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是进是退
    南粤龙组,办公大楼顶层,组长办公室。

    花钟眼神复杂看着窗外的落花,手中茶水不知冷了多长时间,明炎等人站在其身后,纷纷屏气敛声,不敢言语。

    “函件都发出去了没?”花钟头也不回问道。

    明炎道人点点头:“一百七十九家势力,全部都发出去了。”

    “唉,段天南这是要将天捅破啊!”花钟微微一震,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松月、水无寒等龙组高手表情也很沉重,刚刚杜仲将函件送过来时,他们也被吓了一大跳。

    要不是后者再三肯定,此事乃是段皓亲自吩咐,谁敢将那些东西发出去?

    “明炎道长,此事干系太大,花某必须返回京城与老爷子商议对策。这两天,龙组事务就有劳您撑着。”花钟转身放下茶盏,所

    言让明炎道人眉头一皱。

    “组长,要在平时,别说让老道扛一两天,便是顶个十天半个月也不再话下。可现在……”明炎道人有些为难说道。

    花钟摇摇头:“道长心中顾忌,花某明白。这样吧,不管接下来南粤形势如何。总而言之,你等以南粤龙组的身份保持中立即可

    。”

    明炎道人听到这话,松了一口气,花钟从京城空降下来,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花老爷子安排过来相助沧澜居的一记妙手。

    要不然,上次阿陀寺一行刚出白云禅院,尹万奎这位横练宗师巅峰就被这位南粤龙组组长打成重伤?

    刚刚他还真怕花钟要他为段皓站台,可要说只保持中立,那事情就好办了。

    “既然如此,那组长早去早回,松月,立刻联系云白机场,订最快的航班。”明炎道人转身对松月说道。

    松月点点头,一边掏出手机一边推门出去安排。

    花钟挥手示意其他人出去,双眼凝重看向云霞山的方向‘段天南啊,你这次可真给我们花家出了一个大难题啊!如果只想趁机敲

    些灵能,你大可让老爷子出面,为何要采用这等过激的手段?’

    ‘花某真是看不懂,想不明白啊……’

    ……

    段皓这一百七十九封谴责函发出去,不仅让花钟这位南粤龙组组长心生惶恐,便是远在川中的丰都门,也是被他这一步无理手

    震得不轻。

    “师父,这……这该如何是好?天南真人几乎将一百七十九家势力的脸皮撕个干净。我等……我等丰都门,该何去何从?”白无常

    苦笑连连对孟婆说道。

    孟婆没有说话,旁边蒲团上一名白衣老道沉吟道:“一百七十九家势力,唉,这可不好办……”

    “可不是,几乎将南粤,西云,川中,三吴,闽东五省大部分宗门势力得罪死了,唉……”白无常身边一名壮汉摇摇头说道。

    此人肩扛一只车**小的巨斧,浑身肌肉犹如花岗岩般高高坟起,乃是一尊半步宗师的存在,继承丰都门牛头的称号。

    牛头旁边一名高瘦老者也是苦笑道:“老夫提议,我等还是趁早与沧澜居断绝盟约得了。毕竟,我们丰都门早就不复上古荣光,

    仅凭门主和孟婆师叔两尊宗师境……”

    此老乃是一名半步真人,继承丰都门马面称号,素来擅长算计谋划,同样也是丰都门高层。

    眼见自孟婆之下,宗门四名高层都有意跟沧澜居断绝盟约。

    后面十多名丰都门嫡传纷纷开口附和,孟婆双眸紧闭,干瘪的双唇紧紧抿起,一直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喧哗渐消。

    丰都门主对孟婆拱拱手:“师叔,我等之前也为他段天南担下不少干系。眼下形势危急,要进要退得早下决定,否则等到沧澜居

    成为众矢之的,只怕我等宗门要脱身都难啊……”

    孟婆闻言轻声一笑,睁开一双略微浑浊的眸子,玩味看向面前白衣老道:“他们眼界不够也就罢了,你接任门主也有二十多年时

    光,目光还如此短浅,实在让老身很是失望啊。”

    听到这话,丰都门主大惊失色,连忙躬身告罪:“这……这话从何说起?师侄虽然能力有限,但接任门主以来,一向兢兢业业…

    …”

    “得了!”

    不等白衣老者剖白心迹,孟婆已不耐厉喝道:“与其说兢兢业业,倒不如说尸位素餐。二十年前耗尽宗门底蕴将你的修为堆到宗

    师境,二十年过去却连宗师中期都迈不进去。要不是服用老身从沧澜居购得的丹药,是不是等到老身入了土,你这位丰都门门

    主还继续在宗师初期晃荡啊?”

    白衣老者满脸羞惭,白无常牛头马面三人见状心中暗笑。

    正当他们暗爽时,孟婆一双怪眼突然横了过来:“笑?要不是最近服用大量从沧澜居得来的丹药,你们修为能提升吗?端碗吃饭

    ,吃完摔碗,上不了台面的蠢货,真不知道老身咽气后,丰都门能在你们手中撑几年……”

    孟婆越说越气,将众多丰都门高手训成孙子,高层都怂成那样,其他那些嫡传弟子,更是大气不敢出,一个个耷拉着头顶着唾

    沫星子。

    许久之后……

    孟婆彷如将心中郁气宣泄完,抄起身边桃木拐杖顿了顿:“老婆子今天将话放在这里,只要老身不咽气,丰都门与沧澜居那就是

    铁杆联盟,谁要敢在提背盟这事,老身双眼认得人,手中拐棍可认不得人!”

    “谨遵老祖法令!”

    听到这话,谁还敢多言,上至白衣老者这位丰都门门主,下至最小辈的嫡传,纷纷躬身齐声说道。

    “去!以宗门名义,通过川中龙组分组发条公告,谴责那些趁火打劫向云霞山派出探子的宵小,谁要不服气,让他来川中与老婆

    子谈谈!”孟婆猛然指着白衣老者喝到。

    白衣老者哪敢废话,连忙招呼白无常转身就走。

    此老心悸孟婆发飙的同时,也好奇远在南粤得到此老如此力撑的段皓到底何等人物。

    ‘如果段天南渡过此关,老夫得抽点时间过去南粤拜访,此人能够得到师叔如此力撑,只怕拥有惊天来头……’眼神微凝,白衣老

    者暗暗下定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