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心怀叵测
    云霞山下,数十名京城道协成员,三五成群或抽着闷烟,或站着闲聊,双眸不时瞥过不远处被迷雾笼罩的山道。

    “已经快一个半小时了……”一名身穿进口西服,脸瘦眉浓的男子轻声说道。

    旁边一名唐装矮胖老者点点头:“再等等吧,半个小时后。如果会长他们没有下来,我们就向京城方面汇报。”

    “现在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唉!早知道这姓段不好惹,我们道协才不掺合进来呢……”

    “得了吧,听说有机会前来南粤捞好处,就你冲得最快……”

    ……

    一人开口,其他人纷纷接着诉苦,一时间,数十人吵吵闹闹,语调越来越高。

    正当场面越来越乱的时候,不远处笼罩着山道的迷雾,突然剧烈翻滚,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难道会长他们下山了?”最先开口的男子低声惊呼。

    唐装老者挥手示意众人安静,点几个头面人物一起走过去。果然,不等他们走近,迷雾已飞快向两边褪去,显化出一条直达山

    顶的小路。

    “这……这是?”

    “我的天,发生了什么事?”

    ……

    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中,何宇齐勃然大怒:“特么一个个眼睛瞎了吗,不会过来搭把手?”

    “哎!来了,来了!”

    “我来,我来!会长您歇着……”

    “我的天,吴先生怎么伤得这么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纷纷上前,七手八脚接过何宇齐和陈子恒抬着的担架,惊骇看着躺在担架上的吴天洪。

    “特么哪来这么多废话,走走走,赶紧回京城,吴先生这伤势拖不得!”何宇齐大怒,呵斥众人向车子走去。

    陈子恒冷冷一哼:“他得庆幸成了废人,要不然,这辈子就得在云霞山上当药奴了……”

    听到这话,道协众人心中暗惊‘语气不对啊?难道几位大佬在山上发生了什么……’

    这次能跟何宇齐南下都是八面玲珑之辈,眼神交汇数下,基本已从尤安三人脸色上看出些许端倪。

    安排手下将吴天洪抬上车子,何宇齐让那矮胖唐装老者开车,招呼尤安与陈子恒上车。

    其他人哪敢多嘴,纷纷涌上其他几辆奔驰商务车,卷起大片烟尘调头离开。

    ……

    相比后面几辆车子上议论纷纷,领头那辆何宇齐三人所在的车上,气氛却凝重得可怕。

    “哼!现在已经下了云霞山,难道陈先生不准备跟我们解释一下吗?”尤安率先打破沉默,双眸冷冷看向陈子恒。

    何宇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脸色不愉看了过来。

    按照之前商议的剧本,陈子恒应该完全将此事背下来,不应该扯到什么‘奸人’上面去。

    “呵呵,什么解释,难道两位认为,段天南看不出我陈家,乃是青牛谷和京城吴家手中的枪吗?”陈子恒嘴角一弯,不屑瞥了一

    眼尤安。

    尤安脸色很冷:“看出来又如何?他段天南同时开罪两大隐世宗门,能不能扛过这两天还是未知数。你可知道你这一举动,让老

    夫与吴先生当时十分被动……”

    “噗嗤!尤谷主的意思,如果陈某当时不多此一举。他段天南,就不会跟你们两家清算?”陈子恒好笑看了过来,相比上云霞山

    前对尤安的恭敬,此时的他语气充满戏谑。

    尤安大怒:“来前我们已经说好,只要你陈家将这事扛下来,一切损失都由我青牛谷与吴家分摊……”

    “灵能由你青牛谷负责,吴家舍弃南粤关家当替死鬼对不?”陈子恒呵呵一笑,打断尤安继续说道:“说到底,尤谷主乃是担忧我

    陈家那五万灵能落到你们青牛谷头上吧?”

    “哼!你陈家违约在先,这五万灵能,我青牛谷可不负责!”尤安冷哼了一句。

    何宇齐双眸微动,他这次能够安全下山,还是苦竹看在香火情份上,向段皓求了情的缘故。

    眼下宝湾岛陈家与青牛谷撕逼,他乐得作壁上观看热闹。

    正当他好奇陈子恒如何自圆其说的时候,后者居然大手一挥,淡淡说道:“不劳尤谷主费心,五万灵能,我陈家自己背了!”

    “你们自己背?你陈家拿得出这笔灵能吗?”尤安嘿嘿冷笑,苍老双眸充满了戏谑。

    陈子恒淡淡说道:“宝湾岛地窄人稠确实比不了内地,我陈家当然也比不了多代垄断南方修炼界丹药生意的青牛谷,不过砸锅卖

    铁,还是凑得出五万灵能。”

    “奇哉怪也,没想到你们陈家居然转性了!”尤安眼神更冷了,此老怪笑一声:“陈先生,有骨气!不过老夫也提醒你一句,老夫

    这边还好说,大不了将你们陈家化到我青牛谷黑名单中,大家日后老死不相往来……”

    顿了顿,尤安伸出枯瘦的食指点点身后:“可后面躺着那位,恐怕已将陈先生恨之入骨。不管怎么说,吴先生被废一事,陈先生

    多少也要担点干系!”

    “那不劳尤谷主费心,灵能也好,吴家也罢,我陈家自有应对之法。反正我陈子恒也看清了,跟你们两家合作,简直相当于与虎

    谋皮。”陈子恒冷冷一笑。

    言罢他故意低声嘟囔道:“你们真当陈某好糊弄?倘若如之前商议那般,只怕陈某将所有事扛下来后,你们直接就将陈某扔在云

    霞山上当药奴了吧?”

    听到这里,何宇齐坐不住了,他连忙挥手说道:“陈先生这话可冤死人,传了出去,日后谁还敢与我等合作?”

    “是与不是,你知我知,天知地知……”陈子恒淡淡看了他一眼,弹弹胸前不存在的灰尘说道:“哦,还得加上一位,段天南也知

    ……”

    听到段天南三个字,车中气氛骤然凝重起来,不说尤安何宇齐面沉如水,便是开车那唐装矮胖老者,也不经意放缓了车速……

    而此时,云霞山腰,沧澜湖畔,花钟满脸苦涩对负手而立的段皓说道:“段兄,要是这么做,吴家很有可能同样对你宣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