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古家要搞事?
    任东方俊四人如何旁敲侧击,依旧无法从段皓口中得到**道一脉更多的消息。

    眼见段皓无意谈论这个问题,四人只能在元淳儿幽怨的眼神中,带着新订立的盟约离去。

    “奴家还不如货物呢,退了几次没退成,上架贱卖吗?”元淳儿嘀咕道。

    众人玩味看向段皓,周馥兰看不过去,起身笑道:“妹妹说什么气话,你把这里当自己家就行了。”

    言罢,此女对其他人暗暗使了一个眼色。

    之前她都一直想为段皓笼络合欢宗,现在得知后者拥有东方俊这位化境巅峰,自然更不愿双方因为元淳儿起了龌龊。

    大家了然,连忙开口附和,除了苦竹这位客卿供奉,仅剩段皓没有发话。

    腰间软肉被周馥兰拧了好多下,段皓有些无奈,要不是前者开口,他真不想与合欢宗结盟。

    以自己当下的修为,要不是顾忌官方态度,只怕早就打上血神教和阿陀寺的祖地了。

    区区一个化境巅峰的东方俊,对沧澜居来说真的可有可无。

    要不是当初约定前往合欢宗观看典籍,仅凭这老小子敢对自己耍心眼一事,早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动声色拿住腰间作恶的小手,轻轻在手心挠了一下,感应到身旁娇躯微微一震,段皓面色如常说道:“杜管家为元姑娘安排一

    个房间吧。”

    杜灵尘起身问道:“少爷,沧澜居还在重建,客房已经住满了。”

    因为杜若一事与段皓的态度,元淳儿被安排到别墅佣人房中,现在双方结盟,自然不能再让此女住在佣人房了。

    正与某人暗中斗法的段皓,脱口而出:“馥兰隔壁不是空着。”

    段皓此言一出,全场鸦雀无声。

    杜若小脸发白,哼了一声,扭身离开,元淳儿抬起头,惊喜莫名。

    周馥兰给某人来了一下狠的,似笑非笑说道:“诸位,馥兰偶感不适,告退了。”

    “咳咳,我炼丹院几炉丹药要出炉了……”

    “灵田还得整理……”

    “老夫突然对阵道有些感悟……”

    “老师,大战将来,白某且去参悟功法……”

    ……

    众人纷纷起身告退,一时口误的段皓哭笑不得。

    苦竹玩味看了看满脸通红站在一旁的元淳儿:“段师,老道且去看管灵脉了。”

    言罢不等段皓说话,此老起身向大门走去,留下一道让段皓差点憋出内伤的传音:“段师,此时非比前朝,有些法律还是得遵守

    ,而且……而且那丫头也忒小了……”

    眼见段皓满头黑线,杜灵尘心知不妙,向元淳儿挥挥手,后者一步一回头,紧跟前者向别墅二楼走去。

    “特么,这算什么事啊?”哪怕段皓两世为人,此时也只能发出一声无力的长叹。

    正当段皓独自品尝口误带来的恶果时,一列长长的车队来到云霞山脚。

    带头乃是郑天彪这位花城公安系统一把手的座驾,后面乃是一辆宾利欧陆,接下去,不是来头极大的公家车辆,就是市价不凡

    的豪车超跑。

    “那辆欧陆好像司马家族的?”

    “不用怀疑,正是司马明空的座驾,此老与周天石掰腕子,车子都选同个牌子。只不过周天石那辆比司马家这辆先买,南粤修炼

    界都知道。”

    “奇怪了,前面那辆是公安系统的,第三辆到第六辆也是花城诸单位一把手的座驾,可从第七辆开始就乱,江湖大佬与官方大佬

    交叉其中……”

    “就是,我这也纳闷中。这紧要关头来云霞山,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一些隐于云霞山周边的探子好奇关注着这列车队,如果来的只是修炼界的大佬,他们还真没什么兴趣。

    可眼下涉及到官方的人,不得不让他们想到很多——难道官方准备派高层插手了?

    眼神逐渐凝重,一些人掏出手机联系自己所属势力。

    很快,因为明家和吴李等家族互喷,已经十分敏感的修炼界,纷纷将目光盯向南粤云霞山。

    而此时,通过阵法得知山下来人的柳丙丁,也是匆匆找到杜灵尘。

    “老杜,你看。京城古家下的拜帖。”此老将一封精致的玉帖,递给刚刚安排好元淳儿的杜灵尘。

    “古家?”杜灵尘低声沉吟。

    苦竹加入沧澜居后,曾经向诸人介绍过京城修炼界,对古家介绍很多,这是一个行事低调,实力极强的家族。

    以他的话来说——古家疑似存在神境强者!

    “过门是客,打开阵法,请他们上山!”将玉帖递给柳丙丁,杜灵尘准备去安排接待事宜。

    柳丙丁有些为难拉出杜灵尘:“这事有点复杂,对方来的人比较多……”

    “自然一并请上来。”杜灵尘好气又好笑,难道沧澜居还招待不起对方的随从不成?

    柳丙丁无奈对阵盘打入一道指诀:“老杜,你自己看吧。”

    杜灵尘眉头微皱,只见暗金阵盘冲出一道光幕,显化出云霞山脚的一幕。

    “这是什么情况?”看着眼前数十辆豪车,杜灵尘拔下几根胡须,尤其当他看到郑天彪司马明空等熟面孔时,更是感到一阵无语

    。

    柳丙丁苦笑道:“老朽估算了下,大约得一两百号人。”

    “这……这人也太多了,这节骨眼,古家什么意思?”杜灵尘大怒喝道。

    听到动静的白丹青等人,纷纷冒了出来,其实大家都没走远,只是怕段皓尴尬借口离开。

    正当大家询问发生何事时,大厅内传来段皓一声轻笑:“这么多人过来,我段天南可没那么多椅子让他们坐,这样吧,请他们选

    十人上山吧。”

    “老朽明白!”柳丙丁不敢多言,转身就走。

    其他人此时也从杜灵尘口中得知事情经过,脸色都有些难看。

    云霞山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古家突然来访已经足够让大家怀疑了,现在弄出这么大阵仗,莫非来者不善?

    “杜仲去请费老,唐管事去请苦竹前辈。顾院长,丹青,我们先进去准备准备。”周天石对众人吩咐道,带着白丹青顾长歌返回

    刚刚离开大厅。

    而此时,得知沧澜居只许十人上山的消息,山脚下顿时大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