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3章 供奉苦竹
    好快!

    相比众人只感到眼前一花,苦竹道人身为半神境强者,却依稀捕捉到段皓些许残影,心中不由得一凛。

    只凭这身法,半神境能够比得上,估计不超五指之数。

    苦竹道人压下心中惊骇,满脸微笑对段皓打了个道稽:“无量天尊,老道活了接近一百五十载,这点眼力自信还是有的。”

    段皓轻轻摇头:“末法时代的降临,昭示着这方世界未来的走向。华国民众拥有今日安稳的生活环境,不仅只靠修炼界诸多高手

    的护卫,更重要还是尖端的科技和优秀的人才。”

    众人满脸怪异,您堂堂一位通脉期修仙者,给大家扯科技和人才,特么合适吗?

    唯有苦竹道人、周天石和周馥兰三人听到这话暗暗点头,尤其前者,双眸更是精光烁烁盯着段皓。

    “呵呵,这方天地既然做出科技向的选择,我们与其跟世界意志对着干,还不如设法跳出去。至于世俗界,民族也好,国家也罢

    ,能帮就帮一把,但也要牢记,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段皓淡淡一笑,假如之前其他人能听懂三两成,现在就真的剩下苦竹道人和周馥兰听明白了。

    甚至连周天石这位周家老祖,都在纠结什么叫做‘跳出去’!

    “敢问道友,如何跳出去?”苦竹道人语调发颤,显然在极力压制激动的心潮。

    段皓微笑,伸手指指头顶:“天外有天,名为灵空!”

    “可有路?”咔嚓一声,苦竹道人将茶盏捏碎了,双眸充满希冀看着段皓。

    “有路!”段皓没让此老失望,坚定点点头。

    两人这犹如打机锋的对话,让众人更加摸不着头脑,尤其接下来这一幕,更是差点吓掉众人下巴。

    “无量天尊,贫道苦竹,咸丰八年生人,十三岁拜入道门,二十六岁成就宗师境。”苦竹道人语调铿锵犹如金石。

    正当众人不知这位老神仙想要干什么时,此老长身而起,缓缓对段皓跪了下去:“贫道蹉跎百载,今日方知前方有路,望天南真

    人垂怜收录,贫道愿以师礼奉之!”

    拜师?

    这玩笑开大了,这道爷可说是华国道门辈分最高那一撮人了。

    据说连川中孟婆见之都得称一声道兄,可今日自从踏上云霞山,先是对段皓平辈论交,现在还发展到要拜师了?

    这要真拜下去,段皓在修炼界的辈分得多高?

    只怕周天石这位周家老祖见到都得执徒孙礼!

    “无需如此,引路一事,对我段天南来说,只不过举手之劳。”段皓淡淡摇头,挥出一缕柔劲。

    苦竹道人眼神微凝,调动体内真气刚想硬跪下去,去发现身躯一震,以他半神境的修为居然无法抵抗,反而被这股柔劲托起来

    。

    哪怕还没达到,但距离神境绝对不远!

    苦竹道人双眸一亮,心中暗惊的同时,对段皓态度也就更加谦恭:“引路之恩,贫道没齿难报,望天南真人允许贫道执弟子礼。

    ”

    言罢,此老手掐指印,曲食中二指对段皓微微一弯,同时略微躬身。

    “你……”段皓无奈一笑。

    他知道对苦竹道人这种苦寻前路将近百年的地球修炼者来说,自己日后的指路之恩,确实当得起这一礼。

    如果不受,说不定反而给这老道留下心魔。

    “罢了,我看你修行的功法问题也不少,等下给你一套合适的功法去转修。”眼见苦竹道人又要跪,段皓戏谑一笑:“别激动,你

    要是没意见,那就以担任沧澜居供奉一百年来偿还功法和指路的因果吧。”

    “没意见,贫道没意见。”苦竹道人大喜,有些踌躇问道:“那个……老师,能不能将白师兄那套《寂灭生死法》传授给贫道?”

    “哎,苦竹前辈,你拜我老师为师,白某可以说是乐见其成。不过我们各论各的,您这声师兄,白某可当不起!”白丹青连忙摇

    手说道。

    “礼不可废。”苦竹道人固执摇摇头。

    眼见白丹青大急,段皓淡笑对苦竹道人说道:“我可没收你入门,小白要是不乐意,你也莫要为难他。至于功法,他那套真不适

    合你,等下传授你另外一套。”

    苦竹闻言不敢再语,转身坐到白丹青下手,后者不肯,谦让了许久,总算安排这老道坐到白丹青上方。

    作为沧澜居首位供奉客卿,这老道也当得这个位置。

    “嗯,在我照料灵脉期间,可有什么事发生?”安排好苦竹道人,段皓对周天石问道。

    多了一尊半神境强者加入,周天石心定了不少。

    他轻咳一声说道:“血神教已经通过川中龙组传话,烈火神君今晚将会携带十五万灵能,前来赎买丁力等人……”

    “道协早上派吴天洪过来下帖子,午后将要前来调查宝湾岛陈家炼丹材料被我等贪墨一事……”

    “哼!老夫已经和杜管家查遍了那天定制丹药各家势力,根本就没有这宝湾岛陈家。这伙混蛋要是敢来,我们直接打下去,什么

    阿猫阿狗也敢来沧澜居打秋风!”顾长歌眼神闪过一抹凶光。

    费宇远在京城,炼丹院乃是他主事,出了陈家这事,最恶心就是他了。

    柳丙丁阴恻恻说道:“不用那么麻烦,我最近研究出一个困阵,我们开了阵法困住他们三五天……”

    “不妥,我们接下来还要与血神教和阿陀寺打交道,没空搭理这伙人,干脆白某与周老过去一趟,逼他们离开得了。”白丹青摇

    摇头。

    苦竹道人新加入,也想表现一下,抚须说道:“老道过去一趟吧,他何宇齐要敢二话,老道直接拿他去道协怼澹台静那个道协会

    长。”

    听到此老这话,众人都无语,差点忘记此老乃是道协首任会长了。

    “定制丹药这门生意,我可不想放弃,让他们上来,有事当面说个清楚。嘿嘿,我段天南也想看看,这伙乌合之众到底有什么依

    仗,竟敢诬赖我沧澜居贪墨他陈家的材料。”

    段皓冷冷一笑,众人这才退下,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先拿道协这群人开刀,威慑一下暗中的宵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