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真真假假
    这场面众人要是还看不出端倪,那真是一把年纪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你……你们这……这就是你们茅山派的请神术?”吴天洪气得鼻子都歪了,手指颤颤指着茅昭乾。

    穆星河等人虽然没说话,但都眼神玩味看了过去。

    特么你们茅山派想给柳丙丁开脱,也不能将我们这群人当成傻子糊弄吧。

    难道布个法阵,弄点灵气当光效,再向茅昭乾学凌凤骄说话语气,前后百来字台词就将这事弄完了?

    五毛特效、三流演技的小剧组也比你们专业好不好?

    感应到在场诸人看向自己等人怪异目光,茅大方此时也豁出去了。

    他手持茅山金钱剑,一抖身上灵光微闪的法袍说道:“怎么?吴先生有什么异议不成?要知道有些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

    这质问,可是怀疑我茅山派上下以先师名头忽悠在场诸多同道?”

    明显就这样好不?

    齐凌等人暗中腹诽,几名高手性子比较直,刚刚打算站出来,却被临近好友拦住。

    “苦竹前辈在这里呢!他老人家都没发话,什么时候轮到我们当出头鸟?”

    “等着看吧,糊弄我们也就罢了,他茅山派这次玩到苦竹前辈头上,肯定有他们苦头吃……”

    “柳丙丁一事乃是吴家弄出来的,他吴天洪当然着急站出来质疑,我们且看看就好,别被吴家当枪使……”

    场面窃窃私语,众强者可不蠢。

    虽然千里迢迢赶来看了一场闹剧,大家心中多少有些不喜。

    但只要不涉及自己切身利益,大家可不想跟茅山派怼上,尤其现在还在对方主场之上。

    “少扯其他,吴某乃是道协调查小组组员……”吴天洪猛然挥手,未等他话说完,茅昭元已经哼了一句:“貌似你们道协这次南下

    调查的对象,乃是南粤沧澜居,今日转道三吴,难道我茅山派的事务也在你们调查范围内?”

    “你!”吴天洪一滞,转身对何宇齐说道:“何组长,茅山派所为你可都看在眼中,难道让他们这么糊弄修炼界众多同道不成?”

    何宇齐刚服下伤药将脸上红肿压下,听到吴天洪这话,小心看了一眼端坐主位的苦竹道人。

    相比开始时拿捏官腔,他现在可不敢作妖,走到苦竹道人面前躬身一礼:“老会长,在场修为您最高,辈分您也最高,此事您的

    意思是……”

    众人纷纷看向苦竹道人,茅山等人眼神微凝。

    虽然白丹青事前承诺搞定此老,可大家都知道,到了苦竹道人这个层次,寻常利诱根本不起作用。

    柳丙丁也是眼带担忧看来,这次计划中,苦竹道人乃是最大变数,如果此老真的提出质疑,那么今天要收场就难了。

    全场都死死盯着苦竹道人,唯有白丹青与钱炎枫神色淡然,果然,苦竹道人开口了,此老轻咳一声,双眸扫了一眼何宇齐:“老

    道的意思?这话说得,老道反而要问何会长,您问老道这话有什么意思呢?”

    “唉,老会长说笑了,何某在您老面前那敢称得会长两字,何况何某也就是个副的……”何宇齐闻言大惊,连忙拱手求饶。

    道协总共只有一个正会长,下面设置三名副会长。

    不过,北方修炼界对何宇齐这三名副会长,一向都是依照官场规矩,称呼中自觉将那个副字摘掉。

    久而久之,何宇齐也就默认,谁知道今天遇到苦竹道人这位第一任道协会长,这特么就尴尬了。

    其他人见状暗暗好笑,可别说,自从道协被官方架空之后,何宇齐这些道协高层已经逐渐官僚化,越来越不像修炼者了。

    苦竹看了看何宇齐,轻声笑道:“刚刚你不是亲眼见到凌天师降下法令吗,既然如此,人家茅山派依令行事就是了,怎么还来问

    老道的意思?别忘记,你我都是前来观礼的宾客,俗话说客随主便,难道你何宇齐还要喧宾夺主不成?”

    “这……”何宇齐听到这话,瞬间傻眼。

    穆星河等期待苦竹道人主持公道的高手,也是被吓得眼神发直!

    特么我们没耳花吧?

    苦竹道人居然承认茅山派这场拙劣的闹剧?

    不是说苦竹道人乃是凌凤骄好友吗?

    以此老的修为辈分,居然任由茅山派作践自己老友的声名?

    无数眼神暗中交汇,众人心中疑惑丛生,不过也有几人眼神微凝看向坐在苦竹身侧的那袭白衣。

    白丹青,原南粤白家继承人,现南粤沧澜居段天南首徒。

    “这事绝对跟段天南有关!”穆星河眼神凝重,压低声音说道。

    齐凌与其他人几名西云宗师境点点头,他们上次都是在西云见识过段皓威势的人物,对于这位只身一人压得西云退步的化境宗

    师再了解不过。

    “要让苦竹前辈这等存在做伪证,恐怕付出代价我等无法想象。茅山派绝对不会为了柳丙丁做到那种程度,如此一来,也只有那

    位天南真人了!”

    “可怕,远在南粤,此人都能遥控茅山上下以及苦竹真人行事,段天南实在深不可测……”

    堂中基本都是宗师境,西云几名高手再如何压低声音,其他人也能清晰听到。一时间,堂中人人压下心中疑惑和不满,转而点

    头拱手向茅山派与柳丙丁祝贺此事得到完美解决。

    这形势,还分辨什么真假,反正真真假假不伤害到我们的利益,谁特么傻逼跳出来找不自在,还不如大方点承认下来,可以结

    交茅山派沧澜居和苦竹道人呢。

    看到这一幕,道协等人脸色十分难看。

    那些跟着过来打秋风的道协成员,一个个眼神微动‘人家连苦竹道人这等前辈宿老都能驱使,我们这十几块料就要上云霞山问责

    对方?’

    ‘何会长,您确定我们上云霞山后,可以完整下来?’

    何宇齐没想到,自己还没到南粤,已经栽了一个不小的跟头。

    他向苦竹道人行礼后,默默退到一旁,任吴天洪再如何使眼色,也不敢上前一步。

    至于尤安这位青牛谷上代谷主,此时已经不在后悔掺合进来,而是在思索,如果才能顺利脱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