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三方决裂
    吴家祖地,六戒堂,吴天宇放下手中电话,脸色阴沉得可怕。

    吴霆面无血色站在其身后,刚刚何宇齐打电话过来——吴天洪,这位平日与他最不对付的族叔,已经废了。

    “何宇齐这个道协副会长到底干什么吃的?他就眼睁睁看着段天南将天洪兄弟废了?”李家家主李震山,猛然起身,愤愤不平喝

    道。

    吴天宇语气很冷:“呵呵,按他姓何的说法。段天南逼天洪拿出五万灵能来买命,天洪不肯给,当场就被段天南偷袭重伤,天洪

    见势不妙,拿出珍藏的百里瞬息符……”

    “百里瞬息符?这可是顶尖的逃命宝物……”李震山大吃一惊,眼中疑惑更甚,有这种宝物在身上,吴天洪咋还会被人废掉两条

    腿?

    吴天宇缓缓摇头:“没用的,当时天洪已激活符篆召出传送法阵,但依旧被柳丙丁以云霞山护山大阵干扰了阵法…… ”

    “这……这怎么可能?”李震山浑身一震,满脸惊骇叫道:“封锁空间,让大部分遁法,传送符篆失效的护山阵法,那可是存在于

    上古时代,早就在修炼界失传无数年了……”

    “哼!上次老夫就怀疑沧澜居聚灵阵乃是上古阵法,等李鸣鸾她们将偷记阵纹描绘出来后,老夫已经确定八分。”吴天宇双眸闪

    过一抹贪婪:“经过此事,我们可以确定,段天南手上阵法乃是传承自上古。”

    李震山呼吸也粗重起来,他负手于背来回走动:“明日阿陀寺慧安等人就要南下,一旦被这群秃驴攻下云霞山,好处岂不是落入

    他们袋中……”

    吴天宇双眼泛冷,缓缓说道:“段天南明知明日慧安即将南下,却在这节骨眼上向我吴家宣战?如此有恃无恐,只怕其中有诈。

    ”

    “上古阵法,这等存在,我等也仅在家族典籍看过只言片语,说不准有某些无法付诸纸笔的玄妙神异……”李震山眼神很凝重,

    缓缓说道:“以道协那四面漏风的所在,不用多久,云霞山上发生的事情,便会传遍京城与南方修炼界。我们都能猜出段天南手

    上阵法不凡,更不用说出身阿陀寺的慧安……”

    吴天宇点点头:“李兄所言甚是,我等与其为阿陀寺探路,还不如站在后面摇旗呐喊。毕竟还有一个血神教没冒头,更不说一旦

    得知云霞山存在上古阵法,其他动心的隐世宗门了……”

    “可段天南都宣战了,你吴家总得做出应对吧?”李震山反问道。

    吴天宇嘿嘿冷笑:“我吴家当然迎战了,否则岂不是让修炼界以为我吴家怂了?只不过不会派人南下罢了。”

    李震山哦了一声,嘿嘿笑道:“那你打算拿段天南的盟友开刀?花家还是明家?”

    “明家吧!花家底蕴犹在,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

    一个小时后,京城明家及其附庸势力,总共十多个上市公司,突然在股市上受到莫名势力的攻击。

    明系股票半日内全部跌停,正当世俗界无数股民破口骂娘的时候,离京办事的明家族人相继出事,一些外地产业也受到莫名势

    力的攻击。

    吴家动手了!

    修炼界无数高手心中微凛,正当他们暗暗揣测为何吴家不怼段皓这位正主时,宝湾岛陈家,突然有高层站出来表态。

    “京城吴家与云霞山沧澜居有隙,我陈家诬告后者以定制丹药为幌子,贪墨求丹者炼丹材料一事,乃被京城吴家煽动所为。就此

    ,宝湾岛陈家上下向沧澜居赔礼致歉,同时与京城吴家断交!”

    陈家这则宣言几乎给原本火热的局势又添了一把干柴,霎时,修炼界大哗,无数势力纷纷谴责对吴家这种行径。

    “道协呢?青牛谷呢?这次调查小组,不是前者牵头,后者辅助工作吗?难道没有人出来说些什么?”

    “呵呵,你要让这两家说什么?道协那群家伙,除了每天仗着官方撑腰到处打秋风外,他们还能做什么?至于青牛谷,沧澜居涉

    及丹药生意,说不定陈家这事,他们也掺合了一腿!”

    “难怪即将面对阿陀寺这种隐世宗门,段天南依旧硬怼京城吴家,后者这行径,确实让人感到恶心,修炼界的因果,修炼界了,

    干什么要扯上拥有官方背景的道协和情况特殊的宝湾岛势力……”

    “哼,刚刚明家连续出事,肯定也是吴家所为,这种诬告失败,转对人家盟友下手的举动,吴家已经不止干过一次!”

    ……

    舆论几乎一边倒,等到吴家想派人洗白时,却发现已经太迟。

    只京城修炼界,最少就有七成高手站在沧澜居和明家那边,少数几个与吴家交好的势力刚冒出来带节奏就被无数唾沫淹掉。

    “可恶,何宇齐和尤安在干什么?事情变成这样,他们两个,难道不出来说一句话?”吴天宇暴跳入雷,这边刚刚对明家取得些

    许成果,舆论上却输得裤子都掉了。

    其实,造成这一切,明家也是出了力气,毕竟除非官方媒体出面,京城乃至北方,大部分媒体乃是修炼界论坛之类的喉舌,全

    都掌握在明家手中。

    这种能够传承千年的世家,谁都不是省油的灯,你那边搞我的股市,我这边就在舆论上抹黑你。

    除非谁敢顶着官方的压力,抢先挑起灭宗大战,否则,还真说不准,谁笑到最后呢!

    这时候,也有许多人通过种种渠道堵到尤安与何宇齐面前。

    “无可奉告!”尤安刚刚返回西云,直接四个字将数十名守在仪凤机场的西云强者全部堵了回去。

    匆匆赶回京城的何宇齐,一边将奄奄一息的吴天洪移交给在首都机场等候的吴家族人,一边带人返回道协,只留下一句:“此事

    不属我道协职责范围,请恕何某不予回答……”

    不久后,道协果然有人传出云霞山上发生之事,瞬间,吴家联合青牛谷,煽动宝湾岛陈家诬告沧澜居一事被踢爆了。

    这下连官方大佬都看不过去,直接约谈了吴天宇。据说此老从某位机关部门回到吴家后不久,不少失踪的明家族人纷纷出现,

    经济领域上,苦苦支撑的明家也突然发现对手开始后撤。

    而此时,花家内院一处精致的花园中,吴寒秋这位花浅语继母,一改往日淡定从容,挥手示意两名黑西装抬出一只大型密码箱

    ,对面前一名身穿月白唐装,手带翠玉扳指的男子说道:“慕容王孙,东西你带回去吧,你我之间的协议作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