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只带向导就足够
    正当吴钊出现在周公馆时,李、郑、霍三家也有吴李两家高层拜访。

    段皓绝对没想到,当他苦恼带谁去打血神教时,吴李两家还去珍港煽动四大家族对付自己。

    “停!不要吵了,这次去川中,我带馥兰、淳儿、杜仲兄妹、谷娉婷等人过去,其他人留守沧澜居!”看着面前吵成一团的众人

    ,段皓直接拍板敲定随行人员。

    这下没被点到名的人,纷纷脸色大变,白丹青更是抢先说道:“老师,我等刚刚打退血神教,谁敢这个时候上来搅虎须。”

    眼见段皓不为所动,他着急说道:“依我看,留下柳老、杜老和周老便可,其他人都随您前去川中。我们对付乃是传承数千年的

    魔道大宗,您连苦竹前辈都不带,实在太冒险了。”

    “白真人此言在理,我们这三个老头留下来就好,其他人都得去,特别是苦竹前辈,谁都可以不带,哪能不带他。”周天石也开

    口劝说。

    杜灵尘点点头:“少爷,老夫都想提议让老柳和周老哥跟去。灭宗之战,带再多宗师都不为过!”

    周馥兰数女虽然没说话,但担忧的眼神也将意思表达出来。

    段皓好笑说道:“你们到底在担心什么?要不是我想锻炼他们几个,我都想直接拉着东方俊过去就行了。”

    “区区一个血神教,我段天南盏茶功夫便能摆平,你们的担心实在有些多余。”段皓戏谑看了一眼想要说话的众人。

    大家刚刚听到第一句还想劝说一下,此时听到段皓这豪言,一个个面面相窥,真不知从何劝起。

    原来您从一开始就打着两人攻破血神教的主意?

    拜托,这可是一个传承多代的隐世宗门啊!

    想当年,血神老人趁着国难收集平民精血修炼,引得那位大人挟兵威攻破山门,即使那样此宗依旧躲过一劫,其拥有的底蕴不

    可小窥。

    难道你段天南自诩比当初荡清寰宇的那位大人还厉害?

    “天南,你……”周馥兰迟疑了一下,轻启朱唇准备劝说。

    段皓自信看向此女:“怎么了,难道你也不信我的实力?”

    周馥兰闻言气苦,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了。

    杜若和元淳儿见状更加不敢开口,其他人只能担忧看着敲定此事,负手离开的段皓。

    沧澜居要对血神教用兵,以报前番山门无故被攻之仇!

    花钟震惊看着手中书信,尤其末字那个仇字,哪怕距离他面门尚有两尺,可笔画中那股肃杀之气依旧让他感到肌肤发寒。

    “这……这要让我怎么上报!”花钟满嘴苦涩。

    旁边脸色微白的明炎道人艰难吞了一口唾沫:“松月,赶紧去贫道房中将那本《修炼界法典》拿出来。”

    眼见松月一溜烟跑出去,明炎苦笑叹道:“无量天尊,貌似建国之后,这还是龙组第一次接到宗门宣战申请。”

    花钟闻言没有说话,板着脸拿起电话,拨通了京城花家……

    京城花家,族长书房。

    花轩儒看着面前熟悉的一切,心中长叹。

    ‘《西山行旅图》,世人只知真迹存于宝湾故宫博物馆,哪知范宽曾受花家大恩,宝湾那副乃是练笔之作,真正神品却存于此处

    。’

    ‘东坡笔洗,这件宋窑乃是当年苏大学士送给当时花家家主,后来成为历代家主私用之物……’

    ‘神农锄、子建笔……’

    双眸缓缓扫过书房中一件件足够引起华国收藏界大地震的摆件,花轩儒脸色越来越黯。

    因为他知道,不用一年,这一切就不属于自己了。

    所以,片刻之后,花轩儒眼中的犹豫化为坚定,拿起身边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嘟嘟……嘟嘟……

    听筒传来的消息,让花轩儒心中越加烦闷。

    好不用十秒,电话那头便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花伯父,您好……”

    “老爷,老爷子请您过去承运堂议事,段天南向龙组递交向血神教的战书了!”侍候花轩儒多年的内院管事,站在门外焦急轻喝

    。

    花轩儒双眼一震,猛然挂断电话,深吸几口气才将心中复杂之色压下去。

    “咳咳,开门。”轻咳一声,花轩儒负手于背,施施然走出书房,只是相比前几次,此时的他,脚步明显轻快了不少。

    ……

    京城某家高档会所,慕容王孙满脸呆滞拿着传来忙音的手机。

    坐在一旁的周明放下酒杯,连忙问道:“少爷,怎么了?”

    慕容王孙狠狠抽了几口烟,豁然看向周明:“你!立刻回到慕容王谢身边。花轩儒刚打电话过来,突然又挂掉,只怕修炼界发生

    不得了的事情,你尽快打听后告知我!”

    “明白!”

    随着周明离开将房门关上,金碧辉煌的包房,传来一声充满怨恨的低吼,随后便是嘈杂的玻璃器皿摔碎声……

    花家内院,一名相貌清纯,眉目如画的少女托着下巴。

    此姝把玩一张在日光下不断变换斑斓色彩的锦帕,几次拿起手机,却又小脸微红放下。

    “小小姐,您要是担心小姑爷,不如就打给电话给他……”旁边一名侍候的少女捂着小嘴笑道。

    花浅语粉脸大红,狠狠挥着拳头娇喝道:“什么叫小姑爷,你这丫头再乱说,我让管家爷爷将你嫁出去!”

    “噢。人家好怕啊,不过您这聘礼都收了,家里上下说起那人也用姑爷称呼了,您现在反对也没有用呢!”名为花琉璃的少女不

    仅不怕,反而继续打趣花浅语。

    花浅语哪能忍住,起身挥拳就要打,吓得琉璃捂头逃了出去。

    这对主婢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情同姐妹,时常在一起打闹。

    前几天琉璃多嘴问了几句段皓,花浅语嘲笑此女着急当通房大丫头。

    现在得了机会‘报仇’,琉璃逃窜之时娇笑连连,却没想到撞到一名匆匆走来的老者。

    “哎呀!管家爷爷,琉璃不是故意的!”发现来者乃是最严厉的花大管家,琉璃吓得小脸发白。

    没想,此时花大管家哪有空与这丫头计较,扶稳这少女着急问道:“小小姐在哪里?可在小花园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