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难以抉择
    南方军区,司令部。

    岳河手持一份文件敲开贺太行的办公室:“司令,京城方面发函。”

    贺太行接过来翻了翻,直接扔到桌上哼道:“这么快将事情捅上去,绝对是吴家或者李家干的好事。”

    岳河担忧点点头:“段天南这次也有些不像话,虽说他沧澜居损失不小,但也不能这么硬着来。想要敲点灵能当赔偿,完全可以

    让花家或者明家出面,他犯得着将脸皮撕破……”

    “要是按你说的做,那他也不是段天南了。”贺太行哈哈大笑。

    岳河脸色微变:“司令……您的意思是……”

    “早在云霞山,老夫就预料到有这么一天。”贺太行自顾点起一根特供烟:“只是没想到他会向一百七十九家势力发难,老夫原以

    为他会趁机敲打一下吴李等家族而已。”

    岳河看了看桌上那份红头文件,低声问道:“现在怎么办?京城已经下了文件……”

    “南方军区可不给吴家当枪,你带上火龙去趟云霞山,该吃吃,该喝喝,其他事不用你们管。他段天南敢惹这事,必定有应对方

    法。”贺太行淡淡一笑。

    岳河心中有数了,很快,一辆悬挂红头黑字牌照的东风猛士,离开了南方军区,向着云霞山的方向开去。

    而此时云霞山上,沧澜湖畔,杜灵尘等人正接待一名相貌方正,身穿杏黄道袍的道人,正是茅大方这位茅山派掌教。

    “大方真人,这次贵宗施以援手,沧澜居上下感激不尽。”杜灵尘微笑对茅大方说道。

    茅大方轻轻点头:“杜管家言重了,本座与几名师弟刚出三吴便遇到京城李家几名宗师,真是惭愧啊。”

    周馥兰闻言娇笑道:“大方真人言重了,您们兑去李家几名宗师,可为我等减少不少压力。”

    茅大方脸上挤出一抹淡笑,其实茅山派这次不仅扛下京城李家数名宗师境,还拦下不少宗师境散修和无数蠢蠢欲动的中小型势

    力。

    相比盯着血神教的丰都门,茅山派算是出了大力气,只不过双方交好,一些事情大家心中有数就好,没必要拿到台面上说。

    “这次南下,只有大方真人一人前来?”周天石对茅大方问道。

    茅大方自嘲笑道:“诸位见笑,我茅山派这次来了八名宗师境。毕竟……毕竟好几十件法器呢,本座实在不敢冒险。”

    众人纷纷点头,露出理解微笑。

    杜灵尘抚须说道:“应该的,应该的,如果大方真人只身前来,我等反而不放心将那么多法器交给茅山。”

    茅大方脸露惭色,其实得知段皓战后为自己一方炼制法器,茅山内部都差点打起来了。

    想起诸多师弟乃至几名师叔师伯在比武坪上,挽袖争夺前来名额的那一幕,茅大方老脸微红。

    没办法,要在上古时代,修道者使用法器,一般都寻找契合自己功法或者战斗方式的种类。

    可到了末法时代,哪怕茅山派号称执南方道门牛耳,门内每尊宗师人均一件都安排不了,更别说让大家挑选契合自身。

    这次得知段皓为自己宗门炼制法器,为抢先来南粤挑选,茅山差点内乱。

    要不是茅大方眼见形势不对,逼众人在一柱香内决定名额。

    等到后山禁地中那些闭死关的老不死出来,说不定连他这个茅山掌教都被踹到一边去。

    “得知沧澜居正在重建,本座便让其他人在临近酒店暂住,等移交了法器,再召他们过来护送。”茅大方定定神,低声解释道。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又闲谈了片刻,一袭红裙的元淳儿飘身过来,告知段皓出关了。

    “少爷请诸位过去帮忙搬法器。”元淳儿水汪汪的大眼充满惊色,刚才被段皓召进静室,这位合欢宗圣女可被吓得不轻。

    “大方真人,这边请!”杜灵尘起身对茅大方伸手虚引。

    茅大方连忙跟上杜灵尘等人,向不远处的别墅走去,只是,当杜灵尘推开大门时……

    刀剑针梭,钟鼎镜令,一件件形制各异的法器被随意放置在大厅之中,一股股摄人灵威扑面而来。

    无论茅大方还是其他人,都被眼前这一幕震得目瞪口呆。

    “这……这得多少件法器啊?”茅大方震惊喃喃。

    “除了事前约定,需要交给你们茅山派之外,这里还有二十七件法器。”轻笑声中,段皓负手从静室走了出来。

    杜仲抱着几件比较小巧的法器跟在后面,走到大厅正中的茶桌上,哗啦啦堆上去。

    啪!

    其中一只巴掌大小的橙黄葫芦滴溜溜摔到桌下。

    茅大方眼角一抽,如果没记错,貌似茅山某位太上长老在事先就预定了一只养剑葫芦……

    “杜管家过来处理一下,将承诺给茅山派的那些,现在就移交给大方真人。剩下你们一人挑一件,最后平分成三份,给丰都门、

    京城花家、明家送去。”段皓拍拍手,所言震得全场鸦雀无声。

    ‘特么这是将法器当成白菜分啊!’茅大方心中酸溜溜。

    杜灵尘等人听到这话,也是惊喜不已。

    上次费宇从京城回来后,段皓就送了一柄五翎百毒扇,大家可是艳羡不已,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头上了。

    “少爷,这两天发生事情。”杜灵尘压下心中狂喜,将几份整理好的抵报交给段皓。

    段皓随手接过去,与茅大方客套了几句后,转身就走。

    这次为了炼制法器又动用两条灵脉,心忧灵脉的他赶着去与镇守灵脉的苦竹汇合。

    眼见段皓离开,茅大方为难了。

    要是段皓只将承诺给自己宗门的法器炼出来就好办,现在多出近三十件,这就难办了?

    ‘那件印玺看来威力似乎不凡……’

    ‘九师妹想要一件钟类法器想了快三十年,可那枚剑令也不错,二十年前欠了七师叔大人情,他老人家想要一枚剑令也想了好久

    ……’

    纠结了!

    堂堂茅山派掌教茅大方,此时得了选择困难症。

    每一件他都觉得不错,拿起一件又放不下另外一件,不用数息,最少扯掉颔下二三十根长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