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真有漏网之鱼
    其实这次血神教除了血神老人窦彬两名高层,还来了十二名宗师境长老或嫡传。

    贺太行也没想到那两名血神教宗师敢对自己有所隐瞒,以为将血神教全部拿下的他,下了降低警戒的命令。

    为了将云霞山围成铁桶,贺太行临时抽调不少将士过来,现在降低警戒,自然得撤回一些将士。

    两道潜伏在山阴密林暗处的血影,终于找到一处防御薄弱的地方,身形一闪,破空而起……

    “什么人?”

    “开火!”

    领头将士见状大惊,手臂一挥,身后数十名将士手中微冲倾洒出无数子弹。

    可惜他们这次遇到乃是宗师境强者,而且还在对方还有心算无心情况下,哪怕他们手持枪械猛追一阵,依旧只能眼睁睁让对方

    逃出火力范围。

    “九营报告指挥部,九营报告指挥部。刚刚发现两名漏网的血神教强者……”领头的将士狠狠摔了帽子,拉起耳麦喝道。

    ……

    贺太行到场后,南方军区就清了场。

    无论司马明空这些南粤修炼者,还是光头黑衣青年那些省外探子,纷纷退到山脚不远一处空置的烂尾楼中。

    “司马家主,你看看时间,这都快天亮了。现在云霞山的情况,我们可以说两眼一抹黑。您动点关系,找军方的人打听一下啊?

    ”叶姓男子对司马明空拱拱手,引起旁边一旁附和声。

    “司马兄,云霞山此役关乎我南粤修炼界百年,这时候,您可不能藏私……”旁边一名唐装老者抚须说道。

    另外一名赤膊壮汉闷声闷气说道:“没错,周家、白家此时已经陷在山上,南粤三大家族仅剩您司马家撑场子。如果有关系,司

    马家主赶紧用吧!”

    “这都什么时候了,人情还省个屁啊?”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天南真人出事,凭我们这几块料,只能等着倒霉。这样吧,打探消息的花费,大家平摊,眼下可不是计

    较蝇头小利的时候……”

    一名名南粤强者将司马明空围住,气得后者脸色发青。

    这话说得也太膈应人了,闹得好像司马家族一毛不拔一样!

    特么也不想想,自从周家和白家傍上了沧澜居,你们这些人什么时候记得我们司马家族?

    现在好了!

    高楼将倾,大厦要颓。

    却推着我们司马家出来顶缸?

    司马明空越想越不爽,尤其不远处光头青年那伙人,眼带嘲讽对这边指指点点,更让这位司马家主吃了一只死苍蝇般恶心。

    可心中再不满,司马明空依旧得承认,现在还真得自己扛起大梁。

    毕竟,司马家族在南粤经营数百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沧澜居倒了,周白两家不用说,到时候独木难支的司马家绝对会被血神教或者省外势力顺手吞下。

    想到这里,司马明空发出一声怒吼:“停!”

    可别说,这下还真好使,瞬间让场面一静。

    “咳咳,我大兄知道大家担心什么!可现在不也是没法子吗?”司马明剑轻咳一声。

    司马明空接着说道:“老夫早就动了司马家在军方的关系,可人家说这事乃是贺司令亲手过问,归于危机八级。你们说说,除了

    京城方面,眼下这事谁能打听,谁敢打听……”

    危机八级!

    司马明空四个字一出口,不仅诸多南粤强者禁声不语,便是不远处光头青年等人也是脸露惊骇。

    自建国以来,那位大人就命人设定出一套等级制度,用以衡量日后可能发生危及到民生或国家安全的大事件。

    “建国后两场国战,一场评定为四级,一场评定为五级……”

    “特么用得着说国战?当年大地震被评为七级,大洪水却连级都没评上呢……”

    “八级,啧啧,没想到老夫有生还能见到危机大事件发生……”

    议论纷纷,众人却不敢再逼司马明空。

    因为他们知道,此事既然被官方评为危机八级,那便是被京城方面直接监控的大事。

    要不是司马明空被自己等人逼急了,只怕都不敢泄漏半句呢。

    正当他们度日如年,坐立不安的时候。

    司马明剑眼角余光无意瞥到楼外两道稍纵即逝的人影,不等他开口提醒,楼外已传来一声凄厉:“你们是谁?啊!”

    众人大惊冲出楼外,却来不及阻拦惨案的发生……

    两名气息凛然的血衣男子并肩而立,其中一人大腿肩膀肋下数个枪眼不断涌出污血,旁边那人右手小臂不翼而飞,胸前也有两

    道枪伤。

    而让众人怒火填膺的是,这两人犹如哥特文学中的吸血鬼,埋首于两名留守楼外强者脖颈,喉结滚动,大肆吸血。

    “咳咳,师兄你感觉如何?我手上这个太废了,修为连暗劲都没,一身精血别说帮我恢复伤势,便是弥补眼下失血都够呛。”断

    臂血衣男子扔掉手中失去生命气息的干尸,舔舔猩红的嘴唇说道。

    另外那名血神强者将手中被吸走浑身血液的那名强者扔到一旁:“这用问?师弟没看为兄伤势没有些许好转吗?”

    “嘿嘿,师兄,不用担心,这里这么多,只要拿下几名暗劲以上的强者……”被称为师弟的血神强者嘿嘿冷笑。

    司马明空等人闻言又惊又怒,这是将大家当成人形丹药?

    “两位前辈,我乃川中浴火宗门人,我宗厉长老与贵教血衣公子交好……”一名暗劲初期青年走前一步,向两名血神教强者躬身

    一礼。

    “浴火宗?没听说过!”断臂血神宗师摇摇头。

    枪伤较多那人阴恻恻说道:“如果你那厉姓长辈在场,我等倒不得不卖血衣师侄一个面子。至于你,还是乖乖为本座提供精血吧

    !”

    此人话音一落,那浴火宗探子已经纵身后退。

    “你要去哪里?”戏谑声来源那断臂血神宗师,他轻蔑伸出右手,五指猛然一抓,堪堪飞身掠到司马明空一行身前的浴火宗青年

    犹如折翼鸟儿,竟然身不由己被此人五指传来的巨力吸了过去。

    “啊!”惨呼声中,这名浴火宗探子数息便在这名血神教宗师嘴下化为干尸。

    眼见司马明空等人脸色彻底黑了下来,另外那名血神教强者阴恻恻笑道:“不用担心,我们只需足量精血压制伤势,可不想赶尽

    杀绝。毕竟段天南距离此处不远,杀你们太费时间,引来此人可不妙得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