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事态发酵
    这次让墨衡师徒两人观摩炼器,段皓真没有藏私。

    曾经身为至人境大修士,他犯不着为了区区一株两千年份通骨草,去跟墨衡师徒两人结下因果。

    因此,他不仅任由卫风选取学习观摩的法器种类,甚至在炼器时还详细解说过程步骤。

    只是……

    看着面前空出来的两只蒲团,段皓轻轻摇头,已经将炼器手法放慢三倍了,甚至连每个阵纹都拿出来单独解说,没想到这对师

    徒,居然连养剑葫芦一半的手法都没学到。

    “唉,墨家与鲁班门虽然并非号称以炼器立宗的宗门,但专门研究机关傀儡的他们,炼器水平在修炼界绝对不算低。可眼下看来

    ,这两个宗门对炼器一道根本就没有入门啊。”

    段皓摇摇头,长长一叹:“我还想能不能向墨衡借点墨家弟子成立炼器院,现在看来,还不如重新培养……”

    想到这里,他转身看向幽炎鼎中一只上下浮沉的赤金色葫芦,双手指诀猛然一变:“起!”

    轻喝声中,段皓十指飞快打出一个个繁复的指印,幽炎鼎中无数墨黑色灵焰化成无数赤红飞剑冲向葫芦口……

    正当段皓全力为茅山派炼制法器时,墨衡师徒也找到正在盘点物资的杜灵尘。

    “杜管家,阿陀寺一事已了,卫某与师尊也应该告辞了。”卫风向杜灵尘拱拱手。

    要是之前,卫风还真看不起杜灵尘这种‘下人’。

    不过见识段皓炼器手法之后,他可不敢小瞧这位掌管沧澜居一切事物的杜大管事。

    虽然此老实力不行,但谁知道,这位被段天南委以重任的老者,会不会在炼丹炼器上有不凡的成就呢?

    杜灵尘有些讶然说道:“两位不是要观看少爷炼器吗?此时少爷尚未出关,为何匆匆辞行?”

    听到这话,别说卫风脸色发红,便是墨衡那张扑克脸也是有些不自然。

    “这个……卫某临时想起宗门有事,因此,只能提前告辞。劳烦杜管家等天南真人出关后,代我等向其致歉。”卫风讪讪一笑。

    估计看不懂少爷炼器手法……

    杜灵尘秒懂,不过此老精明,他知道这次墨家受花家所托前来相助,乃是可以吸收为盟友的强援,自然不会揭穿对方。

    “宗门事大,应当如此。日后有空,两位可要多来云霞山走动,老夫送两位下山,这边请!”杜灵尘堆满关切的笑容,伸手虚引

    。

    墨衡与卫风见状松了一口气,向此老拱手:“杜管家,请!”

    ……

    这时候,军方已经将人员撤走,墨衡师徒下山后,通过秘法很快联系上一名开着半旧越野jeep车的壮汉。

    看到壮汉推开车门下来,墨衡探手入怀,取出一只造型奇特的罗盘,右手猛然一翻,一道犹如活物的黑光没入罗盘。

    “万里寻踪!”卫风见状眼神一亮。

    墨衡点点头:“本座已经将标记种入慧安三人身上,趁着现在修炼界还没从云霞山一事反应过来,我们得抓紧时间下手……”

    卫风连连点头,只见墨衡摆弄了一会手上罗盘,正中那枚指针滴溜溜一转,停在东北方向。

    “立刻按这方向追上去,趁现在修炼界还没反应过来,得抓紧时间下手。”此老将罗盘扔给那壮汉。

    壮汉接过后,一言不发启动jeep车,轰鸣的马达声中,jeep车飞快离开云霞山……

    而此时,由于军方撤走,各大势力一些实力或级别较低的探子们,也纷纷向云霞山赶来。

    为了获得第一手情报,诸多势力之前派出都是麾下顶尖探子,这都快两个小时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真不知道发生什

    么变故……

    “什么情况,一号不是说云霞山大阵被慧安神僧镇压了吗?老子眼前这迷雾是怎么回事?”一名中年人对着山道上弥漫的迷雾破

    口大骂,心中隐隐冒出一个不祥的预感。

    旁边另外一名西装革履,气质不凡的男子也是眼神微凝,拿出手机拨通一个极少打通的电话。

    “我是田鼠。老鹰已经失联两个小时了……”

    “嗯,十有**出事了,云霞山护山大阵又启动了……”

    “不清楚……军方刚刚撤走,没看到阿陀寺一行……”

    ……

    类似的一幕,云霞山下足足发生了近百宗。

    远在京城,近在西云、闽东、川中、三吴等省份的各大宗门势力,几乎同时接到自己安插在南粤暗子传来的消息。

    到底发生什么事?

    难道说阿陀寺一行败了?

    最先上山的王牌探子莫非出事了?

    ……

    无数疑问纷纷涌上诸多势力话事人的心头。

    “立刻联系南方军区!”

    “对,不惜一切代价,打听阿陀寺与沧澜居一战结果……”

    “立刻备车,老夫要上花家一趟。”

    “喂。明老哥吗。好久没见,打听个事……”

    无数渠道被动用,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明面上的消息开始流传出来。

    “第一任道协会长苦竹前辈接任沧澜居供奉一职!”

    “花家动用大人情,请出墨家当代家主墨衡出关……”

    “慧安不敢硬怼段天南,定下三局两胜……”

    “慧空慧觉两名老僧踢到铁板,先后向苦竹墨衡两位半神境强者认怂……”

    “慧安与段天南对了一掌,前者落败,为了保命,交出二十万灵能和三颗五十年份菩提子……”

    ……

    一则则犹如天方夜谭的消息,先后被人证实,震得修炼界哑口无声。

    相比那些曾经看衰沧澜居,此时暗中羞惭的宗门家族,类似京城吴家李家等于段皓交恶的世家,几乎人心惶惶。

    有人看到,

    一个小时内,数十辆来头不小的豪车,先后进入吴家祖地。

    至于,花家明家等与沧澜居交好的势力,却吸引不知多少艳羡的目光。尤其前者花家,更是让无数势力暗暗咂舌。

    半神境强者!

    花家居然请得出半神境强者?

    哪怕离开龙组,蛰居承运堂二十年又如何,花家老祖一出手就逼得吴李两家将这些年蚕食花家的利益吐出来,这次甚至还请出

    一尊半神境强者为孙女婿撑腰。

    什么叫底蕴,特么这就叫底蕴。

    “两尊半神境,加上诸多交好势力,段天南羽翼已成,堪称南粤修炼界无冕之王了。”古家家主古耀日,收起管事送上来的情报

    ,感慨发出一声轻叹:“来人,帮我定去南粤的机票,让伍爷回来,我要亲自去一趟南粤,见见这位天南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