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魔女本性
    无数断壁残垣之下,一处三尺见方的透明空间之中,段皓盘膝跌坐,身周五块铭刻无数繁复符文的阵石正撑起一面透明薄幕扛

    住上方无数塌方。

    “唉,末法时代的灵气,不仅数量少,品质也不行,两个聚灵阵储存的灵气居然不够我踏入通脉期。”段皓缓缓睁开双眸。

    此时的他虽然精神略显憔悴,但体魄血气旺盛如同狮虎,心脏跳动犹如鼓鸣。

    “没办法了,只能使用夺天阵,但愿这两条灵脉能够助我踏入通脉期……”

    随着一声惋惜的长叹,段皓眸光逐渐坚定,他右手对着身下法阵轻轻一点:“起!”

    轰!

    轰!

    无论云霞山巅守护在废墟周围的两家强者,还是分散扼守上山通路的高手,人人突然感到脚下一震。

    正当他们以为强敌来袭,四处张望时,却看到毕生难忘的一幕。

    “蛇蛇……蛇……”

    守在山腰沧澜湖畔的数名周家高手,突然指着湖面上出现的一条略显透明的巨蟒张大了嘴巴。

    “我的老天爷,只露出湖面就有七八米,湖面下身躯还有多少,这蛇……这蛇成精了……”周小七最近踏入明劲中期,也被周天石

    拉了壮丁,他一边哆嗦着嘴巴,一边从身上掏出一只最新的诺基亚手机。

    “特么你傻逼啊,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你没听说过?这是沧澜湖灵脉之灵……”周宇锋看不过去,一巴掌把周小七呼到一边,满

    眼激动看着逐渐冲出湖面的灵气巨蟒。

    其实他还有后面半句话没说,要不是天地法则变了,这灵气巨蟒在古时候真能化型成精。

    同样类似的一幕还发生在山巅,只不过相比山腰,这里修为最差也是暗劲,故而众人虽然眼带惊讶看着半空中突然出现的灵气

    小龟,却没有大惊小怪闹出笑话。

    “这是云霞山灵脉之灵,当初天南布置聚灵阵时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后来被他以秘法隐藏起来,今日居然出现……”周天石看

    到这只灵气小龟,脸色变得很沉重。

    周馥兰担忧说道:“天南曾经说过,这灵气小龟如果换个天地,完全能够化形成精……”

    杜灵尘三人眼神微动,段皓曾经惋惜这只灵气小龟无法化型的命运,今日将祂召唤出来,难道说闭关期间发生了什么变故?

    相比好奇看着这两条灵脉化型之物议论纷纷的两家强者,周馥兰这些段皓身边人,心中却十分担忧动用灵脉之灵的段皓。

    “放心吧!少爷学究天人,怎么会被通脉期困住!”杜灵尘淡淡开口了。

    周天石闻言一震,开口笑道:“没错,此时天南必定到了最后一步,这才动用灵脉之灵相助……”

    外面群狼环伺,现在必须稳定军心。要不然,可能敌人还没打进来,大家这边先自己崩溃了。

    “没错,既然天南动用了灵脉之灵,必定到了最后一步,大家现在打起精神戒备,紧要关头,莫让其他变故打扰了天南破境!”

    周馥兰笑容如花,昂首对在场数百名强者娇声喝到。

    可惜,周馥兰身后一名粉衣少女,却清晰看到,她笼于袖中的双手,指甲已经深深扎入手心。

    ‘嘻嘻,亏我元淳儿还以为你周馥兰是什么人物,没想到遇到这点小事就慌张成这样……’

    ‘不过,淳儿要如何取舍呢?继续装花瓶?夺走灵脉之源?还是帮那段天南护法呢?’

    ‘哎呀,好头疼,人家有选择困难症啊……’粉衣少女坐在一方断裂的墙墩,如同秋水的双眸微微闪动,嘴角那抹轻笑时冷时热。

    正当众人心思各异的时候,一声轻喝突然从废墟深处传来,将众人目光吸引过去:“两仪聚灵阵,起!”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周馥兰等人心中一松,正当他们打算寻觅段皓所在方位时……

    一道无数符文凝聚而成的金黄色光柱突然冲天而起,那只灵气小龟犹如受到牵引,摇头摆尾被光柱吸纳进去。

    “不好!”杜灵尘大骇,忙向手中暗金阵盘打入无数指诀,调动护山阵法试图将这条光柱隐藏起来。

    可惜,相比以往,这条光柱威力何止高出一倍,顶端稍微触及护山阵法,就让掌控护山阵法的杜灵尘浑身一震,脸色瞬间苍白

    如纸。

    “噗!”

    气机相牵,杜灵尘吐出一道血箭扬天就倒,杜仲兄妹惊呼一声,连忙冲过去。

    周天石身形一闪,刚刚抄起阵盘准备灌入真气,就听到一声戏谑从身后传来。

    “嘻嘻,这光柱乃是段天南开辟给灵脉之灵的通道,杜老头好心办坏事将自己震成重伤,难道你们还想步他后尘?”

    “哼!狐狸精你别乱说!”杜若平日就对元淳儿很有意见,现在听到到对方言语中贬低杜灵尘,顿时大怒。

    看着对方差点戳到自己鼻子上的手指,元淳儿琼鼻一皱:“你当本圣女是你这种米虫?真不知道段天南看你哪里好?要胸没胸,

    要屁股没屁股,前面飞机场,后面搓衣板。平时不修炼,整天只会玩,说你废物都侮辱了废物两个字。”

    元淳儿出身合欢宗,平日都是宗门最受宠的存在,这几天杜若没少找她麻烦,她也是憋了一肚子气,小嘴犹如机关枪扒拉个不

    停。

    杜若哪是这魔女对手,感应到对方故意在自己胸前臀部游梭的戏谑目光,顿时哇了一声哭了。

    周馥兰和周天石见状头都大了,元淳儿上山以来,谁都不敢对这位合欢宗圣女掉以轻心。

    不过后者伪装得太好,众人几次试探都无法让这魔女露出本性,没想到一旦撕破伪装,这小丫头竟然这么生猛。

    “周老头,把阵盘给我,云霞山的灵脉之灵还好办,沧澜湖那条却必须有人引导才行。”元淳儿拍拍小手,不屑瞥了一眼被周馥

    兰揽在怀中的杜若,转身对周天石说道。

    “这……”

    周天石有些迟疑了,感觉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正当此老纠结万分之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爷爷,给她,如果淳儿妹妹想要对我们不利,刚刚那会提醒你?只

    要您被阵法反噬,现场哪还有谁是淳儿妹妹这位道门真人的对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