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血案
    四桨叶单旋翼搅动气流产生了巨大噪音,两架武直-19飞快向着闽粤边界冲去。

    领头那架武直-19上,岩虎身穿特制迷彩服,双臂紧抱一只犹如消防栓粗细的狰狞枪械。

    他按了按头盔上的耳麦说道:“烈豹,等下窦家要是不肯退去,你就将队伍带回,劳资以私人身份跟他们拼了。”

    “呵呵,只许你这大块头讲义气,难道我烈豹没种干一票?”烈豹在另外一架武直-19上戏谑一笑。

    岩虎闻言笑骂道:“我那是为报答上次西云边境天南真人的救命大恩,你干啥要扯进来?别忘记我们离龙小队的特殊性,这事做

    下去,关禁闭受处分都算轻了……”

    烈豹一边擦拭手中造型奇特的重阻,一边嘿嘿怪笑:“少废话,你肩章撕了没……”

    “早撕了……”岩虎看了一眼放在身边代表离龙小队的肩章,咧嘴一笑,默默将手中激光炮上膛。

    ……

    正当南方军区两架武直-19奔赴闽粤边境时,东部军区三架直升机已抢先追到两省交界。

    相比南方军区,东部军区这次只派了三个普通作战小队,领头是一名三十出头,皮肤黝黑的军官。

    “翻过山林就是南粤省了,全体都有,检查枪械!”这军官一声轻喝,咔嚓声中,将士们纷纷将子弹上膛。

    看了一眼身后停放的三家直升机,他无奈摇摇头,两省边界乃是一处占地极广,地形复杂的山林,这种杀器根本发挥不出作用

    。

    要在平原地区,管你什么宗师境,机关炮一开,几发反坦克下去,全部特么轰成渣渣。

    眼见众人准备妥当,他看了一眼头盔内衬夹着那张相片,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一挥手:“跟我来!”

    言罢,他端着一把微冲猛然冲入不远处的山林,将士们一言不发纷纷跟上,只留下几人看守三架没有用武之地的直升机。

    ……

    “东方老鬼,你们合欢宗真要与我血神教宣战吗?”窦彬挥出一道刀芒逼退试图偷袭的素娘,狠狠瞪向自己拍出数十道掌印的东

    方俊。

    东方俊满脸戏谑,手上动作可不慢:“窦老头,既然我合欢宗选择站到段天南一方,当然做好跟你们血神教开战的准备。”

    “哼!你这个决定,会将合欢宗带到万劫不复的处境……”窦彬拼着硬抗东方俊三道掌印,一刀劈飞红裙女子冲出包围圈。

    素娘见状大惊,扶起红裙女子,发现后者肩胛一道刀痕深可见骨。

    “追!不能让这老鬼逃走!”素娘大怒。

    东方俊看了一眼场中几乎一边倒的战况,冷冷笑道:“师妹先去,老夫料理窦文辉后就来。”

    “好!”

    素娘脚步一点向窦彬逃离方向追去,沿途但凡阻到去路的窦家族人,全被此女以重手法击飞。

    东方俊嘿嘿一笑,身形一晃,三道青濛濛的掌印击向与长发女子激战的窦家家主窦文辉。

    ‘苦也!’窦文辉大骇,自己抗衡长发女子已经很勉强了,现在还来一个更加难缠的东方俊?

    果然,不到数息,窦文辉已身受重伤,岌岌可危。

    ……

    随着窦彬逃离战场,窦家兵败如山,仅仅数十息,连同窦文辉在内二十七人,全部都被拿下。

    “师兄,这里我看着就好,您去帮师姐!”长发女子扶起红裙女子,对东方俊说道。

    东方俊沉声吩咐道:“你将这些人修为封住,全部押到沧澜居。上次段天南以每人两千灵能的价码,从京城世家手中得到十万灵

    能。这次说不定轮到我合欢宗发一笔,尽量留他们一口气,可别弄死了。”

    言罢,东方俊一步迈出十多米,身形如鹤紧随素娘留下的痕迹追上去……

    山林深处,窦彬手持黑刀,埋头狂奔,紧呡的双唇不时咳出大量血沫。

    “窦老鬼!你跑不了……”一个充满愤怒的女声从身后远远传来,窦彬脸皮一抽,暗暗叫苦。

    这女人太疯狂了,每当自己施展血光遁甩开她一段距离后,此女很快就追了上来,显然也是动用某些瞬间加快身法的禁术。

    “只要冲出这片山林进入闽东省……他们就没办法了……”窦彬紧咬牙关,一日数次使用禁法,他也几乎到了强弩之末。

    ‘还好就快到了……’发现眼前出现早上路过的小径,窦彬大喜,

    正当他庆幸自己将要逃回闽东时,对面草丛微微晃动,突然冲出一名手持微冲的黝黑军官。

    ……

    四目相对,仅仅一瞬。

    这位军官虽然不是修炼者,但反应不慢,一个战术翻滚避开一道刀芒,手中微冲喷出橘红火舌。

    “杀!”

    “哒哒哒……”

    喊杀声,枪械声,瞬间给素娘和东方俊指引了方向,两人施展身法飞快赶来。

    “滚!”窦彬大急。

    生路被阻,后有追兵,他哪顾得上对方身份。凭宗师境犹如鬼魅的身法,避开道道子弹交织的火网,手中黑刀每次挥出便有一

    名将士饮恨倒下。

    “混蛋!给我顶住!”军官见状大怒。

    可惜他们总归不是离龙小队,手上也没重型枪械,仅仅数十秒,便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该死的合欢宗,逼得老夫杀了东部军区的人……”窦彬脸色十分难看,掠上小径之前,黑刀猛然挥出,一道刀芒横扫全场,摧

    飞无数林木掩饰行踪。

    ……

    十来息后,东方俊与素娘追到这里,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不由得脸色大变。

    “这里还有个活口!”东方俊身形一晃,掠向黝黑军官,眼见后者气若游丝,连忙渡过一缕真气。

    “军爷,那人哪去了!”东方俊知道这军官坚持不了多久,连忙沉声问道。

    黝黑军官张了张嘴巴,刚抬起右手,突然身躯一僵,瘫倒下去。

    “人走了!”素娘无奈摇摇头。

    东方俊眼神凝重,探手将军官圆瞪双眼阖上。

    刚要起身,却见到旁边一顶沾满血迹的钢盔,里面内衬夹着一张照片,照片中乃是一名相貌平凡,满脸幸福抱着婴儿的少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