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7章 你是谁的劳资
    “笑话!区区三个座位,以何会长的身份还坐不了?按陈某来看,肯定茅山派心中有鬼,找出种种借口阻拦我等进去!”陈子恒

    听到这话,立刻跳出来,指着茅山众人喝到。

    “大胆!”

    “放肆,区区一个陈家,居然敢到我茅山派祖师堂撒野!”

    “将此人拿下,什么宝湾岛陈家,让他们家族高层来我茅山要人!”

    ……

    诸多茅山高层纷纷大怒,围观诸多强者见状心中微凛,暗暗后退几步。

    北有全真,南有茅山!

    相比擅长修身养性的全真教,茅山派历来讲究入世除魔。这些道爷可都不是好惹,真动起手,道协这伙人今天要吃大亏。

    陈子恒也没想到一记马屁竟然引出这么大场面,出身宝湾岛的他,瞬间怂了,面带惧色躲到何宇齐身后。

    何宇齐心中也是暗骂陈子恒将话说得太满,不过他身为此行主事人,总不能现在就下场,便对吴天洪使了一个眼色。

    吴天洪无奈走前一步拱拱手:“诸位道兄,陈兄来自宝湾岛陈家。”

    听到宝湾岛三个字,茅山众人怒火稍退。

    那地方很复杂,极受官方关注,茅山派虽然不怕,但也没必要为了这个脑残惹怒官方。

    吴天洪见状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茅山派不管一切扣下陈子恒,那样一来,道协此次南下就成了笑话了。

    “诸位道兄,午时将至,何会长毕竟代表着道协,你们看……”吴天洪轻咳一声。

    茅昭阳等人面沉如水,道协很牛逼吗?

    每次修炼界出事,你们除了派个人出来谴责两句还能干什么?

    要不是有些手续只能在你们道协办理,谁特么去理会你们……

    眼见茅山派不打算让步,吴天洪也是感到十分棘手,暗叹南方修炼界与北方真的差别很大。

    这事要在北方任何一个宗门,自己一行早就被奉为上宾了,可来到南方,人家根本就不鸟你。

    这时候何宇齐脸色已经彻底寒下来,心中对茅山派的恨意到了无可交加的地步,正当他感到羞恼万分,准备拿出证件强行闯进

    去时。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堂内传了出来:“外面怎么那么吵?这时辰都快到了,再吵下去,全部给老道滚下山?”

    “京城道协何宇齐,何某今天就要看看,你们茅山派谁能让劳资滚下山!”

    犹如压到骆驼最后一根稻草,何宇齐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从兜里掏出一块工作牌子挂到脖颈上。

    其他道协见状纷纷昂首挺胸,一个个一扫之前颓然之色,纷纷拿出自己的工作证挂上。

    围观诸人见到这一幕,几乎人人面色很不自然。

    相比前朝对修炼界的放任,建国初那位大人凭借大胜之威,让官方强行插手修炼界。

    除了逼迫大量宗门隐世,招安散修建立龙组之外,还架空道协、武协,一步步为修炼界套上无数框框条条。

    何宇齐这些在道协任职的修炼者,心中很明白,从自己拿到官方第一笔工资开始,自己就站到修炼界的对立面上。

    这次要不是被茅山逼急,何宇齐绝不会亮出身份。

    没见到,此时看到他们脖颈上的工作证,不仅茅山派上下眼带不屑,便是其他围观的高手强者,也是默默后退几步。

    ‘管不了其他了!’

    ‘今天要是连他茅山派祖师堂都进不去,别说去南粤弄段天南,只回到道协,我也无法服众,甚至可能这个位置都坐不稳了……’

    何宇齐眼神微凝,抬腿走前一步。

    果然,相比之前,茅山众人虽然很气愤,却没人站出来阻拦。

    对方已经挂出官方工作证,那就是代表官方的脸面,继续阻拦,那可就是打官方的脸了。

    陈子恒见到这一幕,得意笑了,正当他准备紧跟何宇齐步伐走进茅山派祖师堂时,一个清冷的声音让走在他前面的何宇齐身躯

    一僵。

    “何小子,你这个劳资是谁的劳资,敢将威风耍到老道面前,看来老道得替你那不成器的劳资管教你一下,当个破烂道协副会长

    ,你倒还自称劳资了!”

    此言来自一名相貌清隽,身材高瘦的老道人,此老抖抖那身洗得发白的旧道袍,身形一晃,犹如竹节的五指抡圆扇来,猛然抽

    到何宇齐右脸。

    “啪!”

    清脆的耳光声中,数颗牙齿迸溅而出,何宇齐这位亮出身份镇得茅山众人无奈后退的道协副会长,竟然被老道一记耳光抽飞出

    去。

    陈子恒看呆了!

    道协诸人看傻眼了!

    吴天洪也被惊得嘴巴微张……

    唯有尤安这位青牛谷上代谷主双眼圆瞪,一副犹如见到鬼的表情,颤抖手指指向老道说不出话来。

    “咦,有点眼熟,阁下与老道似曾相识?”苦竹一掌抽飞何宇齐,转身淡淡看向尤安。

    尤安见状大骇,刚想开口,却被陈子恒一声尖叫打断:“你这老道居然敢向何会长出手?你完蛋了,你宗门也完蛋了!何会长背

    后的道协可是代表官方的脸面……”

    “啰唣!”

    苦竹道人眉头微皱,不等陈子恒说完,脚步一滑化作一道灰影闪过去。

    陈子恒大骇,一句‘我是宝湾岛来的……’还没出口,便感到脸颊双侧传来阵阵剧痛。

    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声不绝于耳,堂中众人无不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以他们宗师境的眼力,居然无法捕捉到苦竹道人的动作,只能看到灰影一闪,那宝湾岛来的陈子恒就被抽飞。

    “宝湾岛陈家?当年陈老鬼被老道在长江江面上撵得屁滚尿流,要不是金陵那位派化境来接应,现在哪还有你们陈家!”苦竹拍

    拍手掌,语不惊人死不休,淡然抛出一则秘闻震得全场大骇。

    吴天洪看着捂着脸颊跌坐在地上的何宇齐,咬着牙说道:“这老道到底是谁?茅山派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尊天师境……”

    “天师境?呵呵,这位老神仙何止天师境?他在三十五年前就踏入天师境,要不是忌惮飞升雷劫,恐怕现在已不在此界了……”

    尤安低声苦笑。

    眼见道协众人惊骇看来,他又抛出一则让全场皆静的消息:“苦竹前辈,当年那位大人亲自委任,华国道协第一任会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