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九龙道堂
    果然,当夜八点,周公馆中发生了剧烈争吵,当时在场服侍的仆人们在隔天都被下了封口令。

    一些关注周家的势力,只打听到因为某笔债务,周家二房三房闹着分家,据说将周老爷子气得晕厥过去……

    豪门争家产在珍港那就是家常便饭,周家老二老三闹分家的事儿,也不是第一天。

    要是往常,大家最多将此事当成谈资说上几天,可结合昨天周宇英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异常举动,一些有心人已经从中嗅出不凡

    的气息。

    “段天南?”同为四大家族,李家老祖李明城深深抽了一口雪茄,烟雾缭绕中一双眸子烁烁发亮。

    “段天南,这名字有点熟悉,好像内地那边传过来……”三大道室的七仙道堂堂主宗君满脸疑惑沉吟道。

    ……

    这时候就体现出珍港地狭人稠的特点,不用半日时间,诸多势力就通过自己掌握的渠道打探到段皓的资料。

    “二十岁的化境宗师!无量天尊,这……这也太逆天了吧!”从南粤某家交好势力打听到段皓消息的宗君,一脸呆滞放下手中电

    话。

    “道武双修化境宗师,幸亏这位大爷没来珍港,要不然,大家都得喝西北风……”这是一名姓侯的武馆馆长,喝早茶时所说。

    另一家武馆馆长从旁边冒出来了:“侯师傅,人家段天南什么层次的人,会跟你这个连暗劲都没摸到的小角色抢资源?放你一百

    个心,人家就算过来,你那猴拳武馆也照样开,这种大人物,看不上你那几个徒弟……”

    “张师傅,亏你还说我呢?你那游龙武馆徒弟还没我多呢!”侯师傅立刻不乐意了,这家伙大实话太过伤人,让人下不了台。

    “徒弟多顶什么用,你这些年教出一个明劲的没?”

    张师傅慢慢喝了一口茶,瞥了一眼侯师傅说道:“人家段天南首徒白丹青白真人,已是宗师境强者。瞧瞧同样是教徒弟,人家的

    徒弟都能开宗做祖了,我们手下依旧歪瓜裂枣三两枚。唉……”

    这话几乎引起茶馆许多强者的共鸣,很快就有一名矮壮男子拍案而起:“劳资把话放这了,要是天南真人前来珍港开馆,劳资可

    是要奉茶拜师的,到时候谁特么都别跟劳资抢,要不然,翻脸没商量!”

    “我呸,就你地躺刀刘三这样的废物也想拜入天南真人门下?你哪来的勇气,简直做春秋大梦!”

    “刘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凭你四十岁才修炼到明劲巅峰的资质,天南真人要真收下你,岂不是败了一世英名?”

    “哈哈,说得没错,这里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刘三……”

    ……

    显然,刘三人缘不怎么样,刚刚发话就引来一阵嘲讽。

    正当他打算反喷回去时,一个不屑的声音从角落传了过来:“好笑好笑,那姓段已是冢中枯骨,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赶着往上凑

    ,这是预先烧纸排队当孝子?”

    “扑街!那个在说话,有胆量站出来!”刘三听到这话,立刻掀了桌子。

    旁边那姓张的中年武者,连同七八名高手也是猛然起身,怒目看向角落发话的一名西装青年。

    “呵呵,一群井底之蛙,让你们看点干货吧,想来以你们的水平,也没机会接触这种情报。”顶着十来名壮汉愤怒的眼神,这青

    年也不憷,淡然从怀中掏出一份复印版龙组抵报扔到旁边茶桌上。

    “装神弄鬼!”刘三冷哼了一声,上前抄起资料,匆匆瞥了一眼,身躯骤然僵住。

    “唉,刘爷,上面说什么?您倒是言语一声啊!”

    “没错,这小子要是敢诋毁天南真人,咱们今天非拆了他骨头!”

    ……

    其他人见刘三拿着抵报不言不语,开始着急呼喝。

    “天南……天南真人得罪了隐世宗门阿陀寺,阿陀寺当代行走慧安大师,将于明日率领金刚门、寒月寺、白碑寺宗师境联手前往

    云霞山……”刘三满脸惊恐,所言让茶馆响起一片抽冷气的声音。

    “我看看!”张师傅上前夺走刘三手中抵报。

    “宝湾岛陈家前往道协控诉沧澜居段天南,后者以定制丹药为借口,侵吞陈家炼丹材料无数……”

    “青牛谷前代谷主尤安通过西云龙组发出谴责……”

    “吴家派遣高层吴天洪加入道协调查小组……”

    “段天南扣下闽东窦家暗劲修为以上强者二十六人,连同血神教嫡传丁力在内,向血神教索取赎金十五万灵能……”

    ……

    一则则简讯从张师傅口中说出,震得茶馆鸦雀无声。

    西装青年连连冷笑:“怎么样,你们还敢上门跪舔吗?他段天南得罪这么多势力,能不能见到后天太阳还是未知数呢!”

    “这……”张师傅迟疑了,其他人也是埋头不语。

    相比内地修炼界,珍港武道更加式微。

    这些开馆授徒的武者,大部分修为仅在明劲巅峰或者暗劲中期,唯有三五个内家强者却没在场。

    他们眼中,宗师境已是传说中的人物,要不然也不会得知段皓修为后,一个个争相投靠。

    现在得知段皓得罪那么多大势力后,众人退缩了。

    不说阿陀寺、血神教这种几乎神话般的宗门,只说青牛谷、金刚门、寒月寺、白碑寺四宗,已是他们向往已久的存在了。

    想想段皓以一己之力抗衡这么多势力,众人心中暗暗摇头。

    “一个个没弄清楚形势,就在这里争相投靠。不就是一个化境宗师吗?难道我们珍港这边没有?用得着投他段天南?”青年男子

    抢过抵报,眼带不屑横扫全场。

    “什么?我珍港也有化境宗师?”

    “不是说笑吧?我们怎么不知道?”

    “应该真的,对方拿得出这种级别的情报,背后势力绝对不凡,没必要骗我们……”

    听到青年男子这话,茶馆众人大哗,张师傅舔着脸上前,拱手对青年说道:“这位先生,敢问,我珍港这边的化境宗师是哪位大

    仙?”

    “呵呵,您不去投段天南了?”青年戏谑一笑。

    张师傅也不动怒,嘿嘿笑道:“先生说笑,要是我珍港这边有化境,我们用得着舍近求远?”

    “张师傅所言甚是,姓段总归是外来人!”

    “不过,先生所言的化境到底是谁呢?”

    其他人纷纷附和,那青牛自矜一笑:“那位存在正是我师,九龙道堂堂主云飞扬!”

    “云堂主?”

    “云堂主踏入天师境了?什么时候,不是说天师雷劫动静很大吗?”

    “哎,前几天不是下了半小时旱雷,难道……”

    众人闻言大哗,纷纷震惊看向这青年,至于段皓这位刚刚被他们捧上天的天南真人,瞬间就被抛之脑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