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拒绝古家
    “古某此次南下,主要查探沧澜居实力,判断贵方是否有资格与我古家结盟。”古耀日放下茶盏,淡淡说道。

    听到这话白丹青等人脸色微沉,司马明空一行更是暗暗叫苦,只恨自己出门没看黄历,居然扯到这种事情之中。

    刺探一方势力的底细,这可是修炼界大忌,外面被扣在湖畔那些人,不就是因为刺探沧澜居而被扣下吗?

    段皓戏谑笑道:“那古先生所见如何?”

    众人闻言凝神看向古耀日,后者接下来的回答,一旦稍有不慎,只怕双安就得兵戎相见了。

    “仅天南真人一人,便值得我古家与沧澜居缔结盟约。”古耀日嘴角微弯,微笑说道。

    这可真是松了一口气!

    司马明空等人提起的心脏总算落下,转而羡慕看向段皓,这可是京城古家啊,传闻中实力比京城花家更胜一筹的千年世家。

    这种伸出橄榄枝的举动,如果传了出去,足够引起修炼界大地震啊。

    俞淞暗暗咂舌,相比其他人,他知道古耀日拥有直达天听的能力。

    ‘这要是传到官场,只怕不到明日,云霞山的海拔得被前来走关系的大佬踩低好几米。’俞淞心中默默将段皓再次拔高一大截。

    “天南,既然古家主诚意拳拳……”周天石站了起来,有些激动对段皓说道。

    苦竹道人抚须微笑,对段皓传音道‘古家深不可测,足够当做强援……’

    白丹青几人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的神色还是暴露出赞同结盟的意思。

    没办法,京城古家,这四个字堪称金字招牌,实在不得不让他们动心。

    古耀日拿着茶盏笑而不语,显然对眼前这一幕有所预料。

    只是正当他以为段皓将会点头同意时,后者一声戏谑却让他神色一滞:“只怕要让古家主白跑一趟了,相比古家对我段天南有所

    了解,段某对古家可是相当陌生。结盟一事,只怕还不到时候。”

    拒绝了!

    他居然拒绝了?

    不仅古耀日惊讶看了过来,便是沧澜居一方以及司马明空等人,此时也是被段皓这句话震得不轻。

    “天南……”周馥兰秀眉微蹙,刚刚开口就被段皓挥手拦住。

    古耀日放下茶盏,轻声说道:“如果古某之前试探一事让天南真人感到不喜,古某可以对此事道歉。”

    “呵呵,古家主言重,我段天南不至于没有这点心胸。”段皓淡淡一笑。

    众人闻言更加不解,这可就说不通了,古家这样的盟友,说句实在话,足够抵得上丰都门和明家了。

    难得人家送上门来,你却往门外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天南真人不考虑考虑?古某可是真是带着诚意过来……”古耀日眉头紧锁,眼中闪过一抹薄怒。

    “想来段某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古先生如果要做客,沧澜居欢迎,至于结盟一事,段某还是那句话,现在还不到时候。”段皓不

    等古耀日将话说完,端起茶盏轻声笑道。

    古耀日完全没想到,段皓态度居然这样坚决,甚至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就端茶送客。

    脸色越来越难看,数息之后,古耀日起身冷冷对段皓说道:“天南真人的意思,古某明白了,既然如此,古某告辞。”

    “杜管家,劳烦代我送客。”段皓微微一笑,对杜灵尘点点头。

    杜灵尘闻言无奈起身,走到古耀日身侧:“古家主,这边请。”

    “请!”古耀日深深看了段皓一眼,转身走出大厅。

    谁能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司马明空等人可真是坐蜡了,连准备好的礼物都不敢拿出来,满脸尴尬与段皓告辞离开。

    俞淞见状连连催促着郑天彪,后者无奈,只得与其一起离开。

    眼见他们乘着来时车辆离开,苦竹轻声笑道:“段师为何拒绝与古家结盟?莫非有什么深意?”

    周馥兰拉拉段皓衣袖,起身问道:“天南,按苦竹前辈所言,古家在官方力量很大,如果有他们帮我们,吴李两家必定投鼠忌器

    。”

    “是啊,老师,为何您愿意给合欢宗机会,却不愿给古家机会呢?”

    “少主,此事我等实在想不通……”

    ……

    众人纷纷开口询问,段皓等到众人话音渐消,才转身笑道:“结盟古家,我又将花家与明家置于何处?当初结盟简家,你们看我

    可曾答应过花家结盟的提议?”

    眼见大家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段皓淡淡笑道:“段某可以坦言,沧澜居与花家走得近,主要因为我与浅语的关系。至于明

    家,那是顶替简家背盟后留下的位置,负责日后在京城销售丹药、灵茶、法器。”

    听到这里,众人大悟。

    结盟二字可不是嘴上说说,看看之前简家从沧澜居得到多少好处,可就算如此,遇到危急情况,依旧单方面撕毁了盟约。

    相比早晚结亲的花家,主动示好的明家,甚至舔着脸靠过来的宝湾陈家。

    初次见面就试探沧澜居实力的古家,要让段皓相信对方拥有诚意结盟,真的很难。

    而且,北方盟友越多,沧澜居通过灵茶、丹药、法器维持的联盟关系就越脆弱。

    毕竟利益就这么多,多一人进来分,分到手自然越少。

    现场没有一个蠢人,段皓点了一句,大家都想到很多。

    尤其周天石,费宇,杜灵尘这几位老人,更是感到脸颊火辣辣一片,一大把岁数了,居然连这等要害关系都没看得出来,简直

    活到狗身上去了。

    “段师不愧是段师,修炼界中能够抵御古家结盟诱惑的人,绝对不超五指之数。”苦竹抚须大笑。

    段皓好笑指着此老说道:“你可是号称跟随过那位大人的存在,别说你看不出来?”

    “老道刚刚也是有心试探段师,有罪,当罚!”苦竹耸耸枯瘦的双肩,有些无赖说道。

    段皓故作愤然喝到:“那还不给我滚去看守灵脉!”

    “老道这就去!”苦竹了然,小跑冲出别墅,豁然转身看向东北方向,那处天际,两道隐晦的神识正向云霞山飞掠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