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二杰会面
    这青年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做势欲向李震山跪下。

    吴天宇就在旁边,李震山自然不会托大。

    他挥出一道柔劲拦住青年:“无需多礼,快快起来,吴兄不介绍一下你吴家这位俊彦?”

    吴天宇抚着银须笑道:“这小子也就有点小聪明,哪当得起李兄如此评价?钊儿,这是李家老祖李震山,化境中期的绝世高手,

    要是看你过眼,稍微指点,足够你受用一生了。”

    “吴钊,见过李爷爷。”吴钊对李震山躬身一礼。

    李震山早看出这青年表面恭敬,眼中对自己毫无敬意。

    不过他也不揭穿,反而笑呵呵拿出一件东西:“我与你爷爷乃是至交,无需多礼。初次见面,李爷爷也没什么准备,这块玉衡你

    拿去玩耍。”

    “流明玉衡,李兄这礼重了!”吴天宇大笑,对吴钊说道:“流明玉衡乃是一件伪法器,能够抗衡普通宗师境全力一击。”

    “多谢李爷爷。”吴钊淡淡一笑,接过玉衡挂在腰间。

    李震山双眼微眯,这流明玉衡虽然比不了吴天洪那枚毁于段皓指劲的纹龙佩,但也是一件不错的护身宝物了。

    自己家族可不知多少二代子弟眼红着,可没想,在这吴钊眼中,却犹如普通配饰,看来此子来头不小……

    李震山意有所指,对吴天宇笑道:“吴家真是人才辈出啊。”

    吴天宇呵呵一笑:“李兄缪赞了,你李家那位李乘龙,听说十八岁就踏入内家,对比起来,钊儿差太多了,差太多了。”

    “过奖,过奖!”李震山心中犹翻巨浪,要知道李乘龙乃是李家三代最杰出的人物,很早拜入某家隐世宗门,没想到还被吴家打

    听到。

    看了一眼微笑站在一旁的吴钊,李震山试探问道:“老夫看钊儿一身根基打得极牢,可吐纳却不似吴家功法……”

    “哦,钊儿与其父一样都是古八极门的弟子。”吴天宇眼神微动,淡淡说道。

    李震山闻言脸色微变,古八极门,其父?

    “我父亲名为吴弘。”吴钊收敛笑容,冷冷说道。

    吴弘,宗师境强者,古八极门外门弟子,曾被誉为吴家二代领头人物,也是京城世家与段皓结怨的导火线。

    ‘上次吴弘被杀,当时古八极门有宗师出面要向段天南讨回公道,后来被官方高层出面拦了回去……’

    ‘这吴钊与其父同为古八极门弟子,此时出现,仅是吴家在舆论方面对付段天南的推手,还是古八极门已经静极思动?’

    李震山双眼微眯,瞬间想到很多。

    尤其结合阿陀寺和血神教这两个最近动作连连的隐世宗门,此老心中警惕心大盛,突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

    京城明家,一名西装革履,气质出众的中年老帅哥坐在客座首位,笑吟吟对端坐主位的明老拱拱手。

    “明老,您这都看了晚辈快一刻钟了,难道晚辈脸上有花不成?”

    明老收回目光,苦笑摇摇头:“轩言贤侄,这可不能怪老夫,因为你给老夫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哈哈,明老,您这话说的!我花轩言又不是天生肺痨鬼,若非当初被人暗算,现在早就踏入化境了!”花轩言抚掌大笑,谈及

    化境二字,语气充满自信。

    “确实如此!”

    “当初花先生与家主并称京城世家两大天才,要不是被人暗算,肯定摸到化劲巅峰了……”

    明家麾下诸多强者纷纷点头,这话要是其他人说,保证被他们喷一脸。可从花轩言口中说出来,没人感到有什么不妥。

    人家,真有这个实力。

    至于吴弘之前那什么京城世家二代第一人,这话也就吴李两家吹出来自嗨。

    谁特么当真,谁就是傻逼。明烈花轩言两位大少纵横北方修炼界的时候,吴弘连暗劲都没摸到呢。

    明老也发觉刚刚那话说得实在没有水平,好在花轩言神色如常,脸上没有丝毫不满。

    这让此老暗暗点头‘难怪花万均想将家主之位传给此人,相比懦弱不堪的花轩儒,这位确实胜过太多。’

    “抱歉,老夫口误,轩儒贤侄多担待。对了,花老头派你过来,可是为了吴家抹黑段天南一事?”明老拱拱手,对花轩言说道。

    谈到正事,花轩言收起笑意:“正为此事而来,父亲说华国上下,要论舆论,除去官方,当属明家实力最强。所以……”

    “放心,我明家也是沧澜居盟友,不用贤侄登门,老夫也会让下面的人发力。你且回去告诉花老头,我明家在舆论这方面,分分

    钟教吴天宇那老东西做人……”明老挥手豪迈大笑。

    花轩言大喜,起身拱手说道:“既然如此,那一切拜托诸位了,夜深了,晚辈也要告辞。”

    “等下,你身体虽然开始好转,可修为还没恢复到宗师境,老夫让人送你回花家。吴李两家卑鄙无耻,不可不防。”明老沉着脸

    说道。

    不等花轩言婉拒,旁边暗处已走出一名身材昂藏,气息如山的壮汉。

    “花兄,十五年不见,可还记得明某?”看着这位当初与自己齐名的花家天才,明烈感慨万分。

    花轩言双瞳紧缩成针,震惊指着这壮汉:“明兄,你,你不是……”

    “呵呵,明某不久前还只能自封祖地等死。可惜天不绝我,沧澜居天南真人派麾下费宇前辈北上明家。经费老炼丹调理,明某身

    上的毒伤总算解去了。”故人相见,明烈唏嘘不已。

    花轩言有些激动道:“可是原青牛谷太上长老费前辈,之前得知他转投天南麾下,我还打算等沧澜居一事了后,前往南粤请他北

    上为明兄疗伤,没想到天南已经派他老人家过来了。”

    此言一落,不等明烈对花轩言表示感谢,一名青衫老者已经苦笑从旁边走出来:“花先生缪赞,老朽只解去明先生体内毒伤。至

    于受损的神识,恐怕只能请少主出手才能有希望复原,学艺不精,惭愧惭愧……”

    这段时日此老穷思竭虑,对明烈伤势依旧只能治标,实在感到有些没脸。

    “费老莫要如此,要不是您,明某还在寒冰棺中等死呢!再说解去毒伤,我已经可以发挥出全盛时期七成战力,一名化境中期对

    我明家来说,太重要了。”明烈对费宇躬身一礼。

    费宇连忙侧身让开,花轩言见状自信笑道:“两位无需如此,只要天南有办法治好明兄,我自当请他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