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破罐子摔碎
    山下交战之声轰鸣不绝,却无法引得在场一人注意。

    来袭两名半神境,一逃一擒,大家不认为,剩下的血神教高手能从段皓和苦竹道人手中讨得好去。

    沧澜湖风簌簌,吹得衣衫剌剌。碧血神君双眼烁烁,嘴角闪过一抹隐晦笑意。

    他不觉得自己投效会被拒绝,末法时代宗师境都能开宗做祖,化境已足够镇压一省。

    自己这等半神境,已属传说中的人物,一旦收入麾下,不管战力还是影响力,足够引得修炼界震动了。

    更别说,自己还主动提出接受神魂禁制……

    ‘呵呵,早年探索某个上古秘境,曾经得到一套神魂分裂法门,只要渡过这一关,不用三年,本神君就能凭借这套法门解去神魂

    禁制……’低下头颅,碧血神君嘴角笑意越来越盛。

    只是……

    正当他开始谋算投入段皓麾下后行事时,所跪之处,突然金光大盛,数道符文锁链轰然而起,不等他反应就没入其丹田四肢数

    个要穴之中。

    “啊!你……你家竟然毁了本神君的修为?”一声惨叫惊醒被突然变故吓呆的众人。

    碧血神君瘫倒在地,双眼怨恨看着负手而立,头也不回的段皓。

    段皓瞥了他一眼,戏谑笑道:“呵呵,你为何自信我段天南会接纳你的投效?难道就凭你不堪一击的修为吗?”

    不堪一击?

    听到这四个字,碧血神君吐出一口血箭。

    ‘什么叫做不堪一击,谁特么能想到世上有你这种怪胎?’

    ‘刚刚那两道山河扇,便是苦竹这种半神境中的顶尖存在也不敢硬接,哪能想到抵不过你那诡异的瞳术?’

    感应到一身浑厚修为犹如潮水般从四肢百骸散去,碧血神君手指微颤,指着段皓喝到:“段天南,你少得意,血神老鬼化身八千

    血神子,你这两条诞生灵识的灵脉绝对捂不住。本神君看着……看着你能笑到几时……”

    众人闻言大惊,段皓不置可否,看向面前逐渐恢复平静的沧澜湖,正当周馥兰打算上前询问时,一声惊呼从后面传来了过来。

    “什么意思?血神老人亲自?这……这可如何是好?此魔数十年前就已经摸到天师境,这次来犯,只怕已经踏入天师境了!”岳

    河大步走来,身侧乃是全副武装的火龙。

    他脸色微白看着瘫在地上的碧血神君,厉喝问道:“快说,那血神老人当真过来了?”

    碧血神君不屑翻了个白眼:“本神君难道还骗你不成?顺便告知你一声,血神老鬼修为可不止天师境,而是踏入半神。”

    半神!

    岳河与火龙大惊,终于明白为何沧澜居将自己两人锁起来,原来今天来犯乃是半神境这等传说中的存在。

    “杜管家,情况危急,劳烦将通讯工具还给我们,我必须立即向贺司令报告。”岳河快步走到杜灵尘身边,沉声说道。

    杜灵尘眉头一皱,摇摇头:“哪来的情况危急?岳参谋不用紧张,你和火龙上校的手机都在别墅内,老夫叫杜若拿来还你。”

    见到杜灵尘这慢吞吞的态度,岳河大急:“我的天啊!杜管家,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家半神境都打上门了,东西放哪,直接说,

    我让火龙去取。”

    火龙应声走前一步,端着微冲面沉如水:“杜管家,赶紧说,事情耽误不得!半神境来犯,这可是要出大事情!”

    杜仲见状,闷闷一哼:“半神境很了不起吗?我家少爷都没出手就拿下一个,那逃走的血神老人估计也水得很……”

    听到杜仲这声嘟囔,杜灵尘与火龙傻眼了,豁然看向犹如烂泥躺在地上的中年文士。

    碧血神君心情本来就不好,这四道目光更让他恼羞成怒:“看什么?再看本神君将你们眼珠都挖出来,两个连暗劲都没摸到的废

    物。”

    “呵呵,你倒是硬气,修为被废还敢如此猖狂。”段皓淡淡一笑,不屑瞥了碧血神君一眼。

    碧血神君这时候也豁出去了,咬着牙看向段皓:“落到官方或者龙组手中,本神君下场绝对有死无生。反正活了百岁开外,难道

    还畏死不成?”

    通过这对话,岳河和火龙哪还看不出,这名外貌只有四五十的中年老帅哥也是一名半神境强者。

    一边心悸今夜来袭竟有两名半神境,岳河和火龙一边也是咂舌段皓这位永远看不透的沧澜居主。

    仅凭瞳术吓走一人拿下一人?

    这是要逆天啊?

    难道段天南已经摸到那个仅记于典籍之中的境界不成?

    相视一眼,火龙与岳河同时在对方脸上看到惊骇,正当他们打算返回军区建议贺太行提高段皓警戒级别时。

    碧血神君耿着脖子对段皓喝道:“段天南,你难道就不好奇,为何血神教那么多高手能够瞒过龙组官方的监控,前来南粤袭击沧

    澜居吗?”

    “什么?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岳河乃是南方军区参谋长,闻言大惊。

    其实他刚刚已经想到这一点,正打算回去动用军方的情报部门调查,现在听到碧血神君主动提起,不由得上前追问。

    碧血神君看都不看他一眼,盯着段皓后背笑道:“不仅如此,血神老鬼在本神君来粤之前,已经暗中查探云霞山数十次,这一点

    想来你也不知道吧。”

    “你说什么?血神老人数十次前来打探?这不可能,我掌控云霞山护山阵法,如果……”听到这话,柳丙丁坐不住了,手持暗劲

    阵盘惊恐大喝。

    碧血神君眼带戏谑看着一直没说话的段皓:“这阵法虽然玄妙,但是主阵之人修为太差,提供阵法运转的灵气也不足。以本神君

    与血神老鬼的修为,仅以神识入阵,只要不触及防御禁制或者阵法,全身而退其实不难。更何况,血神老鬼手中可是拥有一张

    你们沧澜居的简易地图呢。”

    此言一落,全场皆惊,众人纷纷看向负手而立的段皓。

    地图!

    这东西对方怎么可能拥有?

    难道说沧澜居出了内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