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又来一个老头
    沧澜湖畔,听到苦竹这戏谑之言,慧安三人双手合十,默念心经不止。

    这老道士说话太膈应人了。

    你一个半神境强者怼一名宗师巅峰,本来就是虐菜,现在还说什么只会养生太极拳。这不是拳头占优势,口头上还要占便宜吗

    ?

    “阿弥陀佛,这位前辈说笑了,以前辈之能,别说让慧空师兄三招,便是三十招,慧空师兄也伤不了您。”慧安最先恢复平静,

    对苦竹微微颔首。

    苦竹笑了笑,没有说话,慧安看了身旁慧空一眼。

    慧空连忙上前一步,对苦竹行礼道:“贫僧寒月寺慧空,方才多有得罪,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苦竹莞尔笑了:“老道苦竹。”

    “苦竹道人!”

    “这……这怎么可能?”

    “竟然第一任道家协会会长……”

    慧安三人同时色变,看着坐在苦竹面前的段皓,齐齐后退了一步。

    情报上不是说此人只是一名得到某家上古宗门传承的幸运儿吗?

    可眼下拥有苦竹这等半神境充当护道者的他……

    难道说,情报都是错的,此人根本不是孤家寡人,背后可能站着一方超级势力。

    不仅慧安,便是慧空慧觉两名老僧,得知苦竹身份后,瞬间也想到很多,一时间,看向段皓的眼神又变了。

    “阿弥陀佛,原来是苦竹前辈当面,慧空无话可说。”慧空高颂一句佛号,直接认怂了。

    没办法,两人之间的差距,不仅在于实力修为,更在于辈分和影响力。

    曾为那位大人立下汗马功劳的苦竹道人,虽然离开某些圈子很久,影响力大不如前,但摆平寒月寺这种显世宗门,最多一句话

    的事。

    苦竹负手而立,坦然受了慧空一礼,淡淡对慧安说道:“老道日前接任沧澜居客卿供奉一职,不久后自当公诸于世,可不是临时

    起意占你们便宜。”

    特么这话跟刚才养生太极拳一样,我们信你就傻逼了!

    慧安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愤怒,双手合十笑道:“苦竹前辈乃是道门名宿,小僧不敢心存怀疑……”

    苦竹闻言笑了笑:“你刚才想要拦截段师,前后使出十一种不同的身法武技,看来挺受元证老秃驴宠爱啊!”

    慧安清澈如水的双眸微微一动,瞬间抓住苦竹对段皓的称呼。

    ‘段师?’

    心中微惊,慧安脸上却保持平静,轻声回道:“元证方丈乃小僧师伯,小僧有幸服饰师伯数年,常听师伯讲述当年与前辈在太行

    山深处大战一事。”

    “太行山大战……”

    苦竹眉头微锁,数息后才恍然说道:“想起来了,要不是后来大林寺高手赶到,元证早被老夫毙于掌下……”

    慧觉慧空闻言大骇,元证大师乃是阿陀寺方丈,传闻具有半神境实力,没想到曾经险些陨落在这老道掌下。

    刚刚也从墨衡传音处得知元证身份的卫风,双眸死死盯着一脸淡然的段皓。

    ‘这姓段不仅将云霞山经营成灵药生长的天堂,身边还有苦竹这种半神境充当护道者……’

    ‘相比之下,我卫风为了修炼资源,却不得不舍弃接任墨家家主的资格,转而投入鲁班门这个中等水平的隐世宗门……’

    卫风越想越气,加上刚刚段皓开门‘资敌’的举动,不经对后者产生一种名为妒忌的负面情绪。

    慧安也被苦竹这话呛得不轻,轻咳一声:“咳咳。苦竹前辈说笑了,当初师伯与您相争,起因在于立场不同。华国都建国数十载

    了,前辈可莫要翻旧账……”

    苦竹笑了笑:“小和尚放心,后面两场,老道不会再次出手。不过奉劝你一句,哪怕老道不下场,凭你们,今天也绝为难不了沧

    澜居。”

    沧澜居一行心中有数,暗暗瞥向盘膝坐在湖畔巨石上的墨衡,慧安三人见状看去,眉头紧锁。

    很平常啊!

    驱使机关兽的青年倒是一名宗师境。

    要在其他场合,这年龄,这实力,少不得要被冠以天才的称号,接受诸多艳羡眼神。

    可在自己三人眼中,宗师境实在没什么值得重视,毕竟在阿陀寺,宗师境不说大白菜,可也不是什么稀有存在。

    至于那名黑衣老者,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盘膝坐在一块巨石之上。浑身上下可以说一点气势都没有,怎么看都跟高手两个字不

    沾边。

    除非是半神境!

    慧安三人暗暗摇了摇头。

    没可能!

    这种存在一般都是隐于某处灵气充沛的所在,埋头苦修,尝试踏入传说中的神境,怎么可能跑到这云霞山来跟我们阿陀寺过不

    去?

    慧安眸光离开墨衡,转而缓缓从其他人身上掠过。

    自己一方输了一场,接下来再输,那今天阿陀寺不仅铩羽而归,而且还得将千年积攒下来的威名,化做段皓扬名的垫脚石。

    “天南真人,小僧这边第二场,派白碑寺慧觉师兄上场。”慧安双手合十,对段皓微微颔首‘哪有那么多半神境,即便有,你段天

    南也驱使不了两尊。’

    慧觉接过慧空递过来降魔杵,手中黄铜钵盂微微一震,悬于头顶撒下无数透明经文。

    “阿弥陀佛,老僧先走一步。”高宣一声佛号,慧觉吸取慧空炫技过度反被打脸的教训,脚步轻移,一步步行走于湖面向湖心走

    去。

    墨衡见状长身而起:“本座这番前来,乃受一位老友所托,这一场便由本座接下吧。”

    “阿弥陀佛,老先生且稍等片刻。”慧安大怒,转身对段皓喝道:“天南真人,苦竹前辈乃是你沧澜居客卿供奉,刚刚下场倒说得

    过去,可这位老先生以什么身份下场?”

    众人见状皆怒,段皓挥手拦住,微笑说道:“墨老受人所托,特意前来助拳。如果和尚有异议,不如后面两场作罢,你们两人战

    我一人得了。”

    慧安听到这话,一张俊脸时红时白‘我们不就是没把握获胜这才提议三局两胜吗?现在兜一圈,三对一变成二对一,岂不是取胜

    把握更低了?’

    数息过后,他咬着牙对墨衡问道:“请恕小僧无礼,敢问老先生尊姓大名。”

    “本座墨家家主墨衡!”

    八个字一出,全场皆静,湖心慧觉一个踉跄,险些栽到湖里。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特么又是一尊半神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