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舔犊情深
    “你们必定会后悔。”

    尤安气得拂袖而去,因为他没想到,陈子恒这位宝湾岛陈家高层,最后站到何宇齐和吴天洪那边去。

    “呵呵,陈先生果然是明白人。”见尤安走远,吴天洪微笑对陈子恒说道。

    陈子恒讨好点点头:“我陈家远居宝湾岛,乃是修炼资源贫瘠的所在,既然有机会得多一份资源,如何选择,相当容易。”

    何宇齐点头笑道:“放心,我们去茅山派捞一笔好处,然后就南下处理那段天南,如果顺利,说不定一天就将两件事办妥,现在

    不比前朝,航空客运已经很发达了!”

    “嘿嘿,全凭何会长安排……”

    “好说,好说,啊哈哈……”

    ……

    正当道协调查小组赶往机场的时候,三吴突然传来一则让人惊掉下巴的消息。

    ‘鉴于沧澜居外院管事柳真人忏悔态度诚恳,茅山派将于午时开坛请上代天师凌凤骄真灵下界处置此事!’

    这消息乃是茅昭乾通过三吴龙组传出来,可信度无需怀疑,刚传播开就引得修炼界大哗。

    “茅山派上中下请神法?凌凤骄号称百年来仅有一位飞升的天师,要请下他的真灵,恐怕得用上请神法了!”一名隐修已久的老

    道士推开静室,一抖拂尘叹道:“时间还来得及,老道倒可以赶去观礼!”

    “段天南好大的面子,居然让茅山派开坛请凌凤骄真灵下界处理此事!”百蛊门得知此事,穆星河对谭震说道。

    谭震凝重说道:“师叔,现在距离午时还有三个小时,不如您代表我百蛊门前去观礼?”

    “嗯,你尽快安排人在机场接应,我即刻动身……”穆星河话未说完,无数相貌狰狞的蛊虫已经将他裹起,随后化为一道碧绿遁

    光冲天而起。

    ……

    类似的一幕发生在南方数省道门祖地,相比全真教这些无法赶来的北方宗门,南方无数道门老怪物纷纷拼了老命涌向三吴茅山

    。

    末法时代,百年以来。

    凌凤骄号称仅有成功飞升的道门天师,此次真灵下界,但凡踏入宗师境的道门真人,谁不想趁机前去询问仙界之事。

    而此时,刚刚拜了一间道馆的柳丙丁,一边暗中咂舌钱炎枫敢玩,一边被一名微胖的道人送上一辆大奔。

    “小邹,你一定要将柳真人送到茅山,知道不?”微胖道人板着脸对开着大奔的一名中年胖子吩咐道。

    世俗界中能量不小的中年胖子拍着胸脯保证道:“大师傅放心,这一路我都安排好了,保证十一点前将柳真人送到茅山。”

    “嗯!”微胖道人淡淡点头,转身对柳丙丁讨好说道:“柳前辈,晚辈招待不周,还望恕罪。”

    “呵呵,道友客气,这次多有打搅,日后有机会路过南粤,可上沧澜居喝杯灵茶。”柳丙丁对微胖道人点点头。

    道友!

    沧澜居!

    喝杯灵茶!

    修为仅与茅清钟持平的微胖道人,听到这话激动得打起摆子。

    一旁中年胖子见到这一幕,更是险些咬到舌头,要知道这微胖道人在自己圈子内可是请都请不到的活神仙。

    平日除了对自己有好脸色外,其他人任由你多大能量,上门给杯清茶都算心情好了。谁知道在这老道面前,居然怂得这样?

    未等中年胖子回神,微胖道人这位他眼中的活神仙居然忐忑对自己车上老道问道:“晚辈对天南真人仰慕已久,如果有机会……

    ”

    “呵呵,我家少主为人随和,有机会老道可以帮道友引见引见!”柳丙丁和煦对微胖道人笑道。

    “无……量天尊!多谢……前辈!”微胖道人激动得差点说不出话。

    旁边中年胖子暗暗抽了一口冷气,默默将天南真人四个字记下,特么原来这世上水这么深,感情我们奉为神仙的大师傅遇到高

    人,连个屁都不是!

    柳丙丁与这微胖道人寒暄几句,总算让中年胖子启动车子,乘坐大奔飞快赶往三吴茅山派。

    ……

    三吴茅山,祖师堂中。

    茅大方看着眼前布置妥当的法堂,对旁边茅昭元低声说道:“师弟们都准备好了没,等下可千万不能弄出岔子。”

    “掌教放心,已经布置妥当了,昭乾师弟跟凌师伯的时间最长,没人比他更了解凌师伯的言行举止了……”茅昭元眼神微动,对

    茅大方说道。

    茅大方点点头,转身对坐在客座的白丹青和钱炎枫叹道:“两位,我茅山派此事之后,只怕要沦为修炼界的笑柄了……”

    “呵呵,茅掌教,您想想,一旦得到我沧澜居承诺的十件法器,茅山派事后绝对有实力与北方全真教掰掰手腕了。至于声名一事

    ,拥有将近二十件法器镇压底蕴的茅山派,还需要顾忌世人看法吗?”钱炎枫轻声一笑。

    茅大方闻言苦笑道:“钱小友此言不差,十件法器,便是先师在世,恐怕也无法抵御这等诱惑……”

    轻轻摇头,正当茅大方暗中推敲计划可有错漏时,白丹青有些忐忑问道:“茅掌教,清铃最近可好?”

    茅大方有些感慨看了一眼白丹青,低声说道:“不如我让人叫她过来?”

    “这……可以吗?”白丹青有些激动问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身为人父的他,总归挂念自己女儿。

    茅大方招来一名道童,让其去找茅清铃,只是,许久之后,那道童返身来报,茅山上下接近一天没见到茅清铃了。

    “她避开我了……”白丹青情绪很低落。

    钱炎枫乃是柳丙丁弟子,自然知道白家父女一事,心中也为白丹青难过。

    好在,正当他与茅大方不知如何劝慰白丹青时,后者从怀中拿出三只锦盒,轻轻放在身边茶几之上。

    “白真人,这是?”茅大方有些疑惑。

    白丹青面无表情说道:“这里有一门直达天师巅峰的功法,一枚改善体质的丹药,一件护身法器。劳烦茅掌教转交给她,顺便…

    …顺便告诉她一声,白某对不起她,日后不会再出现她的生活中,让她好生照顾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