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四方皆敌
    吴家六戒堂,数十名跺跺脚能引起一市震动的男女,犹如霜打茄子一般,一个个耷拉脑袋看向上面两名气势凌人的老者。

    眼见茶水换了三趟还没人说话,一名中山装老者忍不住了:“吴兄,李兄,事情变成这样,您两位得拿点章程出来啊。”

    “没错啊,上次你们说让我们跟你们干,现在我们手下的人被扣在云霞山生死不知,下一步要怎么做,您两位得指条路啊!”一

    名唐装老人见状附和道,此老乃是京城一家中等势力的老祖。

    “段天南手黑,哪次抓住人不是废掉修为,我们赵家可就这么一个王牌探子……”

    “这年头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啊……”

    “又不是那些不成器的弟子,真要让段天南将人废掉,我们边家损失可就大了……”

    “我看,早点派人接触吧,兴许付点代价还能将人赎回来……”

    见到有人带头,其他人纷纷开口,六戒堂瞬间变成菜市场,吴天宇与李震山脸色越来越难看。

    数息过去,眼见众人越说越过分,甚至有人提出通过花家向段皓服软,吴天宇再也忍不住了。

    “哼!看看你们,不是一家之主,就是那家老祖,现在居然打算向一名二十岁小屁孩认怂,传出去,你们还要脸不?”放下茶盏

    ,吴天宇冲众人冷喝道。

    李震山也是冷笑道:“你们家族的人被扣了,难道我们两家的人就没有被扣?别忘了,阿陀寺南下吸引了京城乃至南方诸省修炼

    界的注意,除去我等,不知多少势力派了探子上山……”

    “李老,我们不比你们两家啊,你们家大业大,损失一名探子不打紧,我们赵家小门小户的……”一名老者闻言连忙诉起苦来。

    “就是就是,上次已经花费不少灵能,这次要是人被废了,那损失可不是灵能能够衡量……”

    “您们两位说得轻巧,可总得替我们考虑一下,自从交恶段天南到现在,好处没见到,本钱倒是亏了不少……”

    吴天宇与李震山这话,让在场诸多家族高层十分不满,不等李震山说完,已经有人起身反驳。

    李震山气得双频微红,正待发作时,吴天宇身侧一名年轻男子突然发出一声长笑,将众人喧哗压了下去。

    “哈哈哈,诸位长辈,且莫自乱阵脚,依晚辈来看,段天南此举乃是取死之道,诸位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众人寻声看去,发现开口之人乃是吴钊这位吴弘之子,不少人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上次‘爷孙门’事件传遍了京城修炼界,虽然知道此事乃是吴家被人栽赃陷害,但是眼见两大主角同时出现,许多人还是不经意发

    出吃吃低笑。

    “呵呵,诸位不如听听钊儿所言。”眼见吴钊脸色有些难看,吴天宇冷冷一哼,双目如刀横扫全场,把骚动压下去。

    吴天宇发话了,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众人收敛神色,纷纷看向吴钊。

    吴钊深吸一口气,脸上挂起微笑说道:“此事在晚辈看来,诸位无需过于紧张。按晚辈初步计算,这次段天南扣下的人数,不少

    于一百八十人。大家不妨想想,此举他得得罪多少势力……”

    “咳咳,吴贤侄,原谅某家打断你的话。”一名壮汉听到这里摇摇头,起身说道:“我等知道你言语中的意思,不就是认为段天南

    会迫于诸多势力的压力将人放走吗?”

    “嗯,晚辈正是这个意思。”吴钊对这名壮汉点点头,脸上挂着笑,眼中却闪过一抹怒火。

    “唉,你到底年轻,不知修炼界一些规矩倒也情有可原。”壮汉摸着颔下虬髯摇摇头。

    吴钊哦了一声,淡淡拱手说:“那还请前辈指教。”

    “指教不敢当。”壮汉挥挥手说道:“此事关键在于,我等向云霞山派出探子乃是理亏在先。你且看看,那些探子被段天南扣下的

    势力,此时绝对在考虑付出什么代价将人赎回来,而不会打算联手逼段天南交人。”

    “贤侄估计忘记,之前我等几次向段天南发难,或多或少都是师出有名,这次理亏,真要联手乱来,只怕官方会通过军方会向我

    等施压。”

    “事情没那么简单,现在都不知道那些势力派了人,要串联也无从下手……”

    “官方最忌惮修炼界势力抱团,一旦超过红线,肯定会趁机发难,到那时候,事情就更加复杂了……”

    其他人纷纷开口,对着吴钊连连摇头,出身吴家却说出这种幼稚的话,真不知吴天宇推这名后代上来干什么?

    面对诸多大佬质疑甚至鄙夷的目光,吴钊神色很淡然,轻声笑道:“如果说段天南以此事向诸多势力索取赎金呢?”

    鸦雀无声,原本又开始骚动的众人,听到这话纷纷一怔。

    对啊!

    以那段天南行事风格,说不好真会这么做。

    这么一来,沧澜居可就是将诸多势力得罪惨了。毕竟按当下修炼界规矩来说,一方派出的探子一旦被对方抓住,除非刺探到核

    心隐秘,否则都会派人暗中接洽,将人赎回来。

    毕竟末法时代的地球,修炼环境太恶劣,培养一名好用的手下太困难了。

    加上当今的官方不允许出现灭宗之战,久而久之,相互派遣探子宛如成了例行公事,没必要将对方往死里得罪。

    可这位段天南是按规矩来的存在吗?许多人摇摇头,这位要是按规矩来,双方关系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吴钊的眼神变了。

    正当他们暗暗吃惊吴钊对段皓了解之深时,一名吴家管事眼带兴奋冲了进来。

    “段……段天南通过南粤龙组向京城、西云、闽东等南方数省一百七十九家宗门家族发出谴责信函……”

    吴钊闻言脸上大喜,上前夺过这名管事手中一封信函,反身奉给吴天宇。

    众人伸长脖子看着吴天宇打开函件,数息之后……

    “哼!好一个段天南,杀了吴允不说,既然还要老夫对此事做出书面声明道歉!”

    吴天宇气极而笑,起身阴恻恻扬扬手中信函:“诸位,看到了没,这样的信函,想来已经由龙组发到诸位府上了。一次跟一百七

    十九家势力撕破脸,段天南,离死不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