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三局两胜
    云霞山上,沧澜湖畔。

    慧安双手合十对沧澜居一方说道:“小僧这边只来了仨人,正好对应三场。不知沧澜居派谁下场,想来戴老身为南粤守护者、花

    组长身为南粤龙组组长,应该不会出手吧?”

    听到这话,除了段皓与苦竹,其他人脸色都变了。

    尤其戴万山与花钟更是勃然大怒,这和尚摆明提醒自己两人注意身份,不要掺合进来。

    “老夫身为南粤守护者,不适合参与修炼界的恩恩怨怨。不过,既然慧安大师将话说到这里,那么老夫也把天窗打开说亮话……

    ”戴万山黑着脸起身。

    此老紧紧盯着慧安一行:“南粤乃是全国重要的经济大省,上面的人可都盯着,一旦乱起来,我们可不管你什么隐世宗门,什么

    佛门四寺!”

    “当年建国后,一些宗门不识抬举,军方和龙组联手也灭掉不少……”花钟冷着脸,所言让场中温度最少下降三度。

    既然慧安将话堵死,他们两人也不客气,直接以公家的身份说话了。

    慧空慧觉两名老僧听到这话,齐齐色变。

    慧安走前一步,双手合十淡淡说道:“阿弥陀佛,我们只是切磋一二。如果天南真人不反对,不如将战圈控制在沧澜湖面上,这

    样就不会惊动世俗界了……”

    “沧澜湖……”

    戴万山与花钟相视一眼,转而看向沧澜居等人。只在沧澜湖面开战,确实能将战斗余波控制住。

    从感情上来说,他们两人当然倾向段皓一方。

    可正如慧安所言,两人背着官身。

    花钟还好,戴万山这位南粤守护者可是肩负配合南方军区,镇压抹杀省内一切不安定因素的重任。

    不说其他,要是今日沧澜居与阿陀寺交战真的影响到南粤民生,戴万山绝对会配合军方动用大杀器。

    “段师,小和尚提议在沧澜湖上开战,莫非看出灵脉之灵被您安置在湖底……”苦竹眼神微凝,暗中对段皓传音道。

    段皓没有回答,看着合掌低头的慧安笑道:“涉及你我两家之间因果,戴老与花组长当然不适合参与。他们一个代表军方,一个

    代表龙组,却正好来做个见证人。”

    “阿弥陀佛,既然如此,小僧这边第一场,上阵为寒月寺慧空师兄。”慧安闻言眼神微微一动。

    这是打算先派两名宗师巅峰上阵……

    花钟与戴万山见状了然,显然慧安之前在段皓手下吃了小亏,没把握胜过这位沧澜居主,打算用两名老僧抢先赢下两场,避免

    自己上阵。

    毕竟按照之前情报来看,沧澜居除了段皓这位无人得知修为深浅的存在,其他人修为都在化境之下。

    可惜……

    花钟与戴万山玩味看向站在段皓身后的苦竹和盘膝坐在湖畔巨石上的墨衡,心中暗暗为慧安一行默哀,因为这和尚算盘注定打

    不响。

    前者乃是第一任道协会长,半神境绝世强者,后者虽然看不出来头,不过看气度也不是泛泛之辈。

    反正以戴万山的眼力,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看不出墨衡深浅,甚至连卫风这个年轻人都让此老感到一股无形压力。

    “嘿嘿,他们三人联手还有点胜算。现在分成三波,这是打算逐个送人头吗?”看着慧空一抖袈裟掠向沧澜湖,花钟不屑一笑。

    戴万山淡淡笑道:“且不说那位黑衣老者,只苦竹前辈与段天南两人就够他们喝一壶了。哼!拿言语挤兑你我,却不知我们这两

    块料,本来就没上场的份!”

    “刚刚老爷子还给我传讯,让我见机帮沧澜居一把,其实老爷子多虑了。我看段天南根本不用我等相助……”眼见众人陆续走到

    湖畔,花钟压低声音对戴万山说道。

    戴万山挥挥手,起身向湖畔走去:“反正自从踏入化境以来,老夫虽然修为稳步上升,但每次都无法看透段天南深浅,刚刚他要

    一挑三,真不是说大话……”

    “这……”花钟毕竟只是半只脚踏入化境,听到戴万山此言不由得脸露惊讶。

    沧澜湖畔,足够让人落脚的巨石不少,花钟与戴万山也占据一块,凝神看向湖面。

    慧空双手不知何时拿着一根降魔杵,身上袈裟灵光耀耀,无数卍字符文时隐时现。

    “阿弥陀佛,不知那位施主上场。”这老僧睁开一双佛目,两道垂肩白眉激荡飞扬,傲然向众人喝道。

    “呵呵,老道来跟你玩玩吧!”苦竹心忧湖底两条灵脉之灵,也懒得计较身份,干脆接下第一场。

    言罢,此老一步迈出,从湖畔横掠近百米,带起一阵可怕风压从慧空眼前忽然闪过。

    呼……

    大红袈裟被劲风卷得剌剌作响,慧空双眸圆瞪,张大嘴巴看着从湖畔闪到湖心的苦竹。

    什么情况?

    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抱歉,多年没动手,没把握好功力,这步子迈得有点大……”

    未等慧空定神,屹立湖心的苦竹懊恼拍拍头顶竹冠,身形一晃,眨眼又从湖心横掠数十米站到这老僧面前。

    “嗯,这样差不多。”看了看自己与慧空之间的距离,苦竹满意点点头:“既然段师对你们这么客气,老道看段师面上,让你三招

    吧。”

    慧空亡魂大冒,颤抖着双手差点拿不住降魔杵,他身为宗师巅峰,眼力自然不凡。此时那还看不出,眼前这老道乃是自己无法

    匹敌的存在。

    站在湖畔观战的慧觉大骇,突然发现,刚刚这老道几次开口,为何自己完全没印象?

    慧安眼神凝重看着苦竹,很快为慧觉解去疑惑:“天人合一,这道人已经达到传说中天人合一的境界。天南真人,你沧澜居什么

    时候多了这么一尊半神境高手?”

    听到慧安话中夹杂的愤怒,段皓戏谑一笑:“此老乃是我沧澜居供奉,和尚该不会说,我沧澜居供奉也不能下场吧?”

    慧安闻言一滞,双手合十说道:“当然可以,慧空师兄,老前辈乃是半神境,这一场我们认输,不用打了。”

    站在苦竹对面的慧空闻言心中一松,连句场面话都不敢说,拖着降魔杵几个起落掠向湖畔。

    特么开玩笑呢!

    让老僧这宗师巅峰去扛一位半神境,这不是找抽吗?

    苦竹身形一晃,后发先至,抢在慧空回岸前,站到段皓身后。

    “不打,那最好,老道也就粗通点养生太极拳,真怕和尚棒子重,一个不留神被超度了呢!”

    此老戏谑看了一眼满脸畏惧的慧空,所言气得慧安三人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