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必须赔
    京城在世俗界眼中,乃是华国行政中心,建国初为了拱卫京城诸多大人物的安危,华国上下近半数千年世家迁居于此。

    因此,别看诸多京城家族高层在吴天宇与李震山面前犹如京巴。

    其实随便一个扔到京城之外,实力绝对不差拥有孟婆的丰都门。

    以此类推,明家麾下那些三四流势力,如果跟之前的南粤周家比,分分钟将后者虐出翔来。

    这不,见到这么多京城势力出来为沧澜居发话,南粤、西云、闽东、三吴和川中那些不断叫嚣的势力哑火了。

    闽东一处修炼者聚会的茶楼,一名刚刚踏入明劲的青年冲着窗边一名肥头大耳,身穿太极练功服的男子问道:“磊磊大师,您不

    是说要让天南宗师自废修为以谢天下吗?现在你对这形势怎么看啊?”

    那男子讪讪拿起茶盏,借以掩饰脸上尴尬:“小哥哪听来的消息,磊某那天脚滑说错了话……”

    “这说错话,不得是嘴滑吗?特么关你的脚什么事?”

    “老哥,您不知道,上次磊磊大师打不过那练散打,也说脚滑了……”

    “噗嗤,原来脚滑乃是一个万金油借口啊……”

    茶楼之中,其他修炼者纷纷大笑,那名为磊磊的胖子呆不下去,扔了茶钱,埋头就走。

    众人见状笑得更大声,这次沧澜居怼上一百七十九家势力一事,本来就是神仙打架跟在场诸多凡人无关。

    大家捧起茶盏就着小瓜子当回吃瓜群众也就是了,毕竟来这种茶楼打听消息,谁不是修炼界中不入流的存在。

    可偏生那磊磊脸皮厚,居然跳出来对沧澜居开火,据说事后还跟吴家某个长老通了电话。

    这下不得了,一两天来,自认傍上京城吴家的磊磊大师,可没少在众人面前装逼。

    半天前,见到茅山等势力为沧澜居发话后,此人就有些坐立不安,现在听到京城数百个势力站到沧澜居一方,更是从顶层溜到

    最下一层来。

    未曾想他之前的行径太遭人恨,躲到窗边都被人认出来,只能灰溜溜离开。

    挤兑走这个恶心货色,众人向茶馆老板打听最新消息。

    “呵呵,最近茶馆生意不怎么样,没多少资金向京城方面买消息了。”茶馆老板眼中闪过一抹狡色。

    那名喷走磊磊的明劲男子大笑:“少特么废话,这里十万块华国币,有货就拿出来大家看看,要没干货,我们去其他地方打听去

    。”

    “没错,又不是只有你一家修炼者茶楼,拿不拿出来,你自己看着办!”

    “这老孙头忒贪心……”

    “就是就是!”

    眼见众人骂自己坐地起价,老孙头哪敢拿捏,一边收起面前那捆红色钞票,一边向旁边茶博士挥挥手。

    很快,众人面前茶几上多了一份复印了不知多少趟的抵报,还附赠一盏大佛龙井。

    明劲男子得意笑了笑,因为他花钱,所以也受到不少吹捧声,让其这几天从磊磊处受到的郁气散去不少。

    此人呡了一口龙井,淡淡拿起抵报一看,不由得怔住……

    茶馆之中其他人也犹如中了定身法,一个个拿着手中抵报不言不语,许久之后,一声戏谑终于惊醒了他们。

    “呵呵,京城二十九家世家、两百六十七家二流势力,一千零五家三流势力同时发话了。让段天南就前日一事给出解释,否则将

    会通过龙组上书官方,让后者通过军方找段天南要人!”

    众人寻声看去,发现开口之人手持一份远比自己手中清晰精致的抵报,依靠在茶馆栏杆上得意洋洋,正是之前被大家挤兑离开

    的磊磊大师。

    “你们不是看好段天南吗?怎么了,磊某没说错吧,他惹得这么多势力联名向官方施压,恐怕不止自废修为了!”磊磊一双死鱼

    泡圆眼横扫全场,所到之处,人人埋头避开,那明劲青年更是满脸通红。

    语不惊人死不休,磊磊猛然将手中抵报拍到那明劲青年面前茶桌上,双眸狠狠盯着被龙井茶水溅湿脸颊的后者:“磊某今天将话

    放这了!他段天南不仅得将扣下的人放走,而且还得以死谢罪,否则家人难保!”

    ……

    类似闽东茶馆这一幕,同时发生在南方诸多修炼者聚集的场合,相比云霞山所在的南粤,其他四省大部分势力或者散修都不看

    好沧澜居一方。

    不过,类如磊磊这种敢放出豪言的存在,还是比较稀少。

    甚至西云百蛊门,青牛谷等宗门,反而警告门下弟子别在这风头浪尖乱冒头。

    云霞山沧澜湖畔,杜灵尘终于将那些被**害的灵药整理好,与费宇几人找到苦竹和白丹青。

    “怎么样?结果出来了吗?”见到他们几人过来,白丹青连忙问道。

    杜灵尘愤愤将手中一卷账本扔到桌上:“这群混蛋真将老夫的药物祸害惨了,经过统计,完整无缺几乎没有,大部分由于采摘不

    当,导致剩下七成或者五成药性。”

    “我们几个估算了下,这次损失折算成灵能,大约七万左右。”唐兴肉痛不已说道。

    白丹青大怒,苦竹也是缓缓睁开双眸,冷冷看向被限足在湖畔的简铖等人。

    “赔!让他们加倍赔!”费宇一抖手中折扇,扇面流光幻动,正是段皓赐下的一柄以上古剧毒炼制的法器。

    “唉,不是灵能的问题。这么多灵药被糟蹋,可是大大拖了我们炼丹院的进度,这个月的炼丹任务,肯定完成不了了。”顾长歌

    十分担忧说道。

    费宇与唐兴沉重点点头,他们转投沧澜居以来,段皓可以说要功法给功法,要材料给材料。

    现在第一个月的任务没完成,实在让他们感到脸上无光。

    正当众人深恨简铖这些探子时,杜仲匆匆拿着一份抵报走了过来:“诸位前辈,大家快看,不仅京城那边发生变故,而且那个磊

    磊又冒出来喷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