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川中珍港异动
    假如元淳儿或者东方俊在场,出身合欢宗这种隐世宗门的他们,尚能为众人解释通脉期修仙者的可怕。

    无奈在场众人中眼界最高的周天石,其出身的南粤周家传承仅仅只有三百年,白家乃是茅山支脉,处境也与周家差不多。

    因此,受制于眼界的他们,对段皓这番话实在没多少信心。这不,他们直接撇开段皓,开始商议要如何请人过来相助。

    “你们……”见到这么一幕,段皓哑然失笑。

    周馥兰翻翻白眼说道:“去去去,照看你那两条灵脉之灵去,这些事情你不用管了。”

    段皓心知任自己此时如何解说,这群人都不会相信自己能够横推神境以下,只得摇摇头转身离开。

    一步迈出,段皓凌空虚渡于波光粼粼的沧澜湖湖面,眨眼来到湖心正中。

    “相比之前,湖水灵气最少减了七成,而且灵气散而不聚,看来相比元气大伤的云霞山灵脉,沧澜湖灵脉已经开始枯萎了……”

    段皓用灵识稍微一探脚下湖水,发出一声长叹。

    “罢了!且做最后一次努力,如果再抢救不过来,只能在近期寻找一条没有灵性的灵脉让沧澜湖灵脉同化了。”低声喃喃中,段

    皓轻点脚下湖水,阵阵涟漪形成一个幽深漩涡将他身躯吞噬进去……

    川中岷江源头,血神教祖地深处。

    粘稠的血池之前,烈火神君手持一面青玉板,脸色阴沉可怕:“师叔,段天南通过南粤龙组发话,将丁师弟与您窦家上下二十六

    名暗劲以上高手向我等索要赎金十五万灵能!”

    “什么?那小辈竟敢如此?”一名**上身盘膝端坐在血池中的老者闻言大怒,豁然睁开双眼,满头白发激荡不止。

    烈火神君点点头:“烈血宗传来的消息,绝对错不了,段天南还说,如果两日内见不到我教派人送灵能上云霞山赎人,便会将丁

    师弟他们修为全部废掉扣下来当药奴。”

    “小辈!小辈猖狂!可恶,可恨,该杀!”窦彬听到这里,再也坐不住,猛然起身,露出胸前背后数道几乎可以见骨的伤口。

    “嘿嘿……师弟伤势不轻,忌怒忌嗔,坐下疗伤吧……”笑声从血池深处传来,阴沉沙哑。

    窦彬深深吸了一口气,不顾伤势转身对血池躬身一礼:“师兄,我这伤势想要痊愈,最少需要五天时间。不如您与烈火师侄带人

    手先行一步,总不能让丁力等人被那姓段的小辈废了修为……”

    “呵呵,不就是十五万灵能吗?烈火,你带灵能去南粤一趟,先将人赎回来再说。”血池深处传来的声音充满了戏谑。

    烈火神君与窦彬相视一眼,后者迟疑说道:“师兄,阿陀寺慧安后天就要南下,如果我们不抢在这些秃驴面前拿下云霞山……”

    “嘿嘿,后天南下,时间足够,盘膝坐好,我帮你疗伤。”血池深处那声音刚刚落下,数道粗如儿臂的血鞭呼啸而出,瞬间将脸

    色大变的窦彬抽飞。

    化境修为的窦彬人在半空已经喷出大量淤血,刚跌入血池,便感到无数血气蜂拥而来从自己周身毛孔渗透而入。

    “血河滔天,给本座起!”一声厉喝,血池掀起三米高的血浪将窦彬淹没进去。

    “啊……”

    不敢理会身后传来的凄厉惨叫,烈火神君小心退出密室。

    正当他携带十五万灵能向南粤赶来时,远在珍港的郑家,郑洪霄脸色凝重扬扬手中一封密函:“看看,为父说得不错吧,还好没

    掺合进去,要不然我郑家非招来大祸不可!”

    郑弈琴拉拉衣领做工考究的领结,苦笑说道:“要不是确切知道这消息准确无误,我都不敢想象,居然有人敢向血神教这种隐世

    宗门索取十五万灵能。”

    “大哥说得没错,这位段天南,我们郑家,惹不起!”郑弈书拿着手帕不断擦拭头顶油汗。

    “我们郑家?呵呵,别说我们郑家,便是珍港四大家族绑一起也扛不住这位。”郑洪霄冷冷一笑,转身将手中密函小心放到身后

    书桌暗格内。

    郑弈琴有些不服气:“父亲,您这话有点过了吧,我珍港四大家族当初可是能够与那位大人直接对话的存在……”

    “屁话!华国官方顾忌到民生稳定才给我们四大家族这个面子,你倒是飘起来了。”郑洪霄大怒,手中青玉手杖直接抽了过去。

    郑弈琴不敢躲,右臂硬抗了一下。

    郑洪霄见状怒火稍退,点点手杖喝到:“这些年在珍港这屁大地方作威作福,没想到小的不成器,大的也不中用。你明天给我滚

    到内地去,不看看外面的世界有多大,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郑弈书连忙上前扶住老爷子,郑弈琴不敢回嘴,堂堂郑氏集团董事长怂成熊样。

    “哼,给我下令!从今天开始,但凡我郑家族人,可以忘记爹妈,也要给老夫死死记住段天南这位存在。尤其那些经常往返内地

    珍港的族人,哪个要是不长眼睛万一惹到这位头上,别怪老夫不讲情面!”郑洪霄愤愤顿了顿手杖。

    郑家兄弟哪敢多嘴,连忙应是。

    片刻后,郑家上至退休养老的族老,下至刚刚成年管事的族人,全部收到一封以族长名义发出的邮件,上面记载了段皓大部分

    明面上的资料,同时还有一张侧面的照片。

    “段天南,这小子谁啊?”

    “不清楚,不过你看上面写着,见此人如见老爷子!我的上帝,这家伙什么来头,居然引得老爷子亲自下令……”

    “珍港,宝湾,澳关三地都没听说有段姓的大家族,这小子哪冒出来?莫非是米国那边的华裔豪商后裔……”

    无数郑家族人看着这封邮件一脸懵逼。

    他们纷纷猜测段皓的来历,不过都是往商业或者官场上面推断,至于邮件中标红的‘疑似化境宗师’六个字,完全被人忽略掉了。

    宗师什么玩意?

    比当初港督大?

    这一幕幸亏郑洪霄没看到,要不然,非气得喷血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