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战后影响
    自从上次那事,元淳儿与杜若两人,虽然明面上不再相互针对,但暗中依旧看对方不爽。

    尤其得知元淳儿被段皓安排到周馥兰隔壁,杜若更是天天盯着此女,恨不得抓住对方把柄,将其赶出沧澜居。

    “我警告你,少爷与馥兰姐姐还没大婚,你最好自重一点!”看到元淳儿潮红的脖根,杜若心中酸溜溜,低声喝到。

    元淳儿大眼一眯,娇声说道:“猪头若,你觉得本姑奶奶是那种随便的女孩?人家都住到馥兰姐姐隔壁了,难道还急着这点时间

    ?现在应该是你最急吧……”

    无视杜若犹如吃人的眼神,元淳儿故意挺挺将要追上周馥兰的胸脯:“当然了,如果少爷需要,人家难道还能拒绝不成……”

    言罢,元淳儿无视杜若惊呆的目光,抱着秘籍从其面前得意洋洋走了过去。

    太不要脸了!

    杜若实在无法想象,居然有女孩子敢说出这种话来。

    什么叫少爷需要?

    这话……这话得脸皮多厚,才能光明正大说出来?

    虽然,自己有时也曾冒出类似想法,但哪次不是刚刚有了苗头就被自己捂着枕头掐灭?

    杜若越想越恼,当她回神才发现——元淳儿已经走远。

    失去发泄目标的她,狠狠跺跺小脚,对段皓房门狠狠说道:“那狐狸精才十三岁,少爷要真的做出什么事,我让馥兰姐姐剪了你

    !”

    ……

    静室中的段皓,听到这话,哭笑不得睁开双眸。

    以他的修为,静室外两女的对话,哪能瞒得过他。

    感应到杜若渐渐远去的脚步,段皓好笑这丫头又被元淳儿利用了一把。

    其实刚刚元淳儿那话,明面上向杜若示威,暗地里却是说给他听。

    从小长在欢喜宗的元淳儿,对于男女之事自然熟稔于胸。

    毕竟在修炼界中,类似欢喜宗这些传承千年的隐世宗门,生活习惯和思想理念大部分还停留在古代。

    而在古代,女子十三岁嫁人比比皆是。

    相比之下,从小跟着杜灵尘,生长在现代社会的杜若,听到此言,自然受到不小冲击。

    其实刚刚听到元淳儿的暗示,段皓也是默念好几遍静心类法咒,才将小腹那股火气压下去。

    可笑天真娇憨的杜若落入此女彀中不知,甚至还将火气发泄到自己头上。

    说道争宠,杜若这个傻丫头真是让元淳儿吃死了。

    轻轻摇摇头,段皓长身而起,踏入静室内一个传送法阵之中,再次出现已来到沧澜湖底。

    “段师。”镇守此处的苦竹,见状连忙起身行礼。

    段皓点点头,看向阵法中两只灵脉之灵:“情况怎么样?”

    “大约还能撑半个月。”苦竹沉声说道。

    “半个月,时间足够了!”段皓自信一笑,轻声说道:“淳儿已联系上东方俊,欢喜宗的人,最迟三天后就能到沧澜居。杜管家也

    通知丰都门了,到时候,孟婆等人会在天府机场接我们。”

    苦竹迟疑一下说道:“川中龙组早就被李家控制,老道担忧,川中龙组会从中作梗。”

    “放心,花家已经承若,龙组方面的问题,由他们负责。”段皓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事后,我等需要让出些许好处,让花

    家拿去堵龙组的嘴巴。”

    “哼,现在的龙组……”苦竹闻言微怒。

    段皓挥手轻笑道:“无所谓了。到时拿一些血神教功法让花家送去龙组和官方,反正那些功法,我们也看不上。”

    “也罢!这笔账,等日后,我们从李家身上算回来!”苦竹想了想说道。

    段皓笑而不语,随后解答苦竹几个修炼上的难题,便通过传送法阵回到沧澜居大厅。

    而此时修炼界,随着官方和军方将血神教偷袭沧澜居一事,通过龙组公布出来,无数道惊骇的目光纷纷落到南粤。

    尤其那些站在沧澜居对立面,恶言中伤过沧澜居或者段皓的散修和宗门,无不惶惶不可终日。

    其中,闽东一家低阶修炼者常聚的茶馆之中,一名身穿太极练功服的中年胖子,双手哆嗦,手中抵报滑落在地。

    “这……这怎么可能,血神教居然全军覆没?”磊磊喃喃自语。

    要不是手中抵报来源可靠,他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弄份假的来消遣他。

    旁边一名矮瘦青年拿着茶盏冷冷笑道:“为什么不可能,天南真人何等人物?岂是血神老鬼能够觊觎?”

    “没错,更何况段天南身边还有苦竹前辈这等老牌半神境强者。”

    “别忘记,天南真人踏入修炼界,正是以阵道闻名。眼下执掌护山大阵,乃是百阵先生柳丙丁,柳老可是当下修炼界罕见的阵道

    大师呢!”

    “周家,白家的人当时也在场。哦!别忘记,沧澜居与南方军区交好,那夜,据说贺司令派了好几千人过来帮忙,飞机大炮全上

    了……”

    “不懂别乱说,特么扯到大炮上去了!明明就是武装直升机和坦克,而且人数你也说错,当时其实贺太行带了五万大军呢!”

    “五万?为什么老夫听说是十万?”

    茶馆众多茶客纷纷开口,这段时间磊磊仗着吴家撑腰,可没少恶心大家,眼下得知沧澜居获胜,众人只差弹冠相庆。

    不过这种修炼者茶馆,所来之人修为最强也就是暗劲初期。

    这等人物,见闻有限,全靠耳听途说。

    自然越说越夸张,要是平时,抱上吴家大腿的磊磊一定会以手中最新抵报,抓住机会跳出来狠狠打脸装一波逼。

    可惜,眼下的他,实在没有心情。

    想从阿陀寺上云霞山开始,他就一直在茶馆抹黑段皓。

    后来凭借此事攀附上吴家,他更是受到莫大鼓舞,这段时间,不知在多少修炼界公开场合说过段皓坏话。

    因为吴家与他联系那人,当时拍着胸脯保证,只要抹黑沧澜居、抹黑段皓,一旦出事,吴家可以保他安全。

    所以他越来越肆无忌惮,甚至想要在下星期在珍港举办的南方武道大会上,搞波大事弄臭沧澜居。

    可谁知道,今天刚刚从吴家派驻闽东管事手中得到这份抵报,对方却告知一个让他险些崩溃的消息。

    “这是最后一份了,吴某昨夜收到家族通知,明天就要返回京城,你好自为之……”

    初闻这个消息,磊磊真的险些晕厥过去。

    尤其对方言罢转身就走,派人将自己赶出来后,更是浑浑噩噩走到这处曾经沦为他表演舞台的茶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