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功法隐患
    这顿巴掌下去,不仅元淳儿浑身发软,对面三女也是从内酥到外。

    正当她们心中暗啐不已时,段皓将膝上软成一滩的元淳儿推开,双眸微赤看向她们。

    不好……

    相比捂着双眼的杜若,周馥兰和谷娉婷心中一突。

    果然,正当二女预感不妙准备逃离时,一声轻笑已经从对面传了过来:“想去哪里……”

    刚刚落下的呼痛继续响起,伴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周馥兰语调很快变成诱人的低哼。

    “亏她们叫你一声姐姐……你却带头给我搞事……”

    “天南,不要……”

    “教你的功法也不好好修炼,这么长时间还没开穴大成……”

    “羞死人,放开我……”

    “要不是你纵容,若若那丫头与淳儿的关系会闹得这么僵?”

    ……

    “笑得很开心是不?大的没大样,小的也没学好……”

    “啊!少爷,不要,好痛啊!”

    “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最欠收拾就是你这丫头……”

    “疼疼疼……馥兰姐姐救我……”

    “哼,这么长时间连开穴中期都没达到,你还有脸叫疼?”

    ……

    “刚刚骂我禽兽就是你对不!”

    “不……少主,啊!”

    ……

    静室内传来阵阵引人遐想的娇呼,刚接到花钟电话过来禀告的杜灵尘抚须轻笑,双眸露出一抹欣慰。

    “不愧是少爷,居然四女全收……”此老轻声走出别墅,将守在门外的杜仲赶走,缓缓坐在门口一张太师椅上。

    盘膝坐在湖畔参演阵法的柳丙丁见状过来问道:“老杜,发生什么事?居然能让你那张棺材脸露出笑容来?”

    杜灵尘伸出四根手指,点点被他关上的别墅大门,露出一个戏谑笑容。

    嘶!

    柳丙丁抽了一口冷气,心中暗道‘年轻就是好,少主竟然连御四女……’

    这念头稍微一转,这位百阵先生就兴奋对杜灵尘说道:“老杜,你看这事怎么办?我们这几个老的总得通个气吧,毕竟大家为少

    主这事担心了那么久……”

    杜灵尘闻言沉吟了一会,压低声音说道:“通知老周、苦竹前辈、费老、老顾四人,其他人暂时瞒着。这事让老周出面比较好,

    毕竟馥兰小姐是他的孙女。”

    “好好好,那就依你说的办。你且在这里守着,我先去告知苦竹前辈。”柳丙丁喜不自禁,言罢踏上别墅门口一个传送法阵。

    眼见柳丙丁去找镇守湖底的苦竹道人,杜灵尘发出一声欣慰长叹:“少主威名日盛,沧澜居必定成为修炼界一大势力。只希望少

    主尽快传下血脉,否则我们这几个老头,实在不放心啊……”

    其实,对于段皓至今没有染指几女,杜灵尘这几名老者早就十分担心了。

    要知道,别看眼下沧澜居仅有十多人,可依附麾下的势力可不少。

    不说那些盟友,只南粤周家和南粤白家来说,两者仅嫡传核心族人总数便破千人。

    如果算上这两个家族附庸势力,那人数更是无法统计。

    特别这段时间以来,随着段皓声名日盛。

    南粤三四流势力投靠不少,只不过杜灵尘等人知道段皓看不上这些人,从而将他们挂到周白两家名下。

    可以说,此时段皓有个好歹,不知多少万人得跟着遭殃。

    这种处境之下,杜灵尘等人担忧段皓血脉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沧澜湖底,苦竹盘膝而坐。

    “苦竹前辈,老杜和我的意思,想请您与老周出面,说服少主将诸女名分定下……”柳丙丁语带喜悦,越说越激动。

    苦竹睁开双眸缓缓摇头:“你回去告诉杜管家,实情尚未清楚,莫要闹出笑话。”

    柳丙丁见状大惊,不解问道:“苦竹前辈,之前我们不是商议好了……”

    “段师曾经告知老道,筑基大成之前,最好保持童阳之身。”苦竹起身笑道:“虽然不知段师修炼何种功法,但看段师数次出手,

    必定是一门纯阳刚正的仙道典籍。”

    “试想段师何等人物,岂会贪图肉欲,做出自毁根基的蠢事?”苦竹挥挥手,示意柳丙丁退下。

    柳丙丁此时方悟,越想越发感到杜灵尘可能闹了大乌龙。

    他拱手告别苦竹,踏上传送法阵,再次出现正好站在抚须轻笑的杜灵尘身侧。

    “老杜,这事可能你搞错了,刚刚苦竹前辈这么说……”

    听完柳丙丁所言,杜灵尘完全懵逼了。

    正当二老有些吃不定时,一声惊呼从别墅内传了出来:“大白天,杜仲怎么把门关上了!”

    吱呀……

    厚重的大门被谷娉婷缓缓推开,看到杜灵尘二老,此女脸色有些不自在问道:“两位前辈怎么守在这里?”

    眉未散,身未开……

    二老眼中闪过一抹失望,连忙打了个哈哈推塞过去。

    谷娉婷看出其中有事,不过任她如何聪明,也想不到自己被段皓收拾发出的痛呼会被杜灵尘听了去。

    “古里古怪!”嘟囔了一句,谷娉婷扭着腰肢离开。

    相比还能‘受创’最轻,尚能行走的谷娉婷,周馥兰三女却要依靠相互搀扶才能回到各自房间。

    抚着差点被段皓收拾肿的隐秘之处,这三女不约而同暗骂某人禽兽,只是那声声娇嗔怎么听都让人感到情意多于愤怒。

    而造成这一切的段皓,此时看着面前几个略带湿气的蒲团,心中暗暗后悔‘貌似下手有点重了……’

    尤其想到自己动怒之下,连谷娉婷都下了手,任他两世为人,此时也是老脸微红。

    打顺手了……

    段皓苦笑揉揉鼻端,不曾想指尖异香如麝,刚刚压下的火气又蠢蠢欲动。

    脸色微变,段皓起身走出静室。

    他深吸几口气,双眸已经一片清明‘不愧是至刚至阳的《混元一气指》,我说以我的定力,怎会做出那种出格之事,原来是这套

    功法带来的副作用……’

    ‘这下麻烦了,继续练下去,只怕不等筑基大成,我便会承受阳火焚身之劫。如果与女子双修,却又损伤根基,无法将这套功法

    修炼到传说中的至高境界……’

    “难怪这套功法被纯阳宗束之高阁,原来有这么一个致命隐患……”段皓长叹一声。

    以他曾为至人境修士的眼界,眨眼就找出刚刚荒唐举动症结所在。

    正当他话音落下,杜灵尘正好匆匆赶来:“少爷,花家刚刚来了电话,浅语小姐近日便要南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