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希望破灭
    除了留在湖畔主持护山阵法的柳丙丁,沧澜居一方只有费宇、周天石、白丹青和元淳儿四人下山迎战。

    而其中周天石担忧孙女,听到段皓出手的动静,半途折返,导致原本捉襟见肘的人手更加紧张。

    这么一来,柳丙丁得操控阵法拖住半数的血神教强者。

    其中,窦彬凭借深厚的修为和手中简陋的地图,避开一个个禁制阵法,即将来到山腰。

    “段天南,上次之辱,今夜老夫要让你加倍偿还……”双眸赤红,窦彬看都不看山路临近一处灵田,发出一声低吼。

    这名窦家老祖,自从上次被血神老人以秘法恢复伤势之后,就有点神志不清了。

    摇摇有些昏沉的光头,他猛然踏出一步,横空掠过一处禁制,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人在半空栽到地上。

    “啊!什么东西进入本座识海?滚!给本座滚出去……”

    光头血管犹如蚯蚓蠕动,道道诡异符文闪烁着可怖的红光,窦彬四肢剧烈抽搐,瘫在崎岖的山道上,发出一声声非人的哀嚎。

    不到数息,夜色下的呼痛声越来越低。

    伴随着一道血箭吐出,窦彬一跃而起,原本赤红的双眸变得一片清明。

    “师弟,为兄也是迫不得已,毕竟宗门典籍有缺,苦修二十年,才侥幸炼成一道血神子啊!”窦彬看了看双手,喃喃自语。

    不!

    现在此人应该说是血神老人,他略微熟悉一下这具躯体,狠狠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山腰,双肩一晃架起一道遁光掠向山下。

    段天南拥有横击神境的战力!

    这是一个足够引发修炼界大地震的消息,如非亲身感受,血神老人哪敢相信,这世上有二十岁就达到那个层次的天才?

    ‘碧血老鬼虽然两面三刀毫无底线,但所言也有几分道理。’

    ‘本座奈何不了你们沧澜居,可只要将两条诞生灵识的灵脉传扬出去,你沧澜居必定永无宁日。’

    ‘到那时,未必没有浑水摸鱼的机会……’

    眼神微凝,血神老人一咬舌尖吐出一道血箭,遁光吸收之后,速度瞬间又增加了三分。

    此魔刚刚夺舍,修为跌下半神,只恨眨眼飞出南粤,逃回川中老巢。

    人贵自知,血神老人可不觉得再遇到段皓或者苦竹,自己还有机会逃脱。

    ‘京城吴李两家也是该杀,说什么段天南只有化境中期的修为!’

    ‘特么这叫化境中期?本座加上碧血那混蛋,简直就是送菜!’

    血神老人咬着牙关,想起吴家送来的情报,只恨一掌抽烂吴天宇那张老褶子脸。

    虽然修为下降,但此魔施展的遁法还是远胜其他血神教强者,顷刻之间,已越过两名收到撤退信号的血神教强者。

    “嗯?窦彬?”轻喝声迎面而来,正是带着三名宗师境上来助拳的古耀日。

    血神老人脸色微变,作为准备入世的隐修老魔,古家这位家主,他当然不会陌生。

    化境中期!

    血神老人暗暗叫苦,自己眼下的状态可干不过对方。

    眼见事急,血神老人再次以精血祭炼遁光,一言不发掠过四人向山下狂奔。

    古耀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旁边一名京城宗师迟疑说道:“这……这不是说窦彬此老性格暴躁,极为狂妄吗?可眼下看来,貌

    似……”

    “貌似此老正在逃亡。”旁边一名高瘦男子补充说道。

    开口那人点点头,有些不可思议说道:“之前我们看得仔细,血神教总共来了两名半神境,加上其他化境和宗师,眼下不应该横

    推云霞山吗?”

    “对啊,这情况怎么反过来了?”最后那人也是惊疑不定说道。

    古耀日剑眉紧锁,深吸一口气:“走,上去看看就知道,不过眼下沧澜居必定将护山阵法激活,大家要小心。”

    “是!”三名宗师境连忙应命。

    四人施展身法继续向山上赶来,只是让他们惊骇的是,不到几分钟,又遇到两名从山上仓皇逃下来的血神教强者。

    刚刚被血神老人(窦彬)逃脱,这次古耀日可有所准备,一言不发,直接动手。

    面对一名化境中期和三名宗师的突然发难,这两名血神教强者下场浅显易见——戴万山与花钟赶来,正好看到他们被古耀日四

    人拿下。

    “古家主,这是?”花钟上前见礼问道。

    古耀日收回封住两名血神教强者修为的手指,淡淡说道:“我古家有意与沧澜居结盟,这两人乃是血神教宗师,遇到就顺手拿下

    。对了,你们从后面上来,可曾遇到窦彬?”

    “这老鬼远远看到我们就施展遁法逃离,老夫正想询问古家主,这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血神教的强者纷纷向山下逃窜?

    ”戴万山苦笑问道。

    古耀日无奈说道:“古某就比两位先来一步,刚拿下这两人,两位就上来了,眼下对云霞山发生的事,真的不甚清楚。”

    “唉,既然如此,我们别在这里浪费时间,直接去沧澜湖便知道。”花钟轻叹一声,言语带上一抹轻松之气。

    古耀日点点头,向三名宗师挥挥手,带头向上山掠去。

    花钟见状连忙跟上,反而落在后面的戴万山暗暗叫苦‘看样子,沧澜居已渡过这一关,贺老鬼你可别乱下命令,老夫还想活多几

    年呢!’

    一边赶路,一边看着手中没有信号的特制手机,戴万山真是欲哭无泪了‘这护山阵法将信号都屏蔽掉了,只怕得到沧澜湖畔才能

    联系上司令部……’

    留下一人看守两名俘虏,其他五人沿着山路疾驰。

    他们可没有简家提供的地图,柳丙丁布下的阵法禁制真让他们苦不堪言。

    这些东西虽然伤不了他们,但要破解都需要时间啊……

    此时,数次施展秘法逃到山脚的血神老人,紧绷的脸颊终于舒缓下来。

    “呵呵,道武双修段天南,本座看来也不过如此。说什么只手镇压本座,这不还是让本座逃脱了……”他转身阴狠看向山腰的方

    向。

    但是……

    面前出现的一道身影,却让血神老人后半段话卡在喉咙。

    “呵呵,逃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将我段天南的沧澜居当成什么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