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苦肉计
    岳河与火龙打着出工不出力的主意,姗姗到来已是晌午时分。

    落座看茶后,岳河便将吴家动用关系请官方高层施压一事说出,周馥兰与杜灵尘连忙致谢。

    “周大小姐与杜管家多礼了,来时司令吩咐过,京城那边的压力,军方会帮沧澜居顶住。”岳河放下茶盏,微笑说道。

    火龙点头附和道:“司令让我们转告天南真人,这次扣下那么多势力的探子,沧澜居准备怎么处理,希望能通下气。一旦有什么

    变故,我们也能有所准备使上力气。”

    众人相视一眼,周天石叹道:“此事天南交给苦竹前辈负责,我等却是不知具体计划。”

    火龙闻言脸上浮现一抹惊讶,沉吟片刻说道:“既然这样,我等只能叨扰片刻,等天南真人或苦竹前辈有空,再当面询问详情。

    ”

    自从段皓决定接任国际狩猎队长一职,南方军区与沧澜居可以说处于蜜月期,这点小要求,杜灵尘当然不会拒绝。

    安排两人下去歇息后,杜灵尘便让杜仲去湖边守候,只等段皓两人出来,便将此事告知。

    而此时,古耀日上云霞山一事,也传到京城与南方诸省,不知多少关注此事的势力或者散修都被震得目瞪口呆。

    京城吴家,六戒堂中。

    吴天宇阴沉着脸将手中密报放到身侧茶几:“古家到底怎么想的,突然插手此事,居然连打个招呼都没有?”

    旁边李震山冷哼道:“万幸段天南狂妄自大,拒绝古耀日伸出来的橄榄枝,要不然,谁笑到最后,还真难说。”

    堂中诸多世家高层纷纷点头,别看同为京城世家,可谁不知道,世家之中也分个三六九等。

    古家,正是世家中顶尖的存在。

    “吴老,李老,古家莫非也打算吞下沧澜居?”一名西装革履,带着领花的老者托托眼镜,沉声问道。

    吴天宇眼神微凝说道:“这个可能性不小……”

    听到这话,下面的人脸色微变,不少人建议抢先下手。

    一时间,六戒堂群情汹涌,吴天宇与李震山相视一眼,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次探子们被捉,他们趁机罗织罪名,将事情搞得这么大,正是为了等血神教攻下沧澜居后,以充足的借口参与瓜分沧澜居。

    可眼下……

    老早得到自己一方提供情报的血神教,刚出川中就人间蒸发,准备当渔翁的吴李两家,可不想亲自下场当鹤蚌。

    ‘吴兄,不能再向沧澜居发难,这么继续下去,我们说不定反而给血神老鬼当枪了。’李震山双唇微动,暗中向吴天宇传音道。

    吴天宇几不可查点点头,传音回道‘老夫心中有数,不过这么压着也不是办法,看来只能上古家一趟了……’

    ‘什么?你要上古家,这……’李震山脸色微变。

    吴天宇眼中闪过一抹怒火 ,传音回道‘既然得知我等与沧澜居结仇,古耀日却依旧赶往南粤与段天南结盟,我吴家如果没有表

    示,只怕就要成为京城修炼界的笑柄了。’

    言罢,吴天宇猛然起身,冷冷喝到:“古家身为京城世家,无视我等与段天南因果,可谓将我等视如无物,老朽立刻上古家,问

    问他们到底什么意思!”

    吴家要怼古家!

    听到吴天宇这话,众人脸色大变,几名鼓噪最响的家主缩缩脑袋退了下去。

    这可是京城古家啊,别看人家低调,可论起底蕴,谁不知道,古家比号称京城六大世家的吴李两家要深厚得多?

    眼见自己一开口就镇住全场,吴天宇暗暗发出一声长叹,其实要不是血神教久久没有动手,他根本就不想拿古家出来拖延时间

    。

    毕竟,一旦他上古家诘问,双方的关系可就降到冰点了,想想交恶古家这种庞然大物,哪怕吴天宇占据龙组副组长一职,依旧

    感到头皮发麻。

    ‘只能寄希望从沧澜居那得到弥补了,两条灵脉不敢想,可只要得到段天南手中阵法或者炼丹的传承,我吴家必定实力大增……’

    犹如暗暗给自己打气,吴天宇只带吴钊这名着重培养的吴家三代精英,两人大步走出六戒堂。

    其他人纷纷起身相送,看着吴天宇爷孙乘坐的黑色劳斯莱斯幻影远去,李震山面沉如水——吴家这次下的赌注有点大了。

    ……

    段皓在沧澜湖底做了点布置,便带着苦竹返回别墅,得知岳河火龙来意后,他没说其他,只让两人留下。

    岳河身为南方军区参谋长,火龙乃是离龙小队第一分队队长,两人都是军方精英。

    听到段皓这安排,两人知道里面有事,回到房间穿上作战服,将带来的特制枪械检查好,不用一分钟,便做好开战准备。

    时间缓缓推移,原本因为古耀日上山而人数剧增的探子们,突然在明月初升时收到背后势力传来的急令。

    ‘立刻撤出云霞山方圆十公里。’

    ‘注意安全,事态可能有变……’

    ‘撤退,留守南粤随时汇报事情进展……’

    类似的命令几乎同时下达,诸多探子虽然大惑不解,但还是依旧背后大佬的命令飞快撤走。

    等他们撤到指定目标后,这才知道,大约半个小时前。

    吴家家主吴天宇上古家质问后者结盟沧澜居一事,却被吴家老祖古裂空一指点成重伤,眼下吴古两大世家交恶。

    古家结盟沧澜居被拒……

    吴家跑去怼古家……

    相比那些二三流势力暗中敬佩吴天宇的胆量,稍微上点档次的势力,却从此事中嗅到阴谋的味道。

    “吴天宇跑古家要交代?古家给你吴家毛线交代,没跟你们吴家结盟,人家爱跟谁好就跟谁好,更何况在被拒绝的情况下还上门

    去搞事,这条老狐狸绝对在憋损招……”一家实力与明家相当的家族,率先怀疑吴天宇动机。

    “呵呵,听说吴天宇见到古裂空后,言语多有挑衅之意。这种找打的蠢事,可不是吴老鬼做得出来。且观望片刻,莫要被吴家当

    枪了……”

    “嘿嘿,真是胆大妄为,将古家拿来当挡箭牌,吴天宇就不怕事后扛不住古家这只凶兽?想来其中必定有吴天宇不得不为之的东

    西……”

    各方大势力都在暗中猜测吴天宇举动的深意,而此时,一道道犹如轻烟的血影,正在月色的掩护下,飞快掠到云霞山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