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你师父哪位?
    眼见众人取得共识,茅大方直接拍板道:“既然诸位师弟没意见,那我们就议个方案解决此事。别忘记,此事要处理得妥当,

    既不能损我茅山派威严,又要顾及沧澜居的面子。”

    “这……”茅昭乾等人闻言一滞,要说斩妖伏魔,大家都不憷。可解决这种动脑的事情,貌似有点强人所难了。

    “怎么了?别全看着我,我要能想得出方法,用得着你们?反正这事今天必须解决,再让柳老儿拜多几个道观,我们茅山派处境

    就更被动了。”茅大方板着脸说道。

    茅昭元眉头一皱:“此事乃上代掌教下令,要堵住悠悠众口,理由肯定不能太小,否则糊弄不过去。”

    “他柳老儿不就想拜入我们茅山派吗?干脆让掌门代师收徒,给他一个昭字辈的身份得了……”

    “馊主意,当初不收人家可是凌师伯下的命令,现在改口,岂不是打他老人家的脸?”

    “没错,而且人家现在背靠段天南这颗大树,还不一定看得上我们茅山派……”

    “不能收进来,当初不少弟子在这老货手下吃了亏,让他进茅山,怎么安抚这批人?”

    “要不,直接让掌教向修炼界宣布赦免他的罪责得了……”

    “也不行,那样一来,岂不是让世人误以为我茅山派怕了他沧澜居?”

    ……

    集思广益之下,众人也商议出不少方法,不过都被一一否决掉。

    茶水续了几次,眼见日头西斜还没议出个之所以然,茅大方坐在主位上不发一言,脸色十分难看。

    这时候,一名弟子匆匆进来:“启禀掌教、诸位长老,沧澜居来人了,这是拜帖。”

    听到沧澜居来人,茅大方拿过拜帖一看,顿时大喜说道:“快请!”

    “掌门,莫非天南真人过来?”茅昭乾好奇问道。

    茅大方摇摇头:“不是天南真人,而是白丹青。”

    “白丹青?”

    “妙,白家乃我茅山支脉,如果由白家从中周旋,倒也说得过去……”一名茅山高层眼神一亮说道。

    可惜,话音一落,便有一名长老提出异议:“不妥,白家先祖当年也不过是我宗一名内门长老而已,白家的分量不够。”

    “不管怎么样,先看人家怎么说。”茅昭乾对茅大方说道。

    茅大方点点头,很快,两名相貌俊朗的男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领头那人白发如霜,一双眸子闪烁着淡淡血光,正是白丹青,

    这位独自摸索出五雷咒的道法奇才。

    “见过茅掌门,见过诸位道兄!”白丹青向茅山派等人打了一个道稽。

    “白师弟多礼了!”除了茅大方,其他人见状连忙起身回礼。

    落座上茶后,茅大方直奔主题:“天南真人怎么说,大家都是自己人,不来那些虚的。”

    “要不是吴家把这事捅出来,我们都忘记有这么一回事了。”

    “哼,此次诸多势力对沧澜居虎视眈眈,他吴家知道我茅山派与沧澜居交好,这是打算逼我茅山派无法参战呢。”

    ……

    眼见茅山派高层纷纷开口,白丹青有些惊讶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钱炎枫‘这小子了不得,居然连茅大方等人的反应都推测个**

    不离十。’

    ‘难怪老师会对他网开一面,甚至闭关前还留下一枚返元丹帮他恢复修为……’

    压下心中对段皓的佩服,白丹青拱拱手说道:“多谢诸位道兄体谅,不过老师在数日前已闭关隐修,尚未知道此事。”

    “闭关?”

    “这都什么时候了,天南真人居然去闭关?”

    “慧安那秃驴已经放出话来,三日后就要带领阿陀寺三大支脉上沧澜居质询穆为一事,现在天南真人还在闭关?”

    ……

    得知段皓跑去闭关,茅山派众人纷纷色变,白丹青无奈说道:“老师如此行事,想来必有深意。”

    ‘上次一见,段天南的修为就不低于普通化境宗师。这节骨眼上跑去闭关,难道他有预感,沧澜居要渡过这次难关,以他修为加

    上我等相助还不够?’

    茅大方想到很多,白丹青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老师闭关前有过吩咐,除非阿陀寺或者血神教上门,否则其他一概事宜,全

    由我等商议处理。”

    “丰都门已经许诺帮我们拦住烈血宗,京城世家那边,花家明家也保证会出力截下吴李世家的高手。算来算去,剩下闽东窦家和

    宝湾岛陈家这两路人马难办。”白丹青掰着手指算道。

    茅大方脸色凝重点点头,这几天修炼界都在关注此事,更别说茅山派这等将沧澜居当做盟友的势力。

    “白师弟放心,一旦解决柳丙丁那事,我茅山派即可帮你们抗下任何一路人马。”茅大方点点头,其实茅山派上下很想去怼这次

    算计他们的吴家。

    无奈到了现在,吴家没有下场。

    “关于柳老那事,我们已经决定让炎枫全权负责。炎枫,向诸位道兄说说你的计划。”白丹青就等茅大方这句话,连忙将钱炎枫

    推出来。

    “晚辈,钱炎枫,拜见诸位前辈。”钱炎枫微笑起身,对茅大方等人躬身一礼。

    茅大方打量一番钱炎枫后,好奇问道:“你有什么计划?这事涉及到双方颜面,可要小心,万一弄砸,我茅山派要帮沧澜居都没

    借口了。”

    钱炎枫自信一笑:“诸位前辈无需担心,关于此事,晚辈还是有些把握的。更何况,最难那步我老师已经踏出去了。”

    相貌堂堂的钱炎枫很能收获茅山派的好感,此时听到他说到师门,茅昭元嘴贱问道:“你老师?小友老师是……”

    “嘿嘿,晚辈老师正是百阵先生柳丙丁!”

    “噗……”茅大方直接一口灵茶喷了出来。

    “咳咳……”

    “这是……哈哈……”

    其他茅山派高层也被呛得不轻,一个个眼神怪异看着钱炎枫,好家伙,原来那‘遇观拜观,见像上香’就是你小子弄出来的。

    瞬间被这么多高手盯住,其中不乏有宗师境强者,钱炎枫呼吸一滞,面色有些发白。

    正当他双腿微软的时候,身边传来一声轻喝:“不用担心,你我两人可是代表着我师段天南,挺起胸膛,莫要丢了沧澜居的面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