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2章 茅山往事
    “没错,正是我师云飞扬,三日前与大岛山成功渡过天师雷劫,成为珍港当代首位天师境强者。”青年满脸傲然,眼见众人屏气

    看着自己。

    他下巴微抬继续说道:“我师与青牛谷、白碑寺等内地诸多宗门交好。老人家曾言,段天南此人,行事嚣张跋扈,早晚得栽大跟

    头。大家看看,眼下形势是不是佐证了我师父当初的预言。”

    “不愧是云大师,麻衣神算当真不凡!”

    “唉,这么说来,段天南此子十有**渡不过此劫了!”

    “幸亏发现得早,我刚刚还想派大弟子过去南粤一趟……”

    “我靠,你这老油条居然打算上门投效……”

    茶馆中诸多强者纷纷议论,言语不乏有贬段捧云之意。

    青年见状眼中闪过一抹得意,很快,便有强者提议换个地方说话。这一行人浩浩荡荡簇拥着这名青年出了茶馆,上了十来部豪

    车扬长而去。

    “呵呵,刘师傅,您怎么不跟过去?”茶馆老板微笑看着全场唯一留下的壮汉。

    这壮汉正是刘三这名地躺刀武者,他不屑哼了一声:“老刘我才不去呢,这次天南真人声名传到珍港,他云飞扬就跳出来,哪有

    那么巧的事情。至于什么三天前渡过天师雷劫,那更是笑话,什么都被他云飞扬赶上了!”

    “哦,那刘师傅的意思是……”茶馆老板好奇问道。

    刘三吞吞唾沫,压低声音说道:“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嘛,还不是怕天南真人向珍港伸手,触动了他姓云的利益。”

    “哈哈,人家都说刘师傅粗鲁不堪,没想到反而你看得透彻。”茶馆老板大笑。

    刘三得意挺挺胸膛:“反正我不看好云飞扬,且观望几天,如果天南真人渡得过这一关,我就离开珍港投奔他去。珍港这屁大地

    方,待久真成了井底之蛙了!”

    言罢,刘三拍下茶资,向老板拱拱手,转身走出茶馆。

    老板淡笑收好钱,旁边茶博士拎着茶壶上前问道:“组长,我已经将珍港出现化境宗师一事汇报给龙组本部了。”

    “做得好,你顺便帮刘三建份档案,如果此人成功拜入沧澜居,说不定可以发展成为一颗不错的暗子……”茶馆老板懒洋洋翻动

    着账本。

    “什么?您看好段天南能渡过这关?”茶博士大惊。

    茶馆老板嘴角微弯:“为什么不可能,刚刚南粤龙组报给总部的消息,苦竹道人在白丹青,柳丙丁陪同下已经来到南粤了!”

    “苦竹道人!我的天,这老不死如果真要帮段天南,那……”

    “嘘,慎言……”

    简短的对话,如果被刚刚那群珍港高手得知,非吓掉下巴不可。谁能想到,自己平日吹牛打屁的茶馆,竟然是华国龙组珍港分

    组的总部。

    而此时,这两人对话中的苦竹道人,正在杜灵尘等人陪同下,看着手中茶盏中灵气云绕的碧绿茶水唧唧称奇。

    “不愧是赛思邈,杜管家这灵茶相当不凡,相当不凡!”轻呡一口茶水,苦竹道人眼神一亮,赞不绝口。

    杜灵尘抚须微笑道:“苦竹前辈过誉了,灵茶功效,主要还是靠蕴含大量灵气的沧澜湖水,至于茶叶和其余辅药,实在不足挂齿

    。”

    “呵呵,杜管家谦虚了,老道这些年品过的灵茶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种,类似沧澜居这等质量,说实在,真没见过。对了,能否

    再给老道一杯!”苦竹道人大笑,故意将茶盏递给杜若戏谑说道。

    杜若连忙接过去,脆生生说道:“苦竹前辈客气了,您要喝多少都有!”

    “嘿嘿,一杯就好。此茶对于宗师境以下效果不凡,但对老道来说,也就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罢了。”苦竹道人挥挥手,所言让沧

    澜居众人微微一惊。

    白丹青点点头:“苦竹前辈乃是半神境强者,灵茶对他老人家来说,确实没有多大效果。”

    “半神境!”众人异口同声惊呼道。

    苦竹道人苦笑摇头:“莫要如此,老道这点修为也就糊弄一下世人罢了,真遇到强者,完全就是笑话。”

    周天石白家族长等人面面相窥,前者略微迟疑问道:“苦竹前辈,莫不成这世上真有神境强者?”

    苦竹道人听到这话,微微一怔,捻着颔下银须许久,最后摊摊手说道:“周家主,你这还真问倒老道了。别看老道修为达到半神

    境界,可一字之差,却相距万里。近代最接近神境,应该是我那位陨落于雷劫下的老友凌凤骄了……”

    “凌天师真的陨落了?”白家族长闻言惊呼道。

    苦竹道人脸色沉重点点头:“当然,因为老道就是凌凤骄渡劫的护法者。要不然,这次得知你们要请凌凤骄真灵下界,老道会破

    关而出?”

    “幸亏苦竹前辈没有揭穿我们,要不然,茅山派与我等真不知如何收场。”柳丙丁后怕长叹道。

    苦竹道人摇摇头:“放心,除非你们所为极端出格,否则老道不会做这个恶人。毕竟,揭穿那层窗户纸,对谁都没好处。”

    “苦竹前辈,那为何茅山派会对外宣布凌天师成功飞升……”周馥兰柳眉微皱,轻声问道。

    “哦,这是京城的意思。当年情报部门查到坎海数国,准备派高手在公海截杀京城那位大人。老道与凌凤骄等十来名宗师境受官

    方委托,赶往公海助战。事后凌凤骄受了很重的伤,无奈只能寄希望成功渡过雷劫,依靠劫雷的造化之力修复伤躯。”

    “唉,天劫啊!哪怕状态完好都不一定扛得过去,更何况凌凤骄当时的处境!两道,只扛过第二道劫雷,一代天师凌凤骄就陨落

    了。因为此事涉及京城那位大人,为了报答茅山派,官方亲自下令,对外宣布凌凤骄渡劫成功飞升。也算,也算是对茅山派的

    补偿吧。”

    听苦竹道人娓娓道来,众人肃然起敬。

    虽然这位老道人语气很平淡,但大家却听出话语中蕴含的那抹刺鼻血腥。建国初那段日子,官方、军方、修炼界乃是普通民众

    ,过得太艰难了。

    眼见众人情绪有些低落,苦竹道人哈哈一笑:“怎么一个两个都耷拉着头,挺起胸膛来,再怎么艰难咱们不是抗过来了吗?别的

    不说,只说你们这位沧澜居主段天南,那绝对能够成长为国之柱石的存在啊!”

    “呵呵,苦竹道友过誉了,段某可当不得如此盛赞!”一声轻笑从外面传进来,众人眼前一花,段皓已经端坐在大厅主位,微笑

    持着茶盏向苦竹道人示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