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1章 脑补的威力
    最近修炼界发生的大事真是一桩接一桩,让人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那边茅山派两则宣言还没落下尘埃,闽东窦家已经跟合欢宗怼上了。

    因为忌惮闽东龙组,所以闽东窦家不敢乘坐容易泄露行踪的飞机。

    他们派出暗劲以上的族人,分成数部越野车赶往闽东、南粤边境。

    只是,让窦家始料不及的是,正当他们踏出闽东时,数十名相貌出众,体态风流的女子突然冒出来,将自己一行包围起来。

    这些女子不等他们反映过来,一个个秋水顾盼,娇笑连连,腰肢晃动隐有暗香盈盈,众窦家高手瞬间眼神发直,看得口流涎水

    ,丑态百出。

    “合欢宗!”窦彬咬着牙,他身为血神教高层,当然知道这伙女子的难缠。

    这时候,一声长笑从山林内传了出来:“嘿嘿,窦老儿,此路不通,退回去吧!”

    笑声未尽,衣袂破空,四道身影落入场中,乃是一名身穿长衫的中年老帅哥和三名宫装绝色女子。

    “拜见太上长老!”

    数十名合欢门人欠身行礼,窦家众多高手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了对方媚术,纷纷发出惊呼。

    “我的天,这是四名宗师境!”

    “这里怎么会有四名宗师境?”

    ……

    窦彬手按腰间一口漆黑刀器,挥手喝止窦家族人,凝重看向东方俊:“阁下既然喝破老夫名号,为何不自通姓名?”

    东方俊闻言大笑,手中折扇拍拍手心说道:“窦老鬼,几年前老夫还上血神教做客,怎么你这么快就认不住老夫来?”

    “几年前?难道!难道你是东方俊那个老不修!”窦彬闻言大惊。

    素娘三女对东方俊翻翻白眼,自从服下甲子丹,您这套路已经耍了不下一百次了。

    “呵呵,别说老夫不念旧情哦,你现在带着窦家退回去,大家还是老朋友,要不然,我们合欢宗真不客气了!”东方俊自恋摸索

    着颔下短须,对着窦彬戏谑一笑。

    窦彬闻言大怒,沉声喝到:“东方兄,你们合欢宗的胃口未免太大了,难道你们有信心吞下沧澜居后,抗衡我血神教?”

    “段天南敲断丁某一条腿,丁某宗门自然有借口可以向段天南发难。而你们合欢宗呢?你们拿什么借口参与进来,别说段天南向

    你们的门人耍流氓!”丁力刚刚被一名合欢宗门人迷得不轻,此时羞怒之下也站出来发话。

    窦文辉这位窦家族长也是愤然喝到:“东方前辈,眼下不比前朝,官方不会允许修炼界大乱影响到世俗界。你们师出无名,哪怕

    攻下沧澜居,事后也得在官方的压力吐出来。”

    “与其这样,你们还不如干脆与我等合作。大家合力攻下沧澜居,事后好处对半分!别忘记,阿陀寺慧安那秃驴南下的时间,已

    经不足两天了。”窦彬大手一挥,心中却暗打算盘。

    ‘到时候我师兄已经赶来,看你们合欢宗这群骚狐狸要怎么收场。’

    窦家几位领头人相继开口,威迫利诱全用上,但让他们郁闷的是,东方俊四人满脸嘲讽,笑而不语。

    “那个……恐怕窦老鬼你有件事搞错了。”东方俊轻咳一声:“其实,我合欢宗已经与沧澜居结下联盟,这次埋伏你们窦家,就是

    老夫主动要求的。”

    一言落下,全场皆静。

    窦家上至窦彬,下至刚刚踏入暗劲的某位族人,全部嘴巴微张,被东方俊这话震得一阵发愣。

    合欢宗什么时候与沧澜居结盟了?

    这不科学啊!

    上次修炼界不是传闻你东方俊与六名宗师联手围攻段天南,随后被后者击败交出大量天材地宝赎命吗?

    怎么这一转眼,你东方老鬼就跟段天南结盟了?

    相比窦家其他人被这消息震得双眸发直,窦彬心中却骤然生出一个可怕猜想‘难道说,上次那件事六名强者被逼交出修炼资源赎

    命一事,乃是一场阴谋?’

    ‘合欢宗,绝天派,风火门、鬼影老人……’

    ‘莫非这些势力其实都是段天南那边的……’

    ‘阴谋,惊天阴谋,太狠了,太毒了……’

    ‘该死,如果有这么多宗师境站在段天南那边,再加上茅山派、丰都门、京城花家、明家……’

    窦彬越想越怕,他突然发现,血神教对沧澜居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仅凭窦家和烈血宗送来的资料,再加上丁力的描述便轻易决定对段天南下手,这实在太危险了。

    ‘我们早该猜到,段天南既然能坐拥两条完整灵脉,哪是简单人物?不行,我得将这个消息送回宗门,要不然,要出大事!’

    窦彬想到这里,眼神骤然一凝,腰间刀器挥出一道长约十米,宽如门板的刀芒:“杀!”

    犹如一声令下,闽东、南粤交界这处人迹罕见的山林,一场大战轰然爆发……

    正当窦家与合欢宗开战时,闽东龙组也通过探子得知窦家有大动作一事,一时间,闽东龙组几乎倾巢出动,甚至惊动了东部军

    区的大佬。

    “喂,贺老鬼,窦家那些王八蛋好像过去对付段天南了,你让他小心点。劳资已经派三辆武装直升机赶去拦截,不过很可能赶不

    上了!”东部军区司令部,一名剃着板寸头的白发老者抓着电话说道。

    电话那头贺太行听到这话,脸色微沉说道:“你先给京城方面打电话,我这里派人过去拦截,二十分钟后,我再打电话给京城。

    ”

    “行!不过我得提醒你,段天南现在还不是我们军方的人,你跟他交情归交情,可不能越界掺合到修炼界这摊破事里去。”板寸

    老者沉声说道。

    “放心,我有分寸!”

    随着一阵电话忙音,南方军区两架武直-19盘旋而起,向着闽东、南粤边境飞去。带队正是岩虎和烈豹这两位离龙小队分队长。

    ……

    而此时,川中岷江源头,血神教祖地深处,烈火神君这位烈血宗宗主,正恭敬跪在一方血池前面。

    “呵,灵脉吗?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完整的灵脉,真是天助本座啊!”狂笑声来源于血池深处,伴随着阵阵浓稠血泡,一口阴森巨

    棺正在逐渐上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