绝对不下百座。

    宗师不可辱,这是华国修炼界公认的铁律。

    现在柳丙丁这位宗师境一百座道观拜下去,不说其他,作为上清教正统的茅山派,绝对在短期声威暴涨。

    而何况,人家还说要见像上香……

    自从凌凤骄这位天师境前者飞升后,茅山派为了传教和扩大宗门影响力,一些稍微上档次的道馆都有专门开辟静室供奉凌凤骄

    身前画像。

    这面子给大了……

    不管柳丙丁当年如何可恨,但总的来说,人家半辈子都被你们茅山派撵得隐姓埋名了。

    现在临老了反而要向当年仇敌低头上香……

    “差不多可以了,老人家年纪这么大……”这是最近很关注此事的一名富商跟朋友闲谈所说。

    一些经过明家宣传后得知此事的世俗中人也纷纷开口:“不管老人家有何过错,既然做到这个程度,也可以了……”

    相比世俗界仅从道德方面来判断,修炼界很多散修都看不过去了。

    “呵呵,什么过错,当年柳老前往茅山派拜师,结果被凌天师赶走……”这也是一名拜入茅山派被拒绝的修炼者说出来。

    “听说,凌天师下了批语,呵斥柳老脑有反骨,导致修炼界没有宗门愿意收纳柳老……”

    “要不是柳老气运不错,后来在天台山得到一卷道书,恐怕早就成了一抷黄土了……”

    “不就是打伤几个茅山门人?以当时柳老的修为,真要下死手,那些茅山门人能活?”

    几乎所有散修都看不过去,末法时代宗门世家都得勉力维持,这些散修自然过得极为艰难,不少人可一向将柳丙丁这位自学成

    才的道门真人当做偶像呢。

    正当柳丙丁一边扶着老腰开始拜观,一边暗骂钱炎枫坑货的时候。经过明家花家等势力的推波助澜,远在三吴的茅山派已经差

    点被人用唾沫淹死。

    现在可不比前朝,各大宗门高层都用上手机了,那些年轻弟子更不用说,纷纷在一些修炼者汇聚的网站论坛上讨论此事。

    而结果很显然,几乎所有人都对柳丙丁抱以同情。

    三吴茅山派,祖师堂!

    茅大方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这一天来,要多纠结有多纠结。

    他看了一眼悬挂在墙壁上的凌凤骄画像,心中吐槽道‘师父,你当年嘴巴动了动,却给我们这留下烂摊子……’

    其实不仅他这个茅山掌教满脸苦色,在场诸多茅山长老也是人人愁眉苦脸。

    “诸位师弟,你们说说,这事要怎么办?真让柳老头拜下来,我茅山派声威倒是上去,但一句仗势欺人恐怕跑不了,而且还会将

    修炼界大部分散修得罪死。”茅大方眼见众人久久无言,只得轻咳一声说道。

    茅昭乾点点头说道:“天南真人此时正在闭关,以老道对他的了解,事后得知此事,必定会对我们茅山派不满……”

    “唉,这都几十年前的破事了,如果凌师叔在世,说不定自己都忘记下过这个命令。特么吴家简直就是搅屎棍,搅臭了京城修炼

    界,现在还搅到我三吴省来了……”茅昭乾气得拍了桌子。

    “当时老道是在闭关,要不然一巴掌呼死那吴霆。掌教师兄,万万不能跟沧澜居起冲突,别忘记,下一件天南真人炼制的法器,

    可说好轮到老道的……”

    “没错,没错,如果真逼得柳丙丁从南粤拜到祖师堂来,那就中了吴家的计了……”

    ……

    众多茅山派高层纷纷开口,其实他们都明白,当年还是凌凤骄过分了。

    更何况后来柳丙丁也没伤了茅山派门人性命,最多让下山历练的门人难堪而已。为了这点小事去得罪交好的段天南,傻逼才会

    这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