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6章 禅房对答
    正当道协一行赶往云霞山,试图抢下(送上)一血时。

    京城护国寺,方丈禅房中。

    一名须眉皆白的老僧,笑眯眯摆弄面前一套粗陶茶器,对面一名身材高大,俊朗不凡的年青僧人手持念珠,犹如婴儿般清澈的

    眸子紧紧看着面前浮沉跌宕的碧绿茶叶。

    “阿尼陀佛,师兄真不愿意与师弟南下?”看着老僧奉到自己面前的茶盏,青年僧人口诵佛号说道。

    老僧嘿嘿一笑:“师弟身边已有寒月寺慧空师弟、白碑寺慧觉师弟和金刚门尹师弟护法,多老僧一个不多,少老僧一个不少。”

    “阿尼陀佛,师兄离寺已五十载,难道真想在这护国寺终老吗?”青年僧人眉头一皱。

    老僧轻呡一口自己烹制茶水,轻叹道:“护国寺很不错啊……”

    “灵气,资源,功法全无,何来不错一说?”听到这话,青年僧人犹如婴儿般清澈的双眸瞬间锐利起来。

    “护国寺可以渡人,阿陀寺可以吗?”老僧笑如清风,略微发黄的眸子迎上对方目光,竟然丝毫不畏。

    禅房寂静一片……

    许久之后,紧闭的房门被青年僧人推开,两名在外面等候已久的老僧和一名光头赤膊的壮汉连忙迎上来。

    其中一名身披大红袈裟的老僧双手合十问道:“阿尼陀佛,慧安师弟,慧愚师兄他如何说?”

    “阿尼陀佛,师兄他拒绝了贫僧的请求。”慧安口诵佛号,神色淡然。

    另外老僧竖掌苦笑道:“慧愚师兄的选择,不早就在我等预料之中吗?”

    光头赤膊壮汉拍拍背后一根粗如儿臂,雕刻无数法咒的金属长棍说道:“区区一个段天南,哪怕如同传言中那样乃是一尊道武双

    修化境宗师。以我等三人联手也能将其拿下,别说无需请动慧愚师兄,便是慧安师弟都不用下场。”

    两名老僧闻言没有反驳,口诵佛号不止。

    慧安淡淡一笑:“尹师兄不可妄动嗔怒,我等此行,只是准备向段施主询问澄明世侄一事罢了。”

    “阿尼陀佛!”两名老僧口诵佛号。

    尹万奎嘴角微抽,无奈四人中修为地位都轮到他最低,只等埋头不语。

    慧安看了一眼身后紧闭的禅门,清澈的眸子露出一抹无奈,只得带着其他三人转身离开。

    只是他们没想到,等他们离开后不久,法号为慧愚的老僧,却来到另外一间禅房之中,盘膝坐到一名唐装老者面前。

    “阿弥陀佛,花老鬼,老僧这次不惜放弃重返宗门的机会,你要是没点表示,可别怪老僧不客气!”慧愚显然与唐装老者极为熟

    稔,坐下后就指着对方笑骂道。

    这唐装老者正是花家老祖花万均,此老嘿嘿一笑:“老和尚,别以为花某不知道,你早就厌烦阿陀寺那一套,要不然你也不会在

    五十年前躲到这护法寺来。”

    “哼哼,反正老僧不管,你这老鬼要不给点好处,别怪老僧自己弄张机票赶去给你那孙女婿添堵。”慧愚戏谑一笑,哪有之前跟

    慧安打机锋时的模样?

    “你这秃驴,罢了罢了,一斤大红袍,一斤西湖龙井再加我那套汝窑茶具,就这些了!”花万均无奈一笑。

    “足够了,足够了!”听到大红袍和西湖龙井,慧愚笑得老眼都眯起来了。

    花万均与其笑骂一阵,这老僧拿出茶具,一边操持一边问道:“花老鬼,别怪老僧多嘴,听说这次合欢宗为了段天南,于闽粤边

    界与闽东窦家发生大战。你也知道合欢宗那是些什么存在,小心你那孙女婿被人家拐走哦!”

    “呵呵,老和尚多虑了,不说这段小子刚见浅语就送出两件法器,只说凭我花家小公主的相貌,合欢宗那群骚狐狸就无法比拟。

    ”花万均摇摇头说道。

    慧愚闻言刚想开口,却被禅房叩击声打断。

    “何事?”慧愚沉声一喝,语调浑厚,让人闻之心神一震。

    “师祖,南粤出大事了,段天南以窦家二十七名高手连同丁力在内,向血神教索取赎金十五万灵能!”一名小沙弥推门进来,小

    心将一封密信放到案桌上。

    挥手示意小沙弥退下,慧愚拿起密信看了一遍,将其递给对面花万均笑道:“老鬼,你这孙女婿太能折腾了吧?你这刚刚为他减

    去老僧这位半步神境,他就怼上血神老怪了。”

    “特么,这小子!”花万均看完密信,难得爆出粗口。

    慧愚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血神老鬼可不简单,当初他渡天师雷劫失败,正好赶上那场乱世。为帮他治伤,血神教做了许多令人

    发指的血案。虽然事后被那位大人清算导致血神教元气大伤,但血神老鬼通过那场战争得到的好处太多了。老僧估计,这老怪

    修为恐怕距离半神不远了。”

    花万均越听脸色越差,起身来回走动,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最后只能看向慧愚:“老和尚,要不……”

    “别!老僧这次拒绝慧安已算是堪堪踩到宗门红线了。如果出手帮你孙女婿对付血神老怪,那牵扯的事情可就大了!当初血神老

    怪犯下那么大的事,建国后依旧能在那位大人清算下逃得一命,你该不会以为血神教就这么点实力吧?”慧愚连连摇头。

    “该死,这要如何是好!”花万均大急。

    他知道慧愚所言非虚,以这老僧身份,要人家去对付血神老人,怎么都说不过去。

    拒绝慧安已是看在两人五十多年的交情了,要不是关系铁,真当这种存在看得上那两斤茶叶和那套茶具?

    “呵呵,花老鬼,你也别急,他段天南既然敢惹血神教,估计早就做好抗衡血神老人的准备。假如什么都要让你这个花家老祖出

    力,此人也配不上浅语丫头了。”慧愚挑挑眉说道。

    花万均面沉如水,久久之后只能发出一声长叹:“老和尚,你是不知道,浅语那体质,世上可能仅有这小子有能力解决。要不是

    这样,我今天会向你开这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