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首恶被擒
    血神老人面如土色,哆嗦着双唇对段皓说道:“这……这怎么可能,你的速度怎会比本座的血光遁还快?”

    段皓戏谑指着脚下一个闪烁着灵光,由无数玄妙符文组成的阵法:“短距离传送阵,你遁法能比传送阵快?”

    “传送阵,这……这在修炼界都失传近千年了,你……你怎么可能布置得出来?”血神老人低声惊呼,双眸充满震惊。

    “呵呵,区区一个传送阵,还难不倒我段天南。”段皓挥挥手,宛如困扰修炼界上千年的传送阵乃是一种极为平凡的东西。

    “反而你能修炼出那种半吊子血神子让我有些吃惊,你手中的《血神经》,要比我预想中完整。”段皓眼神微动,上下打量着血

    神老人。

    “你……你到底是谁,为何对我血神教镇宗功法如此熟悉?”血神老人大惊。

    段皓摇摇头:“放你一百个心,《血神经》这种副作用极大的魔道功法,哪怕完整版本放在我眼前,我段天南也不会动心。毕竟

    ,这部功法也就修炼到人仙初期而已……”

    虽然不明白段皓口中的人仙初期什么意思,但血神老人还是听得出对方对自己功法不屑一顾。

    “天南道友,今夜本座认栽了。这样吧,你开个价码,只要放本座安然离开,本座绝对不还价。”血神老人想了想,放低语气向

    段皓恳求道。

    段皓打量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不行,我段天南言出必行,说一手镇压你,那就一手镇压你。”

    “难道就不能通融……”血神老人愁眉苦脸躬下身子,话未说完,满脸狰狞猛然起身击出数道掌印:“那你就给我去死!”

    虽然夺舍导致修为跌境,但以血神老人毕生武道经验,突然发难,依旧以这具身体爆发出化境巅峰的战力。

    两人相距甚近,数道血腥刺鼻的掌印顷刻来到段皓身前。

    血神老人见状窃喜,暗笑段皓对敌经验不足,这次必定被自己所趁。

    可惜,随后发生的一幕,却让他险些吓掉下巴。

    犹如鱼鳞的淡青甲片,堪堪在这数道掌印击中段皓之前,从其体表缓缓浮现……

    略微虚幻的宝甲闪烁着让人失神的灵光,数道化境巅峰的掌印击在上面,连些许涟漪都无法泛起。

    青阳宝甲——《混元一气指》筑基篇记载,通脉期护身神通。

    相比正阳护体灵光,这一神通让段皓有了直面现代化武器的底气。

    “凭你的修为,我不还手让你打,累死你也攻不破我的青阳宝甲。”段皓摇摇头,言罢也不出手,双瞳闪过一抹璀璨金光……

    净明金瞳!

    对于这门破去碧血神君的山河扇,顺便蒸发自己数千血影的瞳术,血神老人可不想在经历一次。

    他连忙大喝道:“等下,本座投降。”

    言罢,此魔不敢再耍心机,任由段皓施展秘法封住修为。

    接着被段皓推进传送阵,随着一道金光闪过,映入其眼帘,正是不久前他逃离的沧澜湖畔。

    “哈哈,血神老鬼,傻眼了吧,这不是被擒回来?”碧血神君大笑不止。

    血神老人愤愤看了此人一眼,自顾蹒跚走到一旁,盘膝坐下不再言语。

    其他人此时还陷在段皓突然施展出来的传送阵中,反而没理会这两名老魔之间的龌龊。

    “空间跳跃,这一幕要是让中科院物理学家们看到,只怕都得疯了……”岳河镜片后的双眸闪过一抹精光。

    火龙大惊,拉拉他的衣角:“岳参谋,你没听段天南所言,这传送阵必须在云霞山护山大阵笼罩范围内才有效……”

    “火龙上校,这你就不懂了。如果能说服段天南允许国家派专家前来云霞山研究,我国在空间领域,必定会跨出重要的一步……

    ”

    “我的天,岳参谋,你可不要乱来!”火龙看着瘫在地上的碧血神君和坐在树荫的血神老人,艰难吞了一口唾沫。

    岳河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激动:“放心,我有分寸,这事得让贺司令出面。”

    火龙很想说这事谁出面都不好使,不过看到岳河没有做死,他还是松了一口气,现在只想尽快带这位参谋返回南方军区。

    这一夜,又是半神境,又是传送阵,心脏不好的人根本承受不了啊。

    “段师,不如老道出手解决剩下的人。”苦竹迎上段皓说道。

    段皓摇摇头:“让小白他们自己解决,难得有机会与同阶存在实战,撑下来,对他们有很大好处。”

    苦竹点点头不再说话,火龙却被吓得不轻,他看了一眼柳丙丁手中的暗金阵盘。

    如果没记错,刚刚阵盘显示出来的画面,下面那几人可是陷入苦战呢……

    云霞山腰,寒潭之旁。

    费宇一袭绿衫血迹斑斑,头顶一块数米见方的云瘴。

    云瘴催下道道五彩毒气犹如飘带环绕其身周,山石草木触及丝丝作响变得焦黑一片,可见毒性之烈。

    而此老对面两名血神教强者也是不凡。

    一人失去左手,脸呈黑气,身周一枚剑丸飞快跳动,道道肉眼可见的锋锐剑气让人肌肤发寒,费宇身上伤势大部分都是这枚剑

    丸造成。

    另外一人气势厚重如山,一双肉掌宽厚常人不少,吐纳呼吸之间,浑身毛孔红光隐隐,竟然能够抗衡费宇的上古剧毒。

    “哼,费老头,继续斗下去,你讨不到好处。因为你武技太差了,哪怕段天南为你炼制了威力巨大的法器,可你依旧打不中我们

    。”独臂男子手指微微一动,剑光一闪,搅碎数道从地面偷袭过来的毒气。

    “我师弟留下一只手臂,怎么说也够你交差。不如放我们师兄弟离去,大家日后做个朋友?”另外那名血神教强者双手一翻,向

    费宇头顶云瘴击出数道掌印,却被后者以手中宝扇拦下。

    “噗!”

    正如独臂男子所言,费宇扛下这波攻击,张口吐出一蓬鲜血,儒雅的气质便得极为狰狞。

    “放……放你们走。那不可能,胆敢犯我沧澜居,那就做好将命留下的准备。”费宇抹去嘴角污血,眼神如刀看向对方。

    “哼,你根本……”那使掌男子不屑哼了一声,只是不等他将话说完,对面老者猛然挺起背脊。

    “五毒绝杀阵,开!”

    “费老鬼,你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