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你要揭过,可问过我段天南
    墨衡此言别说吓得慧觉失态,便是慧空也是脸色大变。

    墨家……

    诸子百家难道也静极思动?

    是段天南背后站着诸子百家,还是托墨家出手的那个人与百家关系密切?

    前有苦竹,后有墨衡……

    莫非有势力暗中算计我阿陀寺?

    慧安能够从阿陀寺诸多传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宗门当代行走,本身就是多智之人,眨眼心中转过无数念头。

    “阿弥陀佛,没想到墨家主当面,小僧慧安有礼了!”虽然心潮尚未平复,但慧安还是双手合十对墨衡微微颔首。

    “慧觉师兄,回来吧,这一场……这一场也不用打了,我等认输吧!”满脸苦涩,慧安无奈对站在湖面忐忑不安的慧觉说道。

    慧觉闻言如同之前慧空一样,松了一口气,拖着两次没发利市的降魔杵掠回湖畔。

    “贫僧白碑寺慧觉,见过墨家主。”将降魔杵还给慧空,慧觉双手合十对墨衡微微一礼。

    墨衡淡淡点头:“慧觉方丈既然认输,慧安大师怎么说?按三局两胜论处,你们一方已经输了。”

    “嗯,阿陀寺前两场都认输,老夫看第三场也不用比了,毕竟三局两胜嘛。”戴万山闻言上前,身为南粤守护者的他,巴不得一

    场都不打。

    花钟点头附和道:“既然我们两人被双方推出来当公证人,那么我们宣布,这场赌斗,获胜者乃是沧澜居一方。”

    周天石等人闻言心中一松,只差弹冠相庆。

    别看之前段皓信心十足,屡屡发出豪言壮语。可在大家看来,慧安这位阿陀寺当代行走,绝对有压箱底的杀手锏。

    或许踏入通脉期的段皓真的拥有平推化境,横击神境的战力,可出身隐世宗门的慧安,也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真逼对方上绝路,说不定最后会出现两方俱伤的结果。

    “阿弥陀佛,小僧既有言在先,自当遵守约定,澄明师侄一事就此揭过。”慧安深深看了段皓一眼,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现场除了段皓苦竹与墨衡师徒,其他人几乎都暗暗松了一口气,甚至连山脚下南方军区临时指挥营地,也是传出一

    阵欢呼声。

    两名半神境啊,加上戴万山、慧安、段皓这三位化境强者,剩下还有花钟、慧空、慧觉、白丹青、周天石、柳丙丁以及卫风等

    一众半步化境或者普通宗师境。

    特么小小一个云霞山,汇聚了十二名宗师境。

    这要是开战,只怕会将云霞山打塌半边……

    “司令,没想到事情这样解决,那件东西不如先撤走吧。放在外面多一秒,可就多一秒的危险啊……”看着大屏幕,军装男子深

    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对贺太行建议道。

    贺太行两条浓眉紧锁,死死盯着显示沧澜湖畔画面的大屏幕:“不能操之过急,且等到阿陀寺的人下山了再说……”

    众人闻言暗中腹诽贺太行有些谨慎过度,这时候,通过无人间谍机传来的画面突然有了变化……

    “只是……”慧安微微一顿,伸出食指指向天空:“军方的无人机已经飞进云霞山上空,想来关注我阿陀寺上山一事的诸多修炼界

    势力,也通过种种渠道得知今天发生之事……”

    说到这里,慧安双手合十对段皓沉声说道:“小僧身为阿陀寺当代行走,请天南真人指点两招。毕竟小僧一行大张旗鼓前来,假

    如这般虎头蛇尾结束,小僧回到宗门无法交代,宗门高层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这是向段皓(段天南)发起挑战?

    众人眼神怪异看了过来,刚刚仨人联手都不敢上,现在剩下一人,岂不是找虐?

    “慧安大师,您这……”戴万山走前一步。

    刚刚开口就被段皓拦下:“和尚倒是有担待,只是你刚刚说结果穆为一事,可有问过我段天南的意见?”

    “穆为联合吴天安李芊两人,于我沧澜居拍卖会上诬赖段某为邪魔外道,言语辩驳不过,便试图仗着突然暴起拿下段某。事败后

    被段某击杀,官方、龙组、修炼界没人提出异议,你阿陀寺却突然冒出来说此人乃是你外门弟子……”

    段皓眼神发冷,长身而起对着慧安三人喝道:“你阿陀寺既然号称佛门四寺,寺中弟子自当遵守清规戒律。敢问!贵宗门,何时

    外门弟子能够娶妻生子,接任家族?”

    “阿弥陀佛。澄明师侄已经还俗……”慧安闻言连忙反驳。

    段皓挥手冷冷看了过去:“既然还俗,那跟你们阿陀寺还有什么关系?”

    眼见慧空慧觉想要说话,段皓目光如刀看了过去,两人心惊肉战不由得后退一步。

    “本来就理亏的事情,我段天南没前往京城找他穆家算账,已经算是给京城官方的面子了。

    现在你们阿陀寺拿出来胡搅蛮缠,眼见拳头拼不过,又跳出来放嘴炮,说什么揭过?我段天南所杀乃是该死之人,用得找你们

    阿陀寺来揭过?”

    段皓连续两声反问,慧空慧觉两名老僧诺诺不敢说话。

    慧安气得胸膛剧烈起伏,想他身为阿陀寺嫡传,去哪里不是被人当成佛子供着,眼下被人如此呵斥,可以说平生头一遭了。

    段皓走前一步,冷冷盯着他喝到:“只穆为行径,我段天南追到京城,灭了他穆家,谁敢多提一个字?”

    “大胆狂徒!”听到这里,慧安终于忍受不住,双手翻飞之中,无数掌印击向段皓。

    “不好!天南小心!”

    “慧安大师,且莫动手……”

    “劈空掌,大摔碑手……”

    “不止,还有金刚掌的路数在里面……”

    看到这么多掌印,众人纷纷发出惊呼,尤其慧空慧觉两名老僧,更是神情激动,语调极高。

    正当众人认为段皓会被突然暴起的慧安压制时,段皓戏谑一笑:“天资一般,却还敢学这么多种掌法,简直可笑可笑!”

    犹如为段皓所言佐证,墨衡苦竹两名半神境强者,脸上都露出不屑之色,正当卫风打算询问墨衡时……

    场中战局又发生了变化。

    “任你千万掌而来,我只需一掌而去!和尚,接得下我段天南三成功力的纯阳掌,今日就饶你一命!”

    轻喝声中,垂于右侧的手掌缓缓抬起,正当云霞山上下紧紧盯着段皓的那一瞬,他动了……

    犹如黄金铸就的掌印被段皓轰然击出,无数让人目盲的金光使得不管在场还是通过无人机观察战场的军方众人,纷纷闭上了刺

    痛的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