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钱家的选择
    见段皓将话说得这么满,东方俊与素娘反而对那五万灵能没什么期望。

    东方俊轻咳一声,将话题扯开:“天南真人,后天与慧安南下,同行还有金刚门、寒月寺和白碑寺的强者。不如老夫与师妹暂留

    云霞山,多少也能帮您拦下两尊宗师境。”

    周天石等人露出意动之色,看向合欢宗的眼神缓和不少。

    让他们意外的是,段皓淡淡摇头:“你我双方并没订立盟约,此事就不劳烦贵宗了。”

    “这……”东方俊闻言一滞,正待他打算趁机提出结盟请求时,素娘拉了拉他的衣袖。

    “呵呵,这次有劳诸位阻拦闽东窦家,段某在此谢过了!”段皓淡淡一笑,端起茶盏。

    眼见人家端茶送客,东方俊只能带着素娘离去。

    至于元淳儿,却被他以‘老夫之前冒犯天南真人,此女乃是赔礼,岂可带回!’为借口留在云霞山。

    “杜老,你在二楼收拾一个房间让淳儿妹妹住下。”周馥兰向杜灵尘吩咐一声。

    杜灵尘知道周馥兰有意为沧澜居拉拢合欢宗,点点头将元淳儿带下去。

    不过相比之前热忱,得知此女与杜若有过节后,杜灵尘态度冷淡了不少。直接给了一个房间就走人,气得元淳儿连连跺脚。

    ……

    这时候,合欢宗与闽东窦家在闽粤边界开战的消息,也被许多关注南粤局势的势力打探得知。

    不过因为有军方介入,所以他们并不知窦彬还击杀了东部军区三十六名将士。

    京城吴家祖地,六戒堂。

    吴天宇脸色难看说道:“合欢宗,虽然是隐世宗门中垫底的存在,但最少也拥有五名宗师境……”

    坐在他旁边李家家主李震山,点点头:“没想到合欢宗也入场,如果加上茅山派,那段天南那边的赢面就大了许多……”

    “反正我们钱家不想跟段天南作对,以后这种事,你们两家商议就好,老身可不奉陪了!”钱云仙坐在一旁,发出一声冷哼。

    吴天宇与李震山听到这话,面色都不大好看。

    旁边吴霆嘿嘿一笑:“钱前辈此话不妥,京城世家可是一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您不愿与他段天南为敌,可人家不一定放得过

    你啊!”

    钱云仙双目含煞,正待发作却被身后一名白衣男子拦住:“段天南有没意思与我钱家为敌,钱某倒是看不出来,可之前吴弘强抢

    我钱家天官印玺一事,却是已经发生,不知吴世兄对此事如何解释?”

    白衣男子长身而起,戏谑看向吴霆,后者闻言讪讪不语。

    吴天宇对钱云仙拱拱手:“远山世侄所言不差,天官印玺毁于段天南手中,吴弘确实要负一定责任。这样吧,我吴家先拿出两万

    灵能作为赔偿,并且承诺一旦解决段天南,事后划分利益时再对钱家弥补一二,两位看这样如何?”

    李震山点点头沉声说道:“云仙,老吴这个提议诚意满满了,难道你们钱家真打算因为一个段天南与我等分道扬镳吗?”

    一人利诱,一人威迫。

    钱云仙脸色沉了下来,她知道,如果此时拒绝吴天宇的提议,那钱家就是与吴李等家族撕破脸皮了。

    ‘没想到我钱家连置身事外都没办法,可问题是,此事还有阿陀寺血神教两大隐世宗门插手其中。估计哪怕扳倒段天南,我钱家

    也别想分到什么好处……’

    ‘可要是不答应,只怕日后在京城,钱家上下的处境堪危……’

    钱云仙眼神微凝,正当她左右为难时,旁边一袭白衣的钱远山双唇微动,束音成线道:“姑母无需担忧,段天南非常人,别说吴

    李两家,只怕阿陀寺和血神教都不一定能够讨得好处……”

    听到这话,钱云仙心中一定,因为她知道,自己这个侄孙从小眼界不同寻常,既然敢这么说,那就表示其对段天南的信心不止

    八成了。

    “呵呵,只怕要让两位兄长失望了,家族事务繁多,老身先告退了!”

    钱云仙微笑起身,在吴天宇与李震山冰冷的眼神中微微欠身,带着钱远山转身走出六戒堂。

    啪!

    眼见钱家两人头也不回扬长而去,吴天宇气急之下,竟然将剩下黄花梨太师椅的扶手捏成粉末。

    “可恨,可恶!”吴天宇愤愤怒喝。

    李震山点点头,阴沉着脸说道:“现在对付段天南要紧,等事后再清算钱家,不过我们可以下令让家族终止与钱家各方面的合作

    。”

    “哼!正当如此!”

    吴天宇冷冷一哼,刚想吩咐吴霆去办,却见到一名管事脚步匆匆进来。

    “禀告老祖,沧澜居刚刚发话了,闽东窦家连同家族窦文辉在内二十六人,加上血神教血神老人二弟子丁力,总共折算赎金十五

    万灵能,如果两天之内看不到血神教带灵能上云霞山,他们将会把所有俘虏废去修为充当药奴。”

    “什么!”

    “他段天南竟然如此?”

    吴天宇与李震山闻言大惊,前者更是因为情绪激动,将剩下椅子另外一只扶手也捏成粉末。

    ……

    段皓向血神教索取十五万灵能赎金一事,几乎震动了整个华国修炼界,大部分人震惊段皓胆量的同时,也有不少人暗中冷笑。

    “简直自寻死路,血神教可不比京城世家,段天南此举无异于当面打脸,以血神教的霸道,呵呵呵……”刚下飞机抵达南粤的何

    宇齐,听到这消息,笑得很冷。

    吴天洪点头附和道:“阿陀寺还没解决,他又给了血神教这么一个入世的借口,简直找死。”

    经过服丹调息,陈子恒伤势好了许多,总算说话不漏风:“我们得尽快赶去,万一去太慢,这到处树敌的段天南说不定就被人抢

    先灭掉,那我们可就白跑一趟了。”

    “陈兄所言甚是!”何宇齐抚掌大笑。

    吴天洪也是点头附和,唯有尤安埋头不语,几次吃亏后,这位青牛谷前代谷主都快对段皓产生心理阴影了。

    ‘段天南不是无的放矢之人,只怕此事有蹊跷,本座得见机行事,免得又栽了跟头。’尤安不屑看了一眼旁边几乎弹冠相庆的几人

    ,心中暗暗盘算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