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8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如同花家,刚刚接到沧澜居通知的明家,此时也陷入狂喜之中。

    特别木老这些附庸势力,几乎人人摩拳擦掌,恨不得明天段皓就带他们去探索秘境。

    “明兄,您大概估计一下,这秘境规模有多大?”木老擦擦头顶热汗,对着明老问道。

    明老好笑回道:“你问老夫,老夫又问谁去?眼下估计天南真人也不清楚,左右距离开启秘境的时间还早。想要动手,最快也得

    等到天南真人参加国际狩猎归来,到时候应该是明年夏天。”

    “不急,不急,老夫可以等!”木老嘿嘿直笑。

    那名红裙艳女娇声建议道:“明老,那我们总得做点准备工作吧。人家段天南气度大,舍得将秘境分润我等。我们总不能舔着脸

    ,只占好处不干活吧?”

    “这话说得在理,那秘境连血神教都不敢开启,只怕规模小不了。别的不说,总得先在附近修建一处营地。毕竟这么多家势力参

    与进来,保守估计都得上千人。”

    “假如在深山密林中,可能还得开条路,后期开采资源且不说,前期大家要出入也方便……”

    “明少抽时间去其他几家走一趟,到时候天南真人占大头,小头要怎么分配,我们自己先谈妥,免得到时候伤了和气,闹成笑话

    ……”

    不得不说,目前与沧澜居交好的几家势力中,明家麾下的人才能力最为全面。

    刚收到消息,这伙人都开始考虑前期准备和后勤保障问题了。

    明老嘴角带笑,暗中对明镜台传音道‘看到了没?当初京城修炼界笑话你爷爷,说我什么三教九流都收入麾下。现在你知道,为

    何老夫当初要这么做了吧?’

    明镜台修为尚浅,还无法施展传音,只能眼带敬佩看向明老。

    ‘呵呵,看着吧。到时候,除了花家和周家,我明家分到手的利益一定最多……’明老自信一笑,拿起茶盏吹了吹。

    ……

    这两家发生的一幕,正在茅山派、丰都门和欢喜宗上演。

    可惜几家欢喜几家愁,此时京城简家上下,却陷入一片惊慌之中。

    简君豪已在简老房外跪了三个多小时,此老至今没有打开房门与他见面的意图。

    “家主,大兄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更改,我们还是另想他法吧。”一名须发皆白的简家老者,实在看不过去,上前将简君豪拉

    起来。

    简君豪面如死灰,苦笑叹道:“哪还有方法可想?不说吴家自身难保,便是吴家无碍,以我简家和吴家的关系,吴天宇会伸手拉

    我们一把吗?”

    听到这话,不仅白发老者沉默不语,旁边几名简家老人也是暗暗摇头。

    简家为何会衰败下来,其实就是被吴李两家刻意造成。

    这次简君豪与虎谋皮,除了以手中云霞山地图从吴李两家手中索取一些利益,也希望血神老人能凭借这张地图攻下云霞山,从

    而让搭上血神教这条线。

    可谁能想到,两位半神境强者亲自下场,加上十二名宗师或化境,怎么看都能横扫南粤的阵容,居然会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君豪,实在不行,我们就放弃国内基业,移民去米国吧。”白发老者突然说道。

    旁边一名简家老人闻言大怒:“这……这怎么可以,简家的根在华国……”

    “简家还有根吗?”白发老者反问了一句,将旁边几名打算开口的老者顶了回去。

    看了一眼简君豪,白发老者继续说道:“背弃盟友,简家失了道义;结交宿敌,简家失了骨气;灵脉将绝,简家失了未来……”

    白发老者每说一句,旁边简君豪脸色就灰白一分,此时的他,心中真的充满悔恨。

    想当初除了周家,最先压中段皓这支潜力股,正是他这位简家族长。

    而随后段皓也没辜负简家,仅高级灵茶和丹药两样,便让堪堪濒临绝境的简家起死回生。

    假如当初自己不背弃盟约,日后为沧澜居在京城销售修炼资源乃至法器必定是简家。

    可惜……

    一切都没有如果,相比旁边几名愤愤不平的老人,简君豪知道白发老者所言不虚,简家的根没了。

    “我明天就去联系魏主任和米国大使马克先生,劳烦诸位老祖挑选家族最优秀的族人,后天之前必须将名单给我。”简君豪长叹

    一声,直接拍板了。

    “这……这真要走啊?”一名简家老人哽咽问道,旁边几老脸色也是十分难看。

    华国向来讲究叶落归根,要不是这次简君豪将他们从祖地唤醒,说不准一年半载后,他们已经坐化在隐修之地。

    现在突然说要远离旧土,这几名老人只恨不得当下闭眼,直接埋在峰妙山得了。

    “别哭丧了!家里小辈还得靠我们几把老骨头撑着呢!君豪你说,第一批打算过去几人?”白发老者狠狠瞪了那几名老者一眼。

    “一百人,尽量选天资优秀,年龄较小的族人,家族一些产业都处理掉吧。”简君豪拖着沉重的步伐渐行渐远,只留下一声轻叹

    顺着夜风过来:“今日之后,修炼界再无简家了……”

    京城发生的一切,沧澜居并不知道。

    段皓放下最后打给欢喜宗的电话,微笑说道:“呵呵,行了,基本都通知到了。现在我们来说说,怎么反攻血神教了!”

    众人闻言相视一笑,虽然有些不解段皓将秘境分润出去,但听到要反攻川中血神教,依旧让他们兴奋异常。

    前面埋了那么多伏笔引对方来攻,不就是为了这个名正言顺打上门的名义吗?

    “段师,血神教盘踞川中数千年。此时虽然血神老人已经伏诛,但这个魔道宗门当初能从那位大人手下侥幸存活,只怕还存在一

    些修为不逊血神老人的老不死。”苦竹挥手叫杜仲搬来一张巨大的地图。

    此老站上去,脚尖点点岷江尽头说道:“当年那位大人带我们打上血神教祖地,隐世之后,他们便将山门搬到岷江尽头。老道知

    道大概在那里,可想要确切地址,只怕绕不过一个人。”

    “东方俊!”段皓双眼微眯,盯着地图上蜿蜒曲折的岷江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