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相互责难
    南粤道协分会,何宇齐手持一沓资料面沉如水,旁边几名分会高层忐忑不安,不停擦拭头顶冷汗。

    许久之后,何宇齐放下资料,冷眼看向端坐客座的尤安:“尤谷主,事到如今,您没有什么话要对何某说吗?”

    尤安淡淡说道:“老夫愚钝,不知何会长说这话什么意思!”

    何宇齐黑着脸说道:“当初说服何某接手陈家状告段天南一事,尤谷主貌似没有提及此人与茅山派、京城花家等诸多势力交好吧

    ?”

    其他道协成员,听到这话,纷纷怒目望向尤安。

    “尤谷主,你们青牛谷与段天南有隙,却拿我们道协当枪,此事做得太过分了吧!”一名道协成员猛然起身喝到。

    邻座另外一人也是脸色很难看说道:“京城花家、明家,茅山派,丰都门。明面上与段天南交好就有四家,至于那些尚未浮出水

    面的,更是不知多少……”

    “且不说与段天南交好的势力,只说此人与阿陀寺等势力结下因果,别人躲还来不及,尤老反而煽动我们掺合进来……”又有一

    人掰着手指数道。

    “这一路走来,我也看明白了。我们道协这块招牌,也就在北方修炼界有点作用,在南方,那是连鬼都唬不住,更别说这位行事

    霸道的段天南了……”

    “反正我现在不敢奢望得到好处,只希望尽快返回京城……”

    ……

    众人纷纷不满看向尤安,其中有性子冲动的,更是指责后者故意隐瞒情报,导致道协落入两难境地。

    刚从南粤道协处得知段皓详细资料的陈子恒,盯着尤安沉声:“尤谷主,当时你们青牛谷可是拍着胸脯保证此人只是一名新晋宗

    师,还说,一旦我等挟大势而来,就能逼此人低头服软……”

    回想自己在茅山祖师堂被苦竹抽飞满嘴牙齿,陈子恒再也忍不住:“可现在呢?特么对方不仅修为达到化境,更拥有京城两大世

    家、茅山丰都二派为其张目!”

    尤安看都不看陈子恒,淡淡说道:“既想捞好处,又怕担风险。眼见事情难为,就将黑锅全甩到老夫身上,你们不觉得自己很可

    笑吗?”

    听到此言,众人都下不了台,一个个拍案而起。

    吴天洪连忙起身打圆场:“大家与其争辩这些既成的事实,不如商议下午要如何行事才能全身而退保留面皮……”

    何宇齐等人听到这话,总算忍住心中怒火,愤愤转身坐下。

    “吴先生,此事起因,你我心知肚明。老夫不是那种只看好处,不担风险的混账……”尤安瞥了一眼何宇齐等人,不顾后者恼羞

    的眼神,继续说道:“我们这次南下,修炼界可以说人尽皆知。如果连人家面都不敢见就缩回去,只怕日后大家都不用混了。”

    听到这话,陈子恒与何宇齐等人面沉如水,这正是大家最担忧的事。

    吴天洪眼神烁烁,沉吟道:“总得走个过场,哪怕如茅山派那样,好歹也算对修炼界有个交代。”

    何宇齐等人纷纷点头,虽然相当向沧澜居认怂,却也是个最直接的脱身方法。

    眼见道协等人脸露意动,陈子恒勃然大怒:“开……开什么玩笑,当初可是你们让我陈家诬赖段天南贪墨炼丹材料的。现在跟我

    说走个过场,那我们陈家怎么办?向他段天南道歉吗?”

    吴天洪低头品茶,何宇齐转看窗外。

    陈子恒见状更怒,豁然看向尤安:“这是要把我陈家当成弃子?尤谷主,你怎么说?别忘了,让我陈家来出这个头,可是您的意

    思!”

    ‘要不是因为你赞成何宇齐吴天洪改道茅山派,老夫说不定已经成功逼沧澜居低头,捞到好处返回西云了,哪还会陷入眼下进退

    两难的处境?’尤安心中很是不屑,脸上却堆起笑容对陈子恒说道:“此事要解决,总得有人牺牲嘛。”

    眼见陈子恒大怒,尤安连忙摇摇手继续说道:“不要着急,且听老夫说来。”

    陈子恒见状愤愤坐回去:“好,陈某且看尤老怎么说,我把话放这儿,真要逼急了我,劳资把此事全捅出来,面皮大家一起丢,

    你们好自为之吧……”

    何宇齐与吴天洪闻言心中一凛,看向陈子恒的目光变得很冷。

    尤安面无表情,淡淡对陈子恒说道:“那就请陈先生听听老夫这个建议吧……”

    ……

    下午两点,数辆七座奔驰商务车缓缓停在云霞山脚。

    带头那辆走下何宇齐这位道协副会长,陈子恒黑着脸跟在他身后,两人向不远处的迷雾走去。

    显然,这位陈家代表已经被尤安说服,而后者正站在迷雾前满脸凝重‘以老夫化境的灵识,竟然只能穿透这迷雾三尺……’

    吴天洪与何宇齐同为宗师境,此时也看出沧澜居护山阵法的厉害,不由得满脸踌躇停步不前。

    正当他们进退两难的时候,迷雾深处突然传来一声轻笑:“呵呵,诸位自京城远道而来,不就是为了问责我沧澜居贪墨陈家炼丹

    材料一事吗?眼下到了地界,进也不进,退也不退,是何道理?”

    这声音突近突远,哪怕尤安三人暗中施展秘法也无法捕捉开口之人所在方位,一时间,更让他们心中一沉。

    “阁下可是百阵先生柳丙丁?”何宇齐身为主事人,只得硬着头皮上前交涉。

    那声音阴恻恻笑了:“何组长不久前还为老夫一事转道赶赴茅山,老夫可是铭记于心呢!”

    真是他,这下不好办了!

    吴天洪与尤安相视一眼,同时在对方脸上看到凝重之色。

    “呵呵,在其位,谋其事。何某身为道协副会长,维护前辈清誉乃是职责范围,如有冒犯,只能对柳老说声见谅了!”何宇齐以

    退为进,言语中暗暗突出自己道协高层的身份。

    尤安与吴天洪见状点点头,这都是之前商议好的。

    因为在三吴茅山祖师堂已经撕破脸皮,所以此行大家要想全须全尾离开,只能依靠何宇齐身上这张官皮了。

    果然,何宇齐此言落下后,迷雾中久久无语。

    正当他们暗中得意时,迷雾微微一震,显化出一条人宽小路,小路尽头一名青衫老者负手而立。

    “拿官方来压老夫?你们信不信,要不是少主让你们上山,老夫现在就敢翻脸以护山大阵灭杀你们。”

    语气如刀,柳丙丁一抖身上青衫,所言瞬间让何宇齐等人浑身一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