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有狐名淳
    沧澜居向血神教宣战。

    欢喜宗内,刚刚与三名师妹商议探索秘境一事的东方俊,接到元淳儿这个电话,突然有种被天上馅饼砸中的感觉。

    “师兄,你是说段天南邀请我欢喜宗帮他对付血神教?”素娘颤抖着声音问道。

    东方俊满脸激动起身飞快说道:“淳儿亲自打的电话,这事绝对不假。不得了,血神教雄踞川中数千年,没想到沧澜居竟然敢打

    上门去……”

    素娘深深吸了一口气:“师兄,你觉得段天南拥有攻下血神教的实力?”

    “师姐所言甚是,血神教底蕴深厚,一旦攻不下来,只怕我等就要面对后者酷烈的报复……”

    “段天南为何不跟之前那样,以手中人质索取好处,反而选择风险最大的一条路……”

    另外二女纷纷开口,眼中尽是担忧,显然不看好沧澜居反攻血神教一事。

    东方俊听得出三女话中深意,嘿嘿一笑:“风险最大,所获利益自然最大。别忘记,当年那位大人带兵攻破血神教宗门,已将此

    宗底蕴耗去不少。”

    看到三女脸露恍然,东方俊自信笑道:“眼下失去了血神老人这位半神境和十二名宗师境,血神教实力可以说降到历史最低。这

    时候不动手,什么时候动手?”

    素娘美眸一亮,低声说道:“眼下沧澜居拥有正大光明打上门的理由……”

    “师妹说到点上了,当代官方对修炼界的控制,堪称历朝之最,尤忌修炼界开启战端……”东方俊抚须淡笑,双眼闪过一抹精光

    :“本座总感觉,这次血神老人偷袭沧澜居一事,隐隐有一只手在暗中推动……”

    “难道师兄怀疑段天南……”素娘闻言发出一声惊呼。

    东方俊缓缓点头:“嘘,师妹慎言!你们想想,按照军方和龙组公布的事情经过。血神老人与碧血神君两人在段天南面前完全不

    堪一击,可前两者却数次潜入云霞山窥探沧澜居底细……”

    听到这里,素娘三女捂着小嘴,花容失色。

    沧澜居有意引血神教来攻!

    心中冒出这个可怕猜测,三女脑海浮现一名年仅二十,永远嘴带淡笑的青年。

    激灵灵打个冷颤,素娘终于理解,为何东方俊面对段皓会怂成那样。

    别说实力上的差距,仅这份心机算计,沧澜居那位就足够让人生不起战意了。

    “呵呵,这事你们心中有数就好,反正紧跟着沧澜居,于我欢喜宗大有好处。”东方俊淡淡一笑,岔开话题说道:“现在我们来商

    议一下,这次协助沧澜居,我欢喜宗要派多少门人去……”

    ……

    云霞山上,元淳儿向段皓禀告完,刚想离开,却被后者留了下来。

    “你修炼的功法太杂,根本心法残缺得厉害,这么下去,只怕无法踏入通脉期……”段皓看了看眼前这名娇艳少女,顿了顿继续

    说道:“无法踏入通脉期,那就是说你修炼到寿元尽头,最多也就与东方俊持平,一生困于化境巅峰……”

    元淳儿双眸一黯,段皓能够看出她功法隐患,她倒是不惊讶。

    堂堂沧澜居主,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只怕早就人灭了不知多少回了。

    “淳儿曾经听师祖说过,我们欢喜宗创派祖师凭一本**道残缺功法立宗,门中所有功法,都是历代高手从那本功法基础上拓展

    创下,自然留下不少隐患……”

    “淳儿得宗门长辈青眼,服下天才地宝珍稀丹药无数。十二岁踏入宗师境,曾经也以为自己天资过人。可惜眨眼一年过去,不仅

    修为寸步不进,反而时常感到境界不稳……”

    说到这里,元淳儿稚嫩的小脸露出一抹苦笑:“如果能应少爷贵言,今生达到师叔祖那等修为,淳儿还能有什么不满呢,毕竟化

    境巅峰的寿元已经接近两百岁了……”

    段皓越听眉头越皱,冷哼打断道:“真是胡言乱语,修仙者夺天地造化增补自身,修得就是长生,求得便是逍遥。别说化境巅峰

    ,便是修炼界传闻中的神境,也才相当凝窍期修仙者,也不过才摸到仙道大门……”

    听到段皓语调越来越高,元淳儿怯生生埋下小脑袋,不过相比之前那副自哀自怜,神色却是好了许多。

    “难道你这丫头甘愿平凡,不想看看仙道大门之后的盛景?”段皓不带好气,呵斥了一句。

    如果这时候还听不出段皓话中有话,元淳儿也不配成为欢喜宗圣女了。

    果然,这丫头一双美眸眨了眨,扭着小腰坐到段皓身侧,拉了拉后者袖子,娇声说道:“淳儿这不是没有好功法嘛!再过几年如

    果修为不再增进,只怕都变成黄脸婆了……”

    眼见这丫头越来越大胆,整个身子都快贴上来。

    段皓轻咳一声,从怀中掏出一沓a4纸塞过去:“**道数门核心功法,我手中也没有。不过,这套《冰清妙诀》乃是**道基

    础功法,足够让人修炼到七品,怎么也比你现在修炼那些乱七八糟功法强。”

    元淳儿欢呼一声,接过这套足够引起修炼界大乱的《冰清妙诀》,将其紧紧抱在胸前。

    “少爷……”娇呼一声,这丫头看向段皓的双眸几乎滴出水来,耳后脖颈更是染上一层玫红之色。

    此女本来就身具媚骨,动情之下,娇躯隐隐散发一股如麝异香。加上这副任君采撷的模样,那怕段皓两世为人都差点招架不住

    。

    “嗯,赶紧回去修炼吧,反正功法已经给你了,如果练不成,那可怪不得我。”段皓轻咳一声,直接下了逐客令。

    “哦!”元淳儿失望嘟囔了一声,眼见段皓闭目修炼不理会自己,只得闷闷推门离开。

    只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刚刚从静室出来,便看到一双愤怒盯着自己的眼睛。

    “狐狸淳,你为什么在少爷房中这么久?”杜若眯着双眼,紧紧盯呼吸微促的元淳儿。

    元淳儿挑挑眉,冷冷一笑:“猪头若,难道少爷是你的私人物品不成,奴家去找少爷,也得你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