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吴家算计
    正在合欢宗四名太上长老赶往沧澜居的时候,京城道协,吴天洪将一只锦盒放到茶几之上。

    “何会长,听说您对宋代极有研究,这件小玩意,劳烦您品鉴一下。”吴天洪在对面一名西装革履中年人疑惑的眼神中,淡淡打

    开锦盒。

    何宇齐,华国道协副会长,出身龙虎山,乃是一名宗师境道门真人。

    “哦,吴家传承千年,吴老学富五车,难道还需何某献丑?”何宇齐微笑看向锦盒,话一说完,脸色狂变:“这……这是南粤那卷

    苍霞子道书?”

    吴天洪淡然道:“嗯,前南粤龙组组长许槐林将此物送到龙组,当时鉴定为宋代青城仙派苍霞子所修功法。不过,我大兄对此物

    一直有所怀疑。这不,听说何会长对宋代历史极有研究,便让我拿来请您鉴定一下。”

    “不用怀疑,此物假不了,何某对于宋代历史虽然研究不浅,但也没狂妄到自己比龙组本部的鉴定师更强的程度。”何宇齐贪婪

    看着锦盒中的古籍。

    “说吧,你们吴家兜了这么大圈子,有什么事要让何某出力!”何宇齐默默将锦盒拉到自己面前,对吴天洪说道。

    吴天洪压下心中暗喜,微笑说道:“何会长爽快,这次尤安联合陈家请道协对沧澜居段天南出手,敢问诸位是不是计划今天南下

    ?”

    这次诸多势力对南粤沧澜居虎视眈眈,何宇齐身为道协高层自然知道,甚至他还明白,宝湾岛陈家状告沧澜居一事就是京城吴

    家煽动青牛谷推动而成。

    “呵呵,听说吴老准备派代表参加调查小组,结果在龙组本部被花万均阻止了,看来天洪兄准备走我的路子了……”

    “嗯,何某身为这次道协调查小组的负责人,还是有权利加塞一两个人进队伍。这样吧,天洪兄就以道协办事员的身份加入。放

    心,段天南占据云霞山创下沧澜居,一没有向龙组报备,二没有找道协登记,加上陈家一事,绝对能敲他不小的竹杠……”

    何宇齐双眼带笑,向吴天洪使了一个眼色。

    “多谢何会长。”吴天洪点点头。

    不过让何宇齐意外的是,吴天洪轻咳一声:“不过,吴某倒有一个提议,这次茅山派闹得那么大,何会长难道不打算过去帮忙调

    解一番?”

    “茅山派?”何宇齐一滞。

    吴天洪劝道:“柳丙丁一事,涉及上代天师凌凤骄,只怕茅山派某些人会为眼下利益,无视凌天师遗令。想凌天师一世英名,何

    会长身为道协会长,难道能坐视前辈威名因为此事受损?”

    何宇齐眼神微动,他知道吴天洪潜台词,这是建议自己转道茅山派打秋风。

    “茅山派不比沧澜居……”其实这两天柳丙丁一事闹得那么大,他自然知道此事有利可图,不过相比沧澜居这种新生势力,对茅

    山派,他还是有些忌惮。

    “嘿嘿,这次调查小组,乃是由道协牵头,陈家发起,青牛谷加上我吴家配合。这阵容还憷他茅大方?更何况,事后将事情推到

    陈家身上……”吴天洪淡淡一笑。

    何宇齐眼神一亮,对啊,将锅甩给陈家就好,反正他们来自宝湾岛,茅山派再不爽,难道还能跨海去找他们晦气?

    更何况修炼界答应,官方也不会点头,毕竟那地方太敏感了。

    “行,天洪兄都说到这份上了,难道何某身为道协高层,反而怂了不成?”何宇齐一拍茶几。

    “想凌天师乃是近百年来,修炼界唯一一位飞升的道门天师境人物,岂能让后辈小人污了他老人家的威名!”一脸正气,何宇齐

    轻声一喝,心中已经开始盘算如何让陈家当枪。

    ……

    很快,青牛谷尤安和宝湾岛陈家高层陈子恒,同时得到通知,调查小组转道三吴茅山派,处理茅山派上代掌教凌凤骄通缉柳丙

    丁一事后再继续南下。

    真是日了狗!

    尤安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掀桌子,放着段天南不对付,居然跑去怼茅山派?

    “何会长,为何临行变卦,那段天南……”提前到京城汇合的尤安,直接找到何宇齐说道。

    何宇齐闻言戏谑一笑:“尤兄不必担忧,何某收到情报,段天南此时正在闭关,恐怕我们处理完茅山派一事后赶到南粤,他还没

    出关呢。”

    “什么?既然知道段天南正在闭关,我们不应该趁机杀他个措手不及吗?”尤安闻言大惊。

    陈子恒也是点点头说道:“我陈家这次控诉沧澜居借定制丹药贪墨炼丹材料一事,本来就经不起推敲,之前我们不是商议妥当,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必须趁对方没反应过来将此事定为铁案吗?”

    “陈先生说得没错,之前已经被花万均阻拦了一天,难得可以动身,我等最好先处理段天南后再去茅山派……”尤安知道何宇齐

    贪婪成性,连忙帮他分析道。

    “何会长,这事我陈家担的干系不小,万一出错,我陈家名声可就臭了……”

    正当尤安和陈子恒苦劝不停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戏谑:“两位,这次对付段天南,说白了不就是为了瓜分沧澜居吗?如果段

    天南倒了,那么茅山派还会对柳丙丁客气吗?到时候恐怕未等我们赶到三吴,姓柳的已经被茅大方镇压了。”

    “你是何人?”

    “……”

    听到这个声音,尤安转身喝问,陈子恒却若有所思,沉吟不语。

    “鄙人京城吴家吴天洪。”吴天洪微笑拱拱手。

    尤安闻言冷哼了一声:“你们吴家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先派人找我青牛谷联手对付段天南,眼下形势大好,却要去招惹茅山派

    ?”

    吴天洪笑而不语‘段天南定制丹药一事几乎砍中你们青牛谷的根基,你们当然恨不得弄死此人。不过对我吴家来说,如何在这场

    乱局中捞足好处才是最为重要……’

    正如吴天宇提点吴霆,吴天洪这位吴家高层,当然知道官方对修炼界的态度,在这几年中变得很微妙。

    眼下阿陀寺已经派人出来,就算抢先攻下沧澜居又如何,最后还不是为那群和尚当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