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8章 茅山请神术
    道协第一任会长!

    这七个字让全场人人色变,别看现在道协和武协沦落到需要依靠官方才能威慑他人,在建国初,这两个组织加起来的能量可不

    弱于龙组。

    尤其第一任道协会长和第一任武协会长。

    当初为了彻底掌管这两个组织,派去上任的高手,可都是官方那位大人最为信赖的存在。

    难怪此老一掌扇得何宇齐没脾气,别说他区区一个道协副会长,便是那个正角在场,遇到此老也得跪。

    苦竹无视现场看向自己的敬畏目光,双眸打量了一会尤安,恍然说道:“哦,老道想起来了,你是当初青牛谷那个小伙子!”

    尤安,青牛谷上代谷主,年约九旬的化境宗师却被此老称之为小伙子。

    如在往常,堂中众人恐怕已经笑出声来,可眼下在场众人却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尤安见过苦竹前辈,祝前辈万安……”尤安连忙上前,对苦竹躬身一礼。

    “嘿嘿,看在与你那死鬼师父有几分交情的份上,老道今天就不抽你了……”苦竹轻轻一笑,所言却让尤安毛骨悚然。

    他艰难吞了一口唾沫,连忙起身站到一旁不敢再语。

    开玩笑,自己都一大把年纪了,要是在这茅山上被人抽耳光,干脆找根绳子上吊算了。

    吴天洪等人见状哪敢再语,正当他们进退两难的时候,外面冲进来一名唇红齿白的俊俏道童。

    “禀诸位师伯,吉时已到!”

    堂中众人闻言一凛,纷纷转身坐下,茅山派等人更是整理冠帽,有手持桃木剑,有手持黄符,有手持八卦镜……

    顷刻间,各自按事先排演的位置站好。

    堂中不乏有阵法高手,一眼就看得出茅山派众人布置的这个大阵极为玄妙。

    道协等人眼见没人有空理会自己,连忙小心将何宇齐和陈子恒扶起站到一旁。这下倒好了,两个领头挨了一顿抽,大家反而混

    进来观礼了。

    苦竹道人转到白丹青身边坐下,向后者使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很明显,刚刚苦竹发难,正是白丹青示意而为。

    过了数息,茅大方这位茅山派掌教身穿一套灵光微闪的道袍,手持茅山金钱剑,踏着禹步走向法坛。

    “咦,大方真人身上那套法袍……”一名身穿淡黄道袍的老道眼睛死死盯着不断绕着法坛游走的茅大方。

    旁边齐凌深深吸了一口冷气:“茅山七宝什么时候多了一件法器级道袍了?”

    “你们看这件法袍如此崭新,好像新近炼就?”穆星河眼神凝重说道。

    “法器级法衣,这……这莫不成也是出自沧澜居那位手中?”

    “呵呵,修炼界除了段天南,还有谁能炼制出法器?”

    “唉,可惜段天南这次得罪了这么势力,要不然,日后也许还能请他为老夫炼制一件法器……”

    “可惜了……可惜了……”

    听着堂中议论,苦竹道人眼神一动,束音成线向身侧白丹青问道:“白小友,令师竟然还精通炼器?”

    白丹青淡然拿起茶盏,同样以传音回到:“我师学究天人,炼丹铸器制符摆阵,无所不能,无所不晓。”

    “嘶……白小友,莫要忘记老道之前请求,到时候劳烦你向令师美言几句……”

    “苦竹前辈言重了,白某自当为您引荐……”

    两人简短的对话中,场中围着柳丙丁和茅昭乾游走的茅大方,脚步越来越快,手中茅山金钱剑挥出道道灵光。

    旁边布阵的茅山众多高手,眼神微微一动,手中所持布阵器物光华大盛,相互勾连现成一道直径大约三米的光柱。

    “开!”

    茅大方手中金钱剑猛然向上一挥,光柱冲天而起,让人目盲的白光充斥全场。

    除了白丹青苦竹事先得知,提前闭上双眼,堂中其他人无不发出声声惊呼。等到他们视力恢复,却见原本盘膝而坐的茅昭乾,

    此时凌空而立,双眸冷漠板着脸看着众人。

    “茅山有何变故,为何请我下界?”茅昭乾缓缓开口,语气森然。

    茅大方反手握剑,对着茅昭乾,应该说已经被凌凤骄真灵俯身的茅昭乾躬身一礼:“今日请师尊下界,乃是为了师尊飞升前下的

    一道命令……”

    全场仅有茅大方讲述柳丙丁当年被凌凤骄下令通缉之事,其他人大气不敢出,屏气凝神看着‘凌凤骄’。

    不过,让人感到不解的是,这位茅山派选出来被凌凤骄俯身的伏魔手,此时身上的威压与被俯身之前毫无两样。

    ‘奇怪,按理来说,凌凤骄飞升前已经是天师境巅峰。飞升仙界几十年,修为肯定也有长进,哪怕一道真灵下界,就算没办法将

    茅昭乾修为提到天师境,最少也得提上一个小境界吧?’

    ‘怎么还是宗师中段?不对啊,堂堂仙人下界,难道一点修为加成都没有?’

    ‘奇怪,号称请神术,怎么一点空间波动都没有?’

    疑惑的眼神不断在堂中交汇,这时候已经茅大方已经回禀完,轮到柳丙丁这个当事人上场,正在哭诉自己这些年如何不容易,

    如何后悔,说得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齐凌拉拉穆星河衣袖,后者几乎不见点点头,隐晦向苦竹道人所在方向努努嘴。

    旁边几名宗师境见状了然,反正今天有苦竹道人这位凌凤骄生前至交在场,茅山派真 要搞把戏,肯定瞒不过此老。

    “嗯,既然你有悔过之心,本座自然可以网开一面,罢了,茅山上下听令,于今日起,撤销当年本座所下追杀令。”‘凌凤骄’轻喝

    一声。

    “谨遵师尊(师伯)法旨!”

    茅大方等人见状齐声轻喝,在场诸多强者面面相窥,道协那边的吴天洪更是一副日了狗的表情。

    “仙凡有别,此界本座不可久待,尔等需勤加修炼,争取早日飞升,本座去也!”不等众人反应,‘凌凤骄’一声轻喝,话音一落,

    原本凌空而立的茅昭乾突然身躯一软,跌坐到地。

    “哎呀,这发生了何事?”茅昭乾一声痛呼,得获现场无数道怪异眼神。

    这就是你们茅山派请神术?

    特么你们确定没把我们当猴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