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坐而论道
    ‘灵气如此浓郁,已不逊我古家祖地,难怪吴李两家会打段天南手中聚灵阵的主意……’古耀日走进别墅,神色微微一变。

    他压下心中惊骇,对端坐大厅主位的段皓轻声笑道:“天南真人威震南粤,今日一见,当真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传闻啊。”

    正如古耀日惊讶沧澜居底蕴,初见这位古家家主的段皓,心中也是暗生疑惑‘此人为何面容与我一名至亲这么相像?’

    眼见段皓一直端详自己,古耀日眉头微皱,转身对右侧首席的苦竹躬身一礼:“苦竹前辈,二十年过去,没想今日有幸再见尊颜

    。”

    “难得你还记得老道,古裂空身体如何?两个鼻孔还能出气不?”苦竹戏谑一笑。

    “劳烦前辈记挂,家父身体硬朗,想来再活个十年二十载都没问题。”古耀日苦笑一声,起身对苦竹回道。

    苦竹笑而不语,暗中对段皓传音道‘古裂空乃是古家老祖,二十年前已是化境巅峰,以其天资,此时必定踏入半神。’

    段皓闻言回神,几不可查点点头,心中暗笑自己多疑。

    眼前此人乃是京城古家家主,自己那位至亲却是一名普通中学教师,要不是因为自己这次重生归来,两者之间地位天差地别,

    怎可能有所关联……

    “京城道协一别,不知不觉已是八年,费老先生风采依旧啊……”

    “这位想来就是白丹青,白先生了,听闻白先生与雷法一道甚有研究……”

    “阎王敌,顾老于岐黄一道的造诣,哪怕古某远在京城也是有所耳闻啊……”

    ……

    犹如见到多年老友,古耀日无需别人介绍,娴熟与诸人一一见礼,白丹青等人微讶之余,纷纷起身回礼。

    这时候,最懵逼就是与郑天彪站在一起的俞淞。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古先生称呼那名年轻人为天南真人?

    天云集团不是被白家接手了吗,怎么突然冒出这个天南真人了?

    随着古耀日落座,司马明空等人上前与沧澜居众人行礼,俞淞更迷糊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什么家主?什么门主?

    怎么搞得跟武侠小说中的江湖人一样?

    正当俞淞怀疑眼前一幕乃是梦中,打算掐自己一下验证时,旁边郑天彪拉了他一把:“郑某见过天南真人,诸位前辈,我来介绍

    ,这位是花城市市长俞淞先生。”

    “哦,欢迎俞市长来云霞山做客。”段皓对俞淞点点头,指着郑天彪的肩章笑道:“郑局长高升了啊。”

    郑天彪摇手笑道:“天南真人莫说笑,这等世俗虚名,您要有意,挥手就得。”

    众人闻言大笑,军方为了请段皓接任国际狩猎队长,可是几次许诺事后封将,郑天彪所言非虚。

    古耀日点头附和,他于京城官场占据高位,当然知道沧澜居与京城吴李等家族发展到今天,正是因为国际狩猎队长一职而起。

    这一幕落入俞淞眼中,让后者抽了一口冷气。

    刚刚郑天彪所言,他还以为前者有意奉承段皓,眼下看到古耀日都点头,他默默将半边屁股移出椅子,之前产生的小九九都被

    丢到爪哇国去。

    随后所见,更是佐证俞淞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只因双方寒暄片刻后,古耀日有意试探沧澜居实力,便提议众人交流一下修炼心得。

    这下市长大人完全懵逼了!

    不过,虽然他听不懂,但作为主政一市的大佬,察言观色能力自然不差,眨眼就将场中众人分了几个阶层。

    不时点头附和的郑天彪应该比自己这个圈外人略强些许,属于那种不懂装懂行列;

    司马明空等人与那几名年轻人,一个个不是苦着脸,就是擦着汗,估计能听懂一两成;

    杜姓老者与那绰号阎王敌的顾姓老者,唐姓中年人,这几位不时发出恍然长叹或者懊恼神色,应该能听懂三四成。

    至于周天石这位周家老祖,姓费的青衫老人,红眼的白家男子三人不时还能问几个问题,目测理解了五六成;

    剩下古耀日,苦竹道人和段皓三人便是主导这场所谓修炼心得交流的角色了……

    眼神微凝,看着在古耀日与苦竹两人面前侃侃而谈的段皓,俞淞暗暗将他相貌姓名记住——花城市内不可得罪之人,又得加上

    一人了。

    俞淞不知道,其实段皓三人中也分高低,实力最差正是发起交流提议的古耀日。

    古耀日开始仅为了试探段皓深浅,可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无论自己提出多么冷僻刁钻的修炼难题,后二者都能轻易给出答案

    ……

    不用十分钟,他肚里的干货就被掏空,只能竖起耳朵,变成小学生,眼巴巴看着苦竹与段皓交流。

    没办法,这两人对于今日所言,对他来说,乃是极为宝贵的修炼经验。

    尤其段皓这位天南真人,古耀日心中真的写了一个超大的‘服’字。

    其他人实力不够看不出来,可身为化境中期的古耀日却知道。

    从开始到现在,段皓一直都在回答别人提出的难题,甚至还点出在场众人修炼中走错的许多弯路。

    这等眼力!

    古耀日眼神微凝,将眼前青年与老父古裂空做个对比,暗暗摇了摇头,后者如果胜过前者,也不会任由自己修炼过程中留下隐

    患了。

    “嗯,你们如果还有什么难题,趁机拿出来吧。”段皓又解答了苦竹询问的一个有关半神境修炼难题,轻咳一声对众人问道。

    众人闻言微惊,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之中,这场论道居然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多谢段师(少爷/少主)指点……”苦竹带头起身对段皓躬身一礼,其他人连同古耀日在内纷纷附和。

    俞淞大惊起身,却见众人已行礼完毕坐回座椅,只得讪讪坐了回去。

    端坐主位的段皓拿起茶盏呡了一口,对客座首席古耀日问道:“古家主今日南下,对我沧澜居有何见教?”

    来了!

    无论古耀日一方,还是沧澜居一方,人人脸色微变,因为他们知道,肉戏要上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