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人生不易,全靠演技
    沧澜湖畔,杜灵尘接过何宇齐名片,冷笑看向陈子恒:“当日定制丹药的人在炼丹院留有名单,老夫事后与顾老核对过,并没

    有找到宝湾岛陈家的记录。”

    顾长歌板着脸走上来,从袖中取出一本账册递给何宇齐:“账本在这里,你们随意。我沧澜居,行的正,坐得直,可不像某些人

    乱搞。”

    听到这话,陈子恒脸色涨红,何宇齐好奇看了他一眼,拿过账本走到一旁装模装样翻看起来。

    花钟见状大急,走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何组长,差不多就行了。南方不比北方,别弄得大家下不了台……”

    何宇齐惊讶看了花钟一眼,后者以为他听不下劝告,连忙补充道:“烈火神君今天晚上要过来赎买窦家族人和丁力,明天阿陀寺

    慧安还要前来质询穆为一事。眼下云霞山正处多事之秋,难以保证人家不会拿某些人立威……”

    花钟虽然没说什么人,但何宇齐心中明白,如果不出意外,拿来立威就是自己这一行了。

    ‘幸亏事先摆平这姓陈的,要不然,今天恐怕难以善了……’何宇齐心中暗惊,脸上却保持不变。

    他向花钟露出一个感激的眼神,转身看向陈子恒:“陈兄,账本上没有关于陈家的记录,是不是你们陈家搞错了?”

    眼见何宇齐按事先排好剧本向自己发难,陈子恒相当配合道:“这……”

    “其实此事是发生在我陈家一个附庸势力身上……”他故作踌躇说道。

    “陈兄,事情闹了这么大,你们居然现在说事情不是发生在你们陈家,难道你陈家以为我等很闲,有空陪你们瞎胡闹?”吴天洪

    适时站出来,指着陈子恒呵斥道。

    等下!这是什么情况?

    此时不是应该质疑沧澜居账本作假吗?

    为何人人将矛头转向陈子恒这名原告?

    花钟与明炎道人见到这一幕,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先准备一肚子劝说之语全部胎死腹中。

    “这……这事确实是我陈家做得差了,没有调查清楚就闹到道协总部去……”让花钟等人更加惊讶的是,陈子恒这位陈家代表连反

    驳都懒,直接就认怂了。

    此时周天石等人也惊讶看过来,这一幕确实不在众人预料之中。

    要知道,这次为了拿这伙人立威,大家可是摩拳擦掌想了不少招数。谁知道还没派上用场,敌人就认怂了。

    “简直滑天下大稽,你们陈家这样搞法,不仅我们道协浪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而且还险些让沧澜居蒙受不白之冤。”何宇齐越来

    越入戏,愤然指着陈子恒大骂。

    尤安这时候也站出来说道:“沧澜居推出定制丹药的服务,可是修炼界诸多同道的福音。因为你陈家一句误会,险些让我等错怪

    好人。陈先生,到底哪家势力说向你们报告炼丹材料被沧澜居吞了?”

    “陈先生,你有必要告知我等此事详情,因为你们陈家的缘故,目前已经影响到沧澜居的声誉。何某身为道协高层,有义务彻查

    此事,还沧澜居一个公道!”何宇齐板着脸,话越说越遛。

    陈子恒一副为难的表情,最后憋出这几个字:“关家,南粤关家……”

    何宇齐感觉演得差不多了,打着官腔说道:“南粤关家是不?好!我等立刻前往关家,彻查此事!”

    言罢,这位在京城放话要为修炼界铲除沧澜居这种害群之马的道协副会长,满脸堆笑向对杜灵尘等人拱拱手:“诸位,想我道协

    也是受人蒙蔽,对此事只能说万分抱歉。杜管家,劳烦您转告天南真人一声,何某必定在最短时间内查清此事,还沧澜居一个

    公道。现在就先告辞了……”

    犹如现演话剧,这四人上来几句话,立刻将锅甩到那所谓关家头上。如果茅大方等人在场,绝对会感慨什么叫演技、

    杜大管家到现在还弄不清对方来这一出干什么?

    此老满脸懵逼刚想说话,却被一声戏谑打断:“既然关家在我沧澜居定制了丹药,你且让他说出定制丹药的名称,药性以及所需

    炼丹材料。我段天南要真吞了他的材料,现在就当这大家的面以十倍赔偿!”

    何宇齐等人闻言大惊,转身看去,一名身穿名贵西服的青年带着一名高瘦老道从湖心凌波而来。

    ‘这就是段天南?’尤安见到段皓,脸色微微一变。

    至于何宇齐等人,反而被那名站在段皓身侧的老道吸引了目光。

    “苦竹前辈……”何宇齐发出一声苦笑,脸色彻底垮了。

    吴天洪拉拉他的衣袖,嘴唇微动:“看样子,苦竹前辈完全就是段天南这方的人。我说上次那么巧在茅山派为他们说话,原来人

    家早就是一伙。”

    “反正今天脸面也丢得差不多,等下干脆把底牌给他们看,苦竹前辈在这里,大家都把小九九收起来吧。”尤安同样也束音成线

    ,向他们两人说道。

    至于陈子恒这位背锅侠,已经彻底被人抛弃了,站在一旁簌簌发抖看着段皓和段皓身边的苦竹道人。

    终于见到正角了吗?

    没想到那苦竹老杂毛竟然与其一伙,我说上次这老道那么碰巧出现在茅山派,说了半年,人家就是过去为盟友站台的。

    心中念头飞转,陈子恒看向尤安三人的眼光隐隐带着怨恨之色,一个大胆的想法,瞬间浮现在他脑海之中。

    这时候,段皓与苦竹道人也飞身掠入场中,两人踏波而来,鞋袜衣裳尽不沾一丝水汽。

    这等浑厚真气,看得尤安这位化境强者心中大骇,暗暗庆幸自己及时回头,没有硬怼到底。

    “呵呵,何宇齐见过老会长,见过天南真人!”何宇齐连忙上前,满脸谦卑对两人躬身一礼。

    这一幕对比此人之前在京城的放话,完全是两个极端。现场除了段皓与苦竹道人脸色淡然,其他人连同花钟明炎在内,全被何

    宇齐这种举动震得不轻。

    吴天洪与尤安所属势力都跟段皓有过节,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正当他们准备违心说两句场面话时,一道身影突然从他们身边

    掠过去。

    “晚辈宝湾陈家陈子恒,这次受奸人蒙蔽,无意得罪沧澜居上下,还望天南真人恕罪。”

    话音未落,人已跪在段皓面前,陈子恒这一举动,几乎引得全场人人色变,哪怕何宇齐等人也是眼角微跳。

    貌似,排练的剧本中,没有这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