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迷之自信
    沉睡中的花城民众,绝对没想到某深山导弹发射基地,会有一枚小当量核弹处于待命状态。

    而被这枚核弹锁定的云霞山,一红一绿两道遁光横空而过,向山腰沧澜湖飞掠而来。

    “碧血道兄,这次得看你手中符篆灵效了。”身处遁光之中,血神老人向碧血神君传音道。

    碧血神君自信笑道:“血神道友放心,本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绝对不会让道友失望。”

    言罢,此魔头所化绿色遁光微微一闪,一个猛子没入沧澜湖,血神老人大喜,飞快跟上。

    盘膝坐在湖畔的柳丙丁有些后怕擦擦脖颈油汗:“这就是半神之威吗,些许泄漏出来的威势竟让老夫内息凝滞……”

    “果然不出天南所料,这两人狂妄自大,丝毫不将我等放在眼中。”周馥兰娇艳如花的小脸尽是冷意。

    柳丙丁向阵盘点了数下,激活数个平日暗中布下的杀阵:“老夫这种道门真人,哪能落入他们半神境眼中?不过这样也好,只要

    我们拦住其他血神教强者,等到少主收拾完这两人,这一战我们就赢定了。”

    周馥兰轻轻点头,眼带担忧看向平静如镜的沧澜湖面——这一战,说到底还是在于双方顶尖强者的对抗。

    此时,沧澜湖底,段皓与苦竹并肩而立,眼神微凝看着头顶两道飞快接近的晦涩气息。

    “段师,他们来了。”苦竹道人躬身说道。

    段皓点头轻笑:“你护住阵法,区区两名半神境,我一只手就能摆平。”

    苦竹道人脸露担忧:“血神老人不容小窥,不如老夫……”

    “不用多言,他们来了。”段皓挥挥手,戏谑看向面前。

    暗中通过秘法潜伏过来的碧血神君闻言大惊,哪不知自己一方偷袭的计划已经暴露,情急下连忙激活手中一张古朴符篆。

    裂空符,这张修炼界绝迹的上古符篆,激活后光华大盛化为无数碧绿色符文,瞬间凝聚出数十根灵光闪烁的刀枪剑戟,飞快向

    前方攒射而去。

    “杀!”碧血神君发出一声轻喝。

    湛蓝的湖底突然赤红一片,无数车**小的掌印搅动水流向段皓两人所站之处轰击而下。

    血神大手印,隐于湖底上方十来米的血神老人,出手就是血神教镇宗绝学。

    两名半神境强者同时发难,瞬间搅得沧澜湖犹如开水沸腾,湖面上数米高的巨浪席卷拍向岸边。

    段皓笑而不语,负手而立,犹如将对方这波可怕的攻势视如不见。

    血神老人与碧血神君满脸凶残,眼见自己的攻势即将击中段皓两人,眸中不约而同闪过一抹笑意。

    可惜,正当他们准备击掌相庆时,站在段皓身后的苦竹突然祭出一卷古朴竹简。

    这竹简犹如活物,哗啦震动中飞快变大,瞬间将血神老人与碧血神君所有攻势拦了下来。

    轰轰轰……

    无论碧血神君的裂空符,还是血神老人的血神大手印。

    虽然轰得这卷竹简状法宝剧烈震动,但却无法攻破这道防线。

    血神老人掠到碧血神君身侧,脸色难看紧盯竹简:“天罡书简,这是儒门的法器,苦竹老鬼,你从何处得来?”

    苦竹伸手一指,那竹简哗啦啦缩小收入掌心,淡淡笑道:“两百年前,这件法器毁于你们血神教破血椎之下。上次去儒门做客,

    老道觉得挺有趣,便以几件修炼材料将其换了过来。最近被段师修好,现在看来,威力似乎更胜一筹。”

    “什么!”血神老人闻言大惊,一双血眸豁然看向站在苦竹面前的段皓。

    作为血神教强者,他当然知道天罡书简这件法器多么难缠,这玩意简直就是一个打不破的乌龟壳。

    当年上代教主动用破血椎这件镇宗法器才将其堪堪攻破,现在自己手头没有趁手家伙,看向今夜无法全功了。

    想到这里,血神老人有些不甘看着段皓两人身后两只灵脉之灵。

    他阴恻恻对段皓说道:“没想到,天南真人还有修复法器的手段。本座没带破血椎,今夜只能认栽。不过你们别得意,两条诞生

    灵性的灵脉,你们绝对护不住……”

    碧血神君听得出血神老人有意退走,脸色微变,按照事先约定,自己得帮血神教夺下一条灵脉才能得到后者承诺的好处。

    如果血神教无功而返,用了一张裂空符的自己,不仅血本无归,甚至还要结下沧澜居这个强敌。

    不等血神老人将话说完,碧血神君走前一步:“末法时代,不知多少宗门守着祖上传下的残破灵脉过活。你们沧澜居坐拥两条诞

    生灵识的完整灵脉,本神君奉劝一句,不如割让一条灵脉与血神教结盟……”

    正当他越说越起劲,引得血神老人脸露意动时,段皓戏谑一笑:“你是那头葱?上我云霞山搞事,我段天南没说放过你,你反而

    劝说我交出一条灵脉?段某问你一句,你何来的自信?”

    三声反问,场面一静。

    滔滔不绝的碧血神君,犹如被人掐了脖子,一张中年老帅哥脸,先红又青再变黑。

    毕竟是半神境强者,表演了一次川剧变脸的碧血神君,压下怒火,眼神阴冷盯向段皓:“本神君虽不敢自诩修炼界顶尖人物,但

    这世上要留下我也没几个。而其中,本神君很肯定乃至确定,绝对不包括你段天南!”

    轻蔑看了一眼段皓,碧血神君哼了一句:“你云霞山?本神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留住本神君,只怕你还做不到!”

    听到碧血神君言语辱及段皓,苦竹道人心中杀意几乎按耐不下‘哼,要不是段师不让老道出手,凭你们两个跳梁小丑,老道早就

    上门将你们镇压……’

    旁边血神老人还不知道,因为碧血神君这段话,自己已在鬼门关上来回走了一趟。

    刚刚暗中通过宗门秘法下达撤退命令的他,向碧血神君使了一个眼色:“话不投机半句多。神君,我等先撤,本座也想看看,天

    南真人如何留下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