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
    相比兴高采烈,带着好几桶高级灵茶下山的离龙小队,简铖这些被拿下的探子们,却一个个惶恐不安。

    “嗯,现在给你们两条路走。第一、每人一个小时,写出你们自认足够买下自己性命的东西。第二、你们不选第一条路,我让人

    废掉你们的修为,提着你们,打上你们所属势力要个解释。”

    段皓挥挥手,杜仲抱来一只大纸箱,里面堆满白纸和墨水笔。

    让柳丙丁解开这些人身上的禁制,段皓示意苦竹开始计时,转身带着周馥兰等人回到别墅。

    “现在开始算时间,一个小时后,你们写出来的东西不足赎买自身。那老道只能废了你们修为,按段师所言第二条处理。”苦竹

    笑了笑,所言让简铖等人亡魂大冒,特么这老道更狠。

    ……

    十几分钟后,连同简铖在内,几乎人人埋头奋笔疾书。

    断刃剑吴允,一剑滴血焦楷,两人的尸体就在不远处。

    既然有人用生命解释试图逃跑的下场,其他人立刻就怂了,大家是探子,不是间谍,没必要为背后势力将命都搭进去。

    更何况,人家说得很清楚,只要写出来的东西,价值抵得过自己这条命就好了。

    不写自己背后势力不就行了!

    今天能够被派来执行任务,基本都是各大实力顶尖的探子,手中掌握其他势力的隐秘不要太多。或许,还能趁机将跟自己宗门

    交恶的势力拉出来,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笔端在洁白的纸张上沙沙作响,简铖眼神烁烁,眼前白纸上满满当当全是京城吴李两家的黑料。

    而距离他不远处,李家一名探子也在奋笔疾书,上面所写内容约有一半正是有关京城简家,甚至背面还画出简家祖地峰妙山的

    地图。

    这人估计被吴允的下场刺激到,连进攻路线都标记出来,也不知道被简铖看到,会不会直接抄家伙拼命。

    “段师,这一招,太高了。”看着眼前相互爆料的诸多探子,苦竹感慨叹道。

    白丹青手持一方素白面巾,缓缓擦拭雷荼:“嘿嘿,之前还不解为何老师放任这些人在云霞山肆意妄为,原来他已经算到这一步

    。”

    “嗯,不过想来段师最关心还是有关灵脉的消息,等下仔细筛选,沧澜湖灵脉撑不了多久了。”苦竹点点头,看向距离两人不远

    的湖面,满眼尽是担忧。

    白丹青听到这话,脸色也沉重起来,云霞山能够有今天的局面,全靠两条灵脉组成的两仪聚灵阵让灵气生生不息。

    如果沧澜湖灵脉出现问题,两仪聚灵阵绝对会崩溃,那样一来,仅剩一条灵脉的云霞山,势必如同简家等势力那样坐吃山空。

    “可惜简家身处京城,要不然,最先拿这只白眼狼开刀。”白丹青双眸红光烁烁,刚刚从苦竹口中得知这事后,他就提议灭了简

    家,却被苦竹告知此事绝不可能。

    人家只是派个探子过来,你们就要灭人家族,官方绝对不会放任不管,要不然修炼界还不得乱了套?

    “苦竹前辈,墨家那两位,好像有意对慧安一行不利,您看……”白丹青岔开话题,眼神凝重看向别墅。

    苦竹淡淡笑道:“你都察觉到了,段师自然也知晓。既然段师没有揭穿墨衡的小动作,那我等就不用管了。只要不在云霞山上出

    事,阿陀寺即使事后要算账,也不敢扯到沧澜居上。”

    顿了顿,苦竹冷冷哼了一声:“这次让慧安出来,阿陀寺压力已经不小了,你要记住,现代社会,实力最强当属官方。一再挑衅

    官方的红线,阿陀寺早晚得出事。”

    白丹青闻言脸色微变,苦竹所言让他有点颠覆往常认识的感觉。

    不过这老道的身份,却让他不能不信,毕竟人家可是跟那位大人走得极近的存在,对官方的了解,绝对要比其他人多得多。

    正当白丹青与苦竹守着简铖等人时,段皓带着墨衡师徒来到一间临时开辟的静室。

    “按照约定,你们只能观看段某一次炼器过程,你们想一下,想要看段某炼制那种法器。”段皓坐到静室正中一只蒲团上淡淡说

    道。

    墨衡师徒闻言一震,脸上同时露出惊讶之色,居然能选择观看法器的种类,段天南这也太自信了吧,难道他能够炼制任何一种

    法器不成?

    卫风迟疑了一会,试探问道:“天南真人能否演示一下葫芦类法器的炼制过程?”

    “哦,你想观看葫芦类法器的炼制?看来在法器炼制上也算入门了。”段皓闻言有些惊讶看了过来。

    因为葫芦类、鼎类、扇类、图卷类都是属于炼器中比较冷门的分类,一般炼器师还真没把握接下。

    “茅大方上次说要一只养剑葫芦,那就炼制这件法器吧。”段皓点点头,起身从身后几只大箱子中拿出一件件炼器材料。

    这下,墨衡震惊了,刚刚卫风也就是随口一说,早就做好被段皓拒绝的准备,没想到后者竟然真的答应下来了。

    “师父,难道段天南真能炼制出葫芦类法器?”卫风艰难吞了一口唾沫,暗中向墨衡传音道。

    墨衡眼中闪过一抹激动,回道:“等下你且仔细观察,如果真能炼制成功,我等再见机行事。”

    卫风狠狠点头,正好段皓拿着七八只玉盒回来,连忙正襟端坐,凝神看了过去。

    “葫芦类法器,因为形状的特殊,所以属于法器中最难炼制的一类……”

    “底材很关键,必须采用柔韧性好的金属……”

    “必须一次成型,关键在内部阵纹铭刻……”

    段皓拿出幽炎鼎,一边向鼎中投入一件件炼器材料,一边解说道。

    墨衡师徒几乎将耳朵都竖起来,四只眼睛紧紧盯着面前喷发出灼人炎气的幽炎鼎。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越来越震惊,因为他们发现,段皓所讲内容与他们所学的炼器知识大为不同。

    大约一个小时后,卫风捂着额头脚步踉跄走出静室,无论段皓所讲炼器手法还是铭刻在葫芦内部的阵纹,完全超出他的接受能

    力,再听下去,只怕要损到神魂。

    又过了两个小时,墨衡也是脸色发白退出来了,看到盘膝坐在一旁的卫风,这位墨家家主苦涩一笑:“亏本座还提醒徒弟要多出

    来走动,避免成为坐井观天的青蛙,实际上困于祖地的墨家学派,何尝不是沦为那只井底之蛙呢?”

    眼神复杂看着静室中飞快向幽炎鼎打出收宝法诀的段皓,墨衡长长一叹:“不是亲眼所见,本座哪能相信世上居然有这等人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